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长安》第十四章 弃子不公

西门城外,两军贴身对战,岚公主一路杀过来,只见童将军正和一人贴身肉搏,此人身着铠甲身手却依然灵活,童将军头发有些凌乱,身上虽有几处刀伤,却依然死缠着对方,只见童公一跃而起使出一招飞龙入海,对手没有往后退,而是反身飞起一脚,重重踢在童公胸口上,童公像个肉球一样被摔出两丈有余。

岚公主急忙跑过去扶起童公:“童将军,你怎么样?”

童公口吐鲜血,反手往地上撑,想要爬起来,却没力气。

不知何时,西门念月已到跟前,西门念月封住了童公天泉和伏兔两个大穴,阻止其手臂和腿部的伤口流血,准备给其疗伤,童公摇摇头,拒绝了西门念月:“没用的……五脏已碎……”

童公转而对岚公主道:“公……公主……我不行了……你一定……一定要救出……救出楼兰王……否则,臣……臣……死不瞑目……”

岚公主摇着童公:“不……不……童将军,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童将军……童将军……”

“楼兰王……老臣……尽忠了……”童将军闭上眼,双手耷拉在地。

岚公主放下童公的尸体,提起自己的碧水残剑,剑指铠甲之人,恶狠狠道:“戎枭,你不好好守住白龙堆,却兵发扦泥城,是何居心?”

楼兰本是小国,举国不过二十万人,以扦泥城为中心,外城有禁军两千,扦泥城东北和西北各有两支护卫军,也就是常说的东西军,东西军与外城禁军形成掎角之势,目的是如有战争可相互照应,而在扦泥城东南边境的白龙堆,与大汉和西域各国接壤,有一支镇边大军,在戎长守带领下负责镇守东南边关,俗称白龙军,近年来边境无战事,白龙军在朝廷的声威日益衰减,从最初的七千人编制变为五千人,戎长守被害后,其子戎枭接替其父为白龙堆驻军将领。

戎枭冷冷道:“原来是岚公主,几年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戎枭!”

岚公主怒斥道:“戎氏父子驻守白龙堆,这么多年来楼兰王可没亏待过你们,你父亲若在世,定也不会同意你兵发扦泥城,你死后有何颜面去见老将军!”

戎枭哈哈一笑:“死后的事情,我从不操心,再说,我戎氏一门忠烈,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谁说我不忠不孝,我现在可是奉楼兰王之命行事!”

戎枭这话,听得所有人一头雾水,什么?攻打扦泥城是奉楼兰王之命?

岚儿骂道:“你放屁,谁不知道碌尉王挟持了我父王,你如何奉命行事?”

“谁说楼兰王一定要是火钳崎上那位,”戎枭哈哈一笑,“老楼兰王现在是自身难保,所以我找了一位新的……”

戎枭说着一招手,身后的士兵分向两旁让开一条通道,一辆雕花驼轿出现在通道尽头,众人睁大眼睛,想看看这轿中之人究竟是谁?

一只纤细的手伸出轿帘,撩开帘布,露出一头乌黑的四方髻,四方髻下是一张消瘦的脸,这张脸仿佛长期营养不良而略显枯黄,此人朝人群里看了看,目光落在岚公主身上,对岚公主轻声叫出一声:“姐姐。”

这可不是楼兰太子安梦牙,众人一愣,岚公主也是一愣,这人她认识,而且应该很熟悉,岚公主的碧水残剑“当”一声掉在地上,岚公主喃喃道:“安……安丹儿……”

“是我!”安丹儿回道。

岚公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姐姐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这个在匈奴十余载……的弟弟?”安丹儿说话很轻,仿佛一阵风都能将他的话吹走。

安丹儿确实是岚公主的弟弟,是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可是在他七岁那年,安丹儿就被送往匈奴,做了质子,但是今天安丹儿却分明站在自己面前:“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安丹儿轻轻踏下驼轿,冷笑一声,“我是一名弃子,我的出生难不成是为了一辈子在异国他乡,用生命换取你们所谓的和平,与荣华富贵?”

“不,安丹儿,不是这样的……”岚公主否认道。

安丹儿没有理会岚公主,轻声问道:“这些年,你可曾想过我?”

岚公主不敢回答这个问题,最开始的那些年,自己时常挂念弟弟,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大家仿佛习惯了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全家几乎再没人提起过安丹儿,就连母亲,仿佛已经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儿子,而岚公主自己,也渐渐习惯了……

安丹儿很平静,大概他早已知道答案:“可是我常常想起你,想起娘,想起扦泥城的月光,想起楼兰的山山水水……”

安丹儿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月色很美,却也孤独,安丹儿道:“单于庭的月光也是这么明媚,可从来只有我一人在看。”

“安丹儿……是姐姐对不住你……”岚公主忍不住眼泪掉下来,“我想过种种可能,可怎么也没想过,这背后的一切会是你……”

安丹儿的眼里,仿佛也有泪光,他冲西门念月看过来,问道:“你就是西门念月?”

