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诗门外
不忍离去
捉摸不透
像一块尘封的木头
徘徊
一个打更人
贯穿了夜的宁静
迎面走来了,又
转身而去

跟随夜色
呐喊
木头人的灵魂
诗的灵魂
却无法迈入诗门
这是一个尴尬的门
闭上眼
一切废墟
就像写的诗

峰顶的诗人
攀登上云梯,尽显风骚
月亮只是一丝光明
星斗沉默
诗门紧紧关上
野草,诗人
门前自言自语
如此偏执
只能是,自生自灭

诗的逻辑没有感情
或许有待春天的气息
在清晨
在黄昏
在黑夜
守望那座山峰
孤独背影
月色无光世界里
继续守候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