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补习班》: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座桥

“别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你是这个地球上最聪明的孩子。只要你的脑子一直想,一直想,你就可以干这个地球上所有的事情。”——爸爸 马皓文

今天下午去看了正在上映的电影,《银河补习班》,是由邓超导演并主演的一部电影,讲的大概是一个爸爸和儿子之间关于教育和成长的故事。

一个蹲了7年监狱的爸爸,是别人口中的“坏蛋”。

一个从小被老师骂“缺根弦”的孩子,是别人眼中的“笨蛋”。

他们,同时成为了人生的loser。

爸爸找不到工作,儿子将要被退学,他们像两坨被社会抛弃的垃圾重聚。

马皓文是桥梁设计师、亚运火炬手,却在人生巅峰的那一天因所设计的桥梁垮塌,被陷害入狱。

妻子迅速跟马皓文离婚,带着儿子改嫁了。

7年后再见时,儿子马飞已是个初中生,因为学习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一,被教导主任宣布开除学籍。

求告无用。

情急之下,马皓文跟教导主任打了个赌:到学期末,马飞将考进年级前十名;到毕业时,他会成为这所学校最出色的孩子。、

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个根本不会赢的赌局。

连马飞自己也不相信——因为在过去的7年,他已认同了老师、同学甚至妈妈给他贴的标签——“笨蛋、蠢货、废物”。

父子重聚的第一晚,爸爸问了儿子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长大要干什么?”

儿子按照过去大人给他灌输的,不假思索地回答:“清华北大呀。”

“清华北大只是过程,不是目的。人生就像射箭,梦想就像箭靶子,如果连箭靶子也找不到的话,你每天拉弓有什么意义?”

爸爸这话太新鲜了,听着耳生,可也醍醐灌顶,让马飞第一开始思考,学习是为了什么?

妈妈和继父从小把马飞送进学费高昂的寄宿学校,然后拼命赚钱,说一切都是为了他,要他一定要考高分、有出息,不然长大只能在楼下卖煎饼。

马飞也想——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在繁重的课业中打转,可“分儿”就像跟他无缘,怎么都摆脱不了“学渣”的命运。

面对儿子疑惑而拧紧的眉头,马皓文只笑了笑。

为了提高成绩,马飞打算加班加点,请爸爸帮他补习功课,老师、妈妈要求马飞参加课外补习班。

马皓文却不按套路出牌。

他不给儿子报班,不强制也不监督儿子学习,却自己在烛光下伏案工作,设计图纸。儿子见了,默默拿起了书本。

马皓文没有苦口婆心地劝说,抑或慷慨激昂地动员儿子去拼命学习,而是让儿子看到,自己只用一个简单的连通器原理,就可以帮别人解决工程难题,2分钟内赚到800元钱——这就是知识的力量,这就是赢得尊重的方法。

他鼓励儿子在成千上万种职业中选一个:从兴趣出发,为梦想努力。

马飞迷上了飞行器,并以这个兴趣为入口,主动学起了数学、物理等相关知识。

可到了期中考试,他的成绩并没有明显的起色,只从倒数第一前进到了倒数第五。

质疑声接踵而来。

教导主任断言:煤球再怎么洗,也永远变不成钻石。

前妻给了马皓文一个嘴巴,怒吼“马飞不是你的试验品”,你的教育方法正在毁掉孩子。

马飞也灰心丧气:“太难了,爸爸,我还是去卖煎饼吧,太难了。”

马皓文却将这微小的前进当做伟大的进步,疯狂地夸赞儿子,坚信儿子是最棒的。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满足儿子的愿望,他在熬夜搞设计的同时,还卖血、捡废品,给儿子买了一台586电脑。

老师觉得这个爸爸疯了,别人为了提高一分在自习室点灯熬油,他却让儿子在家里开心地玩着电脑。

临近期末考试,马飞心心念念的航空展要在南方举办,马皓文决定借此机会带儿子来一趟开阔视野的旅行。

班主任阻拦马皓文:这次期末考试将是马飞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马皓文却说:“这不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时刻,应该均匀地散布在他一生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希望他学的不止是知识,他必须知道人活着为什么!”

当这对父子终于在山顶看到壮观的飞行表演时,马飞的眼睛闪出了光。这个孩子,仿佛也看清了自己的梦想,自己的未来。

几年后,马飞果然成为了博喻学校最出色的孩子,教导主任乞求他参加高考,为学校摘取高考状元的荣誉勋章。马飞却淡然拒绝,提前参加了飞行员招考,沿着他的梦想,从飞行员到航天员,从地球,去到了太空。

成功的教育是什么?让孩子的照片挂上高考状元的荣誉墙,就是教育的目标和终点吗?

《银河补习班》从头到尾就在回答的这个问题。与其说它是一部电影,不如说是一部给父母的手把手教学片。

通过马皓文和一众以教导处阎主任为代表的应试教育拥趸的冲突,展开了一场147分钟的论战。

当少年马飞一个人被洪水围困,命悬一线的时候,他想到了把门板拆下来用窗帘扎成木筏,吹着口哨、打开手电筒,一边呼救一边划向堤坝,最终成功逃生。画外音说:这是一个初中孩子能想出来的办法,但前提条件是,他要有独立思考的习惯和面对生活的勇气。

而这种时刻,那些为了提高考分而上的补习班、而罚抄的作业,却毫无用处。

为了保证升学率,就要开除掉马飞之类差生的阎主任,也曾把自己的儿子送上高考状元的宝座。这个孩子却在后来因一次考试失利,遭到父亲的辱骂和唾弃,不堪忍受跳了楼。 

这样的教育杀了人,这样的教育者却视而不见。当病态成为常态,像马皓文一样正常的爸爸,反而被认成是疯子。

不懂教育的桥梁工程师不是好爸爸。马皓文是个践行者,也像个传教士,在众人皆醉的潮流中逆向而行,奋力保护着自己的孩子,为他的起飞铺路搭桥。

有多少人已经忘了,或者根本没想过,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具有完整独立人格的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时刻体验到价值和幸福的人,而不是考试机器。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座桥,勇敢的造下去,永远不要服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