西门念月道:“我们认识?”

安丹儿道:“不认识。”

西门念月道:“哦?”

安丹儿道:“但是你打翻盘子从送饭人身上取走玉佩一事,是我安排的。”

西门念月道:“这么说湖面遇到追兵,是你故意放了我们?”

安丹儿道:“没错。”

西门念月道:“你本可是王位继承人,却被质押匈奴十多年,家里人不但没有换回你的意思,反而另立了王储,所以你很不甘心?”

安丹儿道:“换做是你,你可甘心?”

西门念月想了想,道:“换做是我,我也不甘心。”

安丹儿道:“很好,我还一直怀疑那只是我一个人才有的不甘心。”

西门念月道:“所以你设计绑架楼兰王,关押到火钳崎,目的是引起朝中大乱,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安丹儿点头。

西门念月道:“可是很不幸,几个月过去了,那些本该相互争夺权力的人都没有动作,所以你着急了,才设计让岚公主知道,碌尉王才是谋反之人。”

安丹儿道:“让碌尉王的亲信告诉姐姐,碌尉王谋反,姐姐至少会相信一半。”

西门念月道:“但是单凭一人的证词明显不够。”

安丹儿道:“所以你才会那么顺利进入火钳崎,拿到那块玉佩,并交到姐姐手里。”

西门念月道:“两条线索互相证明,真是好招。”

安丹儿道:“要让聪明的人上当,不能用太烂的招数。”

西门念月道:“扦泥城三军互相忌惮,恐怕谁也不会先起兵,所以岚公主必须相信楼兰王就在火钳崎,然后让铁洛李的西军开赴火钳崎,你的目的是为了调走西军。”

安丹儿道:“不仅如此,既然姐姐知道了碌尉王是谋反之人,就不会坐视不管,所以碌尉王也自身难保。”

西门念月道:“岚公主手无一兵一卒,如何对抗手握五千东军的碌尉王?”

“这么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她。”安丹儿看着岚公主,说得很慢。

西门念月跟着安丹儿的眼神,看了看岚儿,岚儿被这两对目光瞭得有些不自然。

“利用禁军占领内城,给碌尉王一个不得不出兵的理由,的确是个好计谋,如果碌尉王真谋反,他可不能让童公捷足先登,如果碌尉王并非谋反之人,他也会阻止外人抢夺王位。”西门念月看着岚儿道。

安丹儿道:“所以碌尉王的东军和童公的禁军必有一战。”

西门念月道:“这样一来禁军和东军必然两败俱伤,而铁洛李的西军恐怕根本到不了火钳崎,你勾结白龙军杀入扦泥城,这才真正坐收渔人之利。”

安丹儿道:“没错。”

“这么说,半路劫走血玉麒麟,杀死戎长守的人,也是你?”西门念月道。

安丹儿摇了摇头:“如果有人送钱给你,你会半路把他截杀掉吗?”

“没这个必要。”西门念月道。

安丹儿道:“我也这么认为。”

西门念月道:“所以你也不知道是谁劫走了血玉麒麟?”

安丹儿道:“如果让我知道,我不会放过他。”

西门念月问道:“现在看来,除了一百万两银子,你的一切计划都进行得很顺利?”

安丹儿道:“不错。”

西门念月道:“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顺利?”

安丹儿哈哈一笑:“为了这一天,我谋划了整整七年,一路困难重重,在你看来,这一切很顺利吗?”

“如果……”西门念月道,“如果岚公主早就知道碌尉王并非谋反之人呢?”

安丹儿道:“这不可能!”

西门念月道:“你父王失踪第一个月,岚公主曾经去过噶尔滩,在那里,他见到了碌尉王手下第一大将多尔旗,当时的多尔旗是名普通士兵打扮。”

安丹儿道:“那又如何?”

西门念月道:“如果真是碌尉王挟持了楼兰王,身为碌尉王手下第一大将的多尔旗就不会是一个普通士兵,多尔旗当时的打扮,只能说明,他想换装混进噶尔滩,他的目的和岚公主一样,是在寻找楼兰王。”

安丹儿道:“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碌尉王故意在给你们演戏?”

西门念月道:“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我们并没有在意,可就在前几日,当我带回那块玉佩的时候,岚公主却意外抓到碌尉王的亲信,两个证据几乎同时出现。”

安丹儿道:“就算同时出现,那也是你们掌握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你们并没有理由怀疑。”

西门念月道:“你说得很对,我们没理由怀疑,但可以多个心眼。”

“哦?”

