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线18)终章:时间之外(上)

微亮的光晕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看上去时而朦胧时而清晰,身着红白二色神职装束的女孩手中的胁差在灵力光晕的照耀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手起刀落之间,漂亮的短发随着宽大的袖袍一起在空中飞扬着。

“等一等!”七濑抬起手,想要挽留那位矫健又轻盈的女孩,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女孩停下脚步,可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一道刺眼的光芒挡住了她的面容……

“叮铃铃,叮铃铃……”

床头的闹钟毫不留情地在最关键的地方将这场梦境拦腰打断,七濑条件反射地呼地从床上坐起身来,呆呆地望着还暗着的房间。

又是……那个梦。

在梦中看到那个女孩,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了,那个女孩身上带着一种让她一见如故的气息,却每次都在她即将确认她的身份的时候消失在梦境深处。

随着自动照明一盏又一盏地亮起,拉着的百叶窗也自动打开了,清晨太阳的光辉瞬间洒满了一室。优美的人工语音在房间中柔和地响起:“您好,今天是2206年5月28日,天气晴,局部地区……”

“姐姐,起床了,要迟到了哦。”七濑推了推身边还蒙头大睡的人,被子形成的鼓包中央发出了一声不耐烦的呢喃声。

“烦死了……不要管我……乖小孩自己去上学就好了。”

七濑耸了耸肩,无奈地下床去洗漱。

千川先生是这一片德高望重的医生,然而他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千川七海和千川七濑性格却大相径庭。千川夫妇自己有时都很纳闷,他们大女儿孤僻又离经叛道的性格究竟是像谁。

“哎呀,这就要走了吗?”正在阳台上浇花的管家疑惑地抬起头,在这个人工智能极其普及的时代,妈妈却依旧坚持花着不菲的价格聘请了训练有素的人类管家。七濑有时会笑她的刻板,却从未动过辞退的念头,毕竟这一切都归于妈妈从小接受的传统教育。

“长谷部君,帮我转告妈妈一声,今晚我不回来吃饭了。”

“是,主殿。”

七濑一阵咳嗽,差点把早餐的橙汁吸进鼻子里。

“长谷部君……我并不是你的主人啦。”

“哈哈哈,万分抱歉,以前的习惯总是很难改正。”煤灰色头发的管家笑着将水管收起,拿出剪刀开始修剪枝叶。

“那么,一路顺风,小姐。”


“又逃学了?”安定将用完的竹刀放回原处,又拿起了玄关处的书包。

“是啊……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了。”七濑扶额作头痛状,“再这样下去,老师说出勤率不够,毕业都很困难。”

“嗯……小七濑什么都不用担心啦,清光会押着她乖乖去上课的。”

安定和清光是附近开道场的夫妇的双生子,两人和千川家的千金们正好同岁,所以关系格外要好,总是结伴一起上学和放学。七海虽然倔到了极点,却不知为何总是很听清光的话。

想到清光每天早上叫七海起床,吃饭,甚至洗漱,梳辫子的场景,那怀着满满耐心的神情简直像是上天带给七海堕落人生的专属小天使。七濑内心满是歉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清光今天大概是又要迟到了。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结果正好踏着铃声走进了教室。七濑习惯性地瞟了一眼角落的那个座位,惊讶地发现七海已经梳洗整洁,一脸不耐地好端端坐在座位上了。她手里拿着一根红色的发带,看样子是刚从马尾上解下来的。

“拿走——赶紧给我拿走!这个颜色太鲜艳,怎么可能会适合我。”

“啊——伤心了,这可是我跑了好多家店才找到的,上好的红丝绒哦!现在早就没有一个工厂生产这种面料了……”七海后座的清光满脸写着失望,不满地嘟起了嘴。

“你一个男孩子梳小辫涂红指甲就算了,现在还要管我打不打扮,怎么这么讨厌……”

“可是小七海戴着明明很可爱的……”

“安静下来,开始上课了。”不知何时,教历史理论学科的细川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这位学富五车的老师总是一副儒雅的翩翩公子模样,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据说还是从当地最有名的Z大主动下来教授高中生的。细川先生年纪轻轻却吟得一手好诗,所以在学生之间也有“歌仙”的外号。

细川先生不怒自威,嘈杂的教室在一瞬间噤声。只有七海置若罔闻,还拿着手中的发带一个劲儿地往清光的桌子上扔。

“够了……够了,千川七海,不要觉得自己这次也考了年级第一就可以影响别的同学学习。你知不知道,你的出勤率已经十分危险……”

“小七海,考起试来真的很厉害呢。”同桌的安定窃窃私语着,七濑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天天逃课的姐姐一旦考试起来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成绩甚至比她都要好,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

