240 发简信
  • 再见,旧日晚风

    北京,一个没有时间悲伤的城市。 菜菜子每天下班都会路过这座天桥,她喜欢站在天桥上,踮起脚尖一直向西看,看向长安街,想象天安门。每晚9点都会有很车...

    1.3 146 0 6 1
  • 我的外婆是刺头(二)

    外婆,我妈童年故事里的 “山大王” 我觉着外婆地刺头,一定是在对我妈地长期教育实践总总结并发展起来地。 外婆爱干净,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整日将房间...

    1.8 205 0 7 2
  • 日更第四天,废话我也要更!

    今天我参加日更挑战的第四天,身体却患上肠炎,四肢软乏,整个身子全窝在被子里,还是感受不到一丝暖意。 或许会瘦吧,我姑且认为它是身体的自然代谢,年...

    0.2 25 0 1
  • 我的外婆是刺头(一)

    我的外婆,也是我妹的奶奶。 小时候我并不喜欢外婆,她极不好相处,像我这种无人管束的野孩子是不愿意去她家的。 “再吵,就送你去外婆家”,这是一种惩...

  • 120
    旧时光之门板上的糍粑鱼

    一条半人高的大草鱼,在经历了一闷棍后,就敞开肚皮,任人宰割了。 老爹手握刀背,逆鳞而上,快刀斩断下巴,用刀锋自鱼尾一直划拉到肚皮,一分为二:按摩...

  • 120
    我也曾有过一只“梅西”,当时我唤他“虎子”

    虎子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已记不大清了。听大人们说,小时候爸妈忙,没时间看顾我,就将我送去了爷爷奶奶家照顾,奶奶担心我整日和老人呆一块,会闷。就从乡...

  • 小时光

    时光如梭,想起小时候也是住在很小间的办公用房里,厕所在外面,做饭在过道上。一排楼道里住着三家人,大家相处得很好,随意串门子,唠闲嗑。 那时候冬天...

    0.7 98 0 3
个人介绍
脑子好使,人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