西门念月道:“你知道我是初六日拿到的玉佩,可是为何西军十一日才出发?”

救楼兰王是迫在眉睫的大事,调兵遣将最多两日,的确花不到五个日程,安丹儿忽然眉头一紧:“你们是在等碌尉王。”

“是的,”西门念月道,“既然岚公主已经知道一切,如果碌尉王真是谋反之人,他会怎么做?”

安丹儿道:“自然是时不待人!”

西门念月同意:“不错,如果我是碌尉王,我会选择立即动手,打扦泥城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你们等了五个日程,就是为了确认碌尉王是否真是谋反之人?”安丹儿道,“这样做未免太冒险。”

“的确是有些冒险,但是我们赌赢了。”西门念月道。

安丹儿道:“这么说来,碌尉王和禁军一战,只是在演戏?”

西门念月道:“当然不是,碌尉王和禁军一战,双方损失三千余人。”

安丹儿早在各方安插了眼线,东军与禁军内城一战安丹儿可是了若指掌。正当此时,白马军侦察兵骑马来报:“我军西南后翼受到敌军偷袭。”

“西南方向,想必这就是碌尉王的残余部队了吧?”安丹儿对西门念月道。

“没错!”

“现在童公已死,就算碌尉王与禁军兵合一处,残兵败卒也不足四千人马,”安丹儿问西门念月,“你打算如何与我白马军抗衡?”

“就凭这四千残兵败卒,当然不敌你的五千白马精兵。”西门念月话锋一转,“不过你忘了,我们还有西军。”

“你们让铁洛李的西军带上弓弩等辎重,以延缓其行军速度,虽然如此,昨日铁洛李的军队已过张掖居延,就算立即折返,恐怕也远水解不了近渴。”

“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西门念月点头称赞,“让西军带上弓弩等辎重,的确可以延缓其行军速度,不过还有另外一个作用。”

“什么作用?”

“五百驾弓弩和行军粮草,一共需要托运良马一千匹,加上西军自带骑兵一千,以骑兵一日两百里的行军速度,这两千名骑行军从张掖居延赶到扦泥城可要不了几个时辰。”

这寒冷的夜,一颗汗滴从安丹儿的额头顺着鬓发流下。

西北角响起了喊杀声和歌声,对,是歌声,这是铁洛李的军队才会唱的《西军出征歌》。

白马军侦察兵骑马再次来报:“我军西北后翼受到敌人偷袭,可……可能是西军……”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看似弱不禁风的安丹儿忽然歇斯底里叫喊起来,他拔出佩剑,将所有愤怒发泄到侦察兵,手起刀落,侦察兵的头颅离开了他的脖子,颈血溅了一地,“这不可能,谁要再蛊惑军心,杀无赦——”

白马军一阵骚动,他们没见过安丹儿如此疯狂的一面,戎枭的宝剑紧紧攥在手里,岚儿抓住机遇,挥起碧水残剑,对禁军喊道:“禁军的兄弟们,为童公报仇的时候到了!”

童公被杀,禁军对白马军的愤怒不用言表,在岚公主带领下士气大振,白马军腹背受敌,到天光亮,戎枭带着部分白马军逃散而去,安丹儿带着最后几位士兵被困军中,四处硝烟弥漫。

“投降吧,安丹儿,我会替你向父王求情……”岚公主对满脸烟火的安丹儿道。

安丹儿看了看四周,岚公主,西门念月,碌尉王,却不见铁洛李:“铁洛李呢?”

“哈哈……哈哈哈哈……”忽然,安丹儿笑了,笑得很放肆。

安丹儿将刀杵在地上:“骑兵日行两百里,从张掖居延赶到扦泥城需要十个时辰,但是远在张掖居延的西军又如何得知扦泥城之事?如果从碌尉王兵临城下开始算,从送信到回城,至少也要到今日申时,铁洛李才能赶回扦泥城。”

没人回答他,因为他说得很对。

安丹儿继续道:“我差点忘了,你们唯一能确定不是叛军的只有碌尉王,所以就算扦泥城发生变故,也不可能给西军送信,谁敢保证铁洛李就没有私心!”

“哈哈哈……真蠢……蠢极了……”安丹儿笑得诡异,叫嚣得歇斯底里,“我早该想到,如果真是西军,根本不需要用《西军出征歌》来证明自己。”

岚儿道:“你说得对,可是大势已去。”

“大势已去?哈哈……”安丹儿不屑道,“就算你们抓了我又能怎样?抓了我你们就能救出楼兰王吗?”

“你还是不肯认输?”

“我安丹儿若肯认输,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

岚儿叹了口气,她举手在空中“啪啪”拍了两下,不多时,只见四列士兵抬着一人,朝这边走来,等到得近前,人群里瞬间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这不是楼兰王吗?”“不是说楼兰王被挟持在火钳崎……”“原来一直都在扦泥城!”