“好了好了,让我们接着上节课的内容继续。”不知不觉间,细川老师已经把话头绕在了正事上,“大家都知道,我们历史理学就是一门研究历史本身的学科。通过上节课的学习,同学们应该都认识到了历史其实也是物质性的。因此研究历史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就十分重要了,说得拗口一点,我们其实是在研究历史的历史……”

“啊……我快要不行了,小七濑,剑道课是今天第几节……”这才上课不到五分钟,一旁的安定就已经痛苦地伏在了桌子上。七濑指了指桌上的电子课表,继续跟上细川老师的思路。

“相信大家对历史的波动性早已不再陌生。其实,历史的波动真的是一件十分迷人的事情,它让重大事件成为时间轴上的节点,通过赋予其多种可能性,使时空的位移成为了可能。”

细川老师轻点眼前的电子黑板,繁复的文字和图像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好在有时空局这样可以记录各个时空位移的中介组织存在(作者按:此文的设定是,无论在哪条时间轴上,时空局恒存在),我们有了众多可以调查的资料。现在的通说观点认为,距离我们这个时间轴最近的一次位移,发生在距离今天的不多不少,正好五年后。

“五年后?那岂不是还没发生?”万分诧异之下的七濑,本应是喃喃自语的疑问在空旷的教室里显得格外的大声。

“当然不是。准确地说,时空的位移已经发生了。”细川老师装作没听到角落里七海嗤之以鼻的笑声,耐心解答道,“而我们现今所处的这个时空,便是上一个时空位移的结果。

“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审神者?”

讲台下一片窃窃私语,七濑也茫然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一个闻所未闻的概念。

“在上一个时空的设定中,审神者是特殊的神职人员,他们数量稀少,直属于时空局的管辖。审神者是可以唤醒沉睡器物之心并给予它们自主战斗力的人,而由此种能力的付丧神则被称为……刀剑男士。

细川老师顿了一顿。

“身处科学技术发达的23世纪,时空局却依靠着复辟早已销声匿迹的神学,吸收了各个时间中灵力高强的人类甚至非人类。其实是为了隐藏它更深层次的目的……

“果不其然,审神者制度实行不到五年便败露了,所谓保护历史其实都是幌子……不对,甚至于审神者们的存在都是巨大的谎言,他们不过是为了制造历史节点波动,从而被时空局丢进火炉的薪柴罢了。第一位察觉出端倪的是一名代号为“ななみ”的普通审神者,她为了公开这个惊世骇俗的秘密,付出了艰苦卓绝的代价。据我的研究所知,ななみ小姐自身由于时空的自我纠错机制而飞灰湮灭,而她的本丸也没能幸免……”

本来是个悲伤的故事,讲台下却吃吃笑成了一片。七濑感觉到无数目光投向了她坐在角落里的姐姐,甚至还有一个胆大的男生明目张胆地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喂,七海,这位‘ななみ’小姐不会是你的前世吧?你们两个名字的发音一模一样,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大小姐我错了我错了。”七海只是冷冷地将目光扫过去,那个好事的男生立马敛声。

“ななみ小姐的努力没有白费,”细川老师提高声音,教室重新安静下来,“随着她调查结果的公开,越来越多的审神者开始公然反抗时空局。用于维稳的副时间轴开始崩坏,甚至先于主时间轴停止波动。而随后不久,主时间轴也在没有副时间轴作用的情况下慢慢停止了波动,人类文明几近灭绝……”

好个罪孽深重的ななみ小姐。虽然知道乱说别人女孩子的坏话是不好的,但七濑还是忍不住腹诽。

“……本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却因为ななみ小姐独创的的‘时间轴合并模型’而予以幸免。”

细川老师又轻点屏幕,一个复杂的数学模型展现在了七濑面前,其庞大的计算量,复杂的运算方式,绝不是高中生能够消化得了的。

“ななみ小姐在逝世前一直致力于时间轴合并的研究,最终她向审神者们公开了真相,并因此收集到了大量实验数据,完成了模型的创作。她本人虽然由于时空的修正性被上一个时空的世人遗忘,在孤寂中去世,但却给拯救世界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细川老师仍沉浸在历史的长河中喋喋不休,下课铃声却如期响起。

“最后一点,一个很有趣的巧合。今天——2206年5月28日,就是世界的拯救者,ななみ小姐在上一个时空就任审神者的日子。”

“老师,您怎么把人家女孩子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难道是去时空局偷看档案了?”违法边缘试探的男孩子在七海那里吃瘪后,又不长记性地开始调侃起了自己的老师。

细川老师推了推眼镜,轻笑了一声。

“……因为,我就是知道啊。”

然而,这句话已经被湮没在了嘈杂声渐起的教室里了。

时空的交错,历史的碎片,从这一天开始,慢慢萌生出了小小的枝芽。

这一天,即是起点,亦是终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