“岚儿见过父王。”岚公主对此人行的是王室最高礼仪。

众人皆是一愣,见岚公主行了大礼,众人也纷纷跟随,这事情似乎也出乎西门念月预料。

碌尉王迫不得已跟着众人行了大礼,但心里却犯嘀咕,楼兰王不是还关在火钳崎吗?怎么……

楼兰王看出了碌尉王的心思:“碌尉,你好像很不开心?”

碌尉王头也没抬,立忙解释:“没……没有……楼兰王归来,自然是举国最大喜事。”

楼兰王扫视人群道:“我知道,你们中间很多人一定以为本王被挟持在火钳崎,没错,火钳崎的确也有一位楼兰王,但那并非真正的楼兰王,那只是本王的替身。”

人群哗然,这可是旷古奇闻。

“本王很早就知道,某些人意图不轨,为了让狐狸露出尾巴,采纳了岚公主的建议,来了个将计就计……”楼兰王目光如炬,盯着安丹儿。

安丹儿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位楼兰王,哈哈一笑:“以假乱真,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骗过我了吗?”

“混账东西,死到临头还如此放肆,看来真是白养了你。”楼兰王怒骂安丹儿。

“养我?哦对,楼兰王确实养过我七年,但不是你,看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让大家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楼兰王。”

安丹儿说着手中的长剑早已祭出,他一个纵身跃起丈高,朝楼兰王袭来,卫兵们慌了,忙喊“护驾”,弓弩手形成两行梯队,瞄准半空。

“不要——”岚公主大喊道。

数十只弩箭早已脱弦而去,安丹儿功夫本来不高,加上一夜混战,早已体力不支,一眨眼间,整个人被射成了刺猬。

又是一阵弩箭齐发,安丹儿最后的几个护卫军全部死于乱箭之下。

安丹儿躺在地上,血水成股流下,岚公主扑上去,抱起安丹儿,岚公主哭得真的很心碎:“安丹儿,你不能死,不能死,你不能这么快就死了……”

安丹儿目光呆滞望着天空,说了四个字:“弃……子……不……公……”

安丹儿死了,带着遗憾而去,弃子不公,老天给他的命运的确不公,可老天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代名词。

西门念月黯然神伤,他想,如果没有战争,如果不是质子,安丹儿的命运又该如何?他应该是一国之君……

岚公主对楼兰王咆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他?为什么?”

楼兰王怒气未消:“来人,把岚公主押下去!”

岚公主被士兵架着离开了现场,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现场一股沉静,沉静得可怕,沉静得能听见鲜血从尸体上滴落下发出的“嗒嗒”声音,楼兰王打破了这种沉静:“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楼兰王从王椅上站起身来,慢步踱过每一位将领身旁,最后停在碌尉王面前:“王兄是几时知道火钳崎一事的?”

碌尉王神经绷得紧紧,低着头:“我……我有罪……”

“王兄何罪之有?”

“……两个月前……我派人一探葛尔滩,得知……得知……火钳崎上有楼兰王……哦不,那不是……”

“既然知道楼兰王就在葛尔滩,为何一直缄默不语?”

碌尉王沉默良久,忽然跪倒在地:“求你看在同父异母的份上,放过我家人,所有罪过,碌尉愿一人承担……”

“本王怎么会伤害你的家人。”

楼兰王扶起碌尉王,碌尉王感觉双脚乏力,楼兰王转身回到王椅,背朝碌尉王,高声宣布:“即刻起,削碌尉王王爷爵位,贬为庶民,东军剩余部队归入禁军,由岚公主统领!”

碌尉王摊坐在地。

楼兰王继续道:“大汉吴王世子西门念月,帮助化解本次危机有功,封孔雀王,赏万金。”

西门念月不知道,自己是有功还是有罪,这件和自己本不相干的事情,自己却陷得如此之深,他只是想找火钳崎,找到那人的下落,短短几日,事情发展得有些出乎意料,安丹儿死了,他和火钳崎到底是什么关系?火钳崎的驻军统领到底是何人?驻军统领和那人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会不会是同一人……

西门念月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轮椅消失在人群里……


《弃子长安》目录

相信它不一样,高智商强逻辑不套路,请给我也给你三万字的相识机会。

二十三年前的一次杀戮,他失去了母亲,留下唯一的线索,便是兰芷凝香,层层迷局,牵扯大汉,匈奴,西域,楼兰,杀手组织,叛乱臣子,谁忠谁奸,孰是孰非,谁才是局中人,谁又能是局外人?

上一章《弃子长安》第十三章 兵发皇城        下一章 《弃子长安》第十五章 人断惊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