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剑(1)

“四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自称沈狂的怪客,他只用了七天就端了湘西十四鬼的窝,更因在三个月内连续打败了西域金臂大王,关中四怪,点苍派的掌门柳飞,武当的东方道人等诸多武林上一等一的高手而名震江湖。相传此人剑法极其怪异,虽无固定的招式但是每一剑都是毒辣刁钻,让人无招架之力,更令人感到惊讶的则是他的身法,据说沈狂在与他人比试时像疯子一般完全不闪不躲,可是身体的各个部分却似活的一般,可以自行闪避,令人匪夷所思。也正是因为如此,各大高手都败于他的剑下却不能伤他一毫。而沈狂也愈发痴迷于对武林最强的追求,终日找高手比试,最终向当时的武林盟主黄药师发出挑战,相约于某日在华山顶上一决高下…”谢家村西边树下的林震东说的吐沫横飞。

“林爷爷,你又在骗人了,黄药师明明是桃花岛的岛主,什么时候变成武林盟主了?”在一旁听得入神的小六听到这里将林震东打断。

“胡闹!你是听谁说黄药师是桃花岛岛主的啊?小六?”林震东问道。

“村东的金爷爷说的啊,林爷爷,人家金爷爷可是早就把黄药师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了,一定是你耍赖皮偷听后编到自己的故事里了吧?”小六拿腔拿调地说着。

林震东听后也不生气,只是哈哈一笑,道“你金爷爷说的是他的江湖,我说的是我的江湖啊,每个人的江湖都是不一样的,小六,等你将来有机会自己闯荡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的江湖跟我们这几个老头子说的都不一样啊。”

“连村南的古爷爷的江湖也和你们不一样么?”小六没有听懂林震东的话,接着问道。

“那是自然啊。”林震东一捋胡子,扇了扇手里的蒲扇说道。

“诶呀,天都黑了,再不回家吃饭,我娘又要来揪我耳朵了,林爷爷,我先回家了啊,明天再听你讲故事好不好?”小六说着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开始往家的方向跑去。

“这臭小子,就不能听我说完么?”林震东说着,看着小六的背影,神情有些落寞。

小六出生的村子名叫谢家村,这个地方可谓是江湖上最有名的村子,此村由剑神谢晓峰所创,村民们自小修习剑术,长大后如果可以通过村里考官严格的考试的话便可以出村闯荡江湖,自有谢家村的百年来,一共出村三十二人,他们都成为了威震武林的高手,其中有二十人离世,剩下的几位每五年都会回村一聚,既是互相探讨剑术又是给村中后人指点。今年恰好是五年之约。

小六回家的路上,正好碰见了大宝和村子里其他的孩子。

“小六,你今天为什么又没有去练剑?”大宝说道。

“我去林爷爷那里练功去了。”小六说道。

大宝和小六两家是邻居,自小就失去了父亲,村里都说他父亲是为了保护村子而牺牲,所以村中每个前辈都对大宝特别照顾,在武学方面也总是给大宝更多的指点,要求也更加严苛。而大宝则把继承父亲的遗志当做自己的追求,本来就天赋异禀的他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同龄人的领袖,在大人们眼中他则将成为下一个剑神。

“我们村子里这么厉害的剑法不学,为什么要跟外村的人学功夫?”大宝皱着眉头说道。

“大宝,小六说了谎,他只是在林爷爷那里听故事罢了,根本没学功夫!”狗蛋说道。

“真是可惜大宝还在大伯面前帮你找理由。”二嘎说道。

“我真的学了!”小六说道。

“小六,你记得咱们俩说过的话么?”大宝问道。

“我记得。”小六说道。

“我们说了什么?”大宝问道。

“我们说要认真学习武功,将来出村子闯荡江湖,谁成为了天下第一,谁就可以回来娶小九,保护她一辈子。”小六说道。

“你忘了么?”大宝问道。

“我没有。”小六说道。

“那为什么不去练剑?”大宝问道。

“我只是觉得,保护一个人没有必要学伤害人的武功。”小六低下了头。

大宝叹了口气,慢慢向前。

“让我看看你和林爷爷学的功夫。”大宝说着,随手捡了一根木条。

“不行,林爷爷说不让我乱用功夫”小六嘴里在逞着强,却在慢慢后退。

“天天听故事,能学到什么功夫。非有人让你吃点苦头才会让你清醒。”大宝说道,拿着木条慢慢向小六走近。

“我真的从林爷爷那里学了一些功夫,就是不知道行不行的通?”小六心里泛着嘀咕,自己其实跟林震东学过一些躲闪的小窍门,可那都算是跟林爷爷的玩耍,根本没用在武功比试上面。

也就在小六分神的时候,大宝已经挥起了他的木条。

“看剑!”大宝喝道,手腕一转,将木条指向小六,直刺向小六的右肩。

小六看木条骤至,只好硬着头皮硬上了,只好按着林震东所说,闭上眼睛深呼吸,想象着自己身体每一寸都在和空气接触,将每个毛孔变成自己眼睛,把刺来的木条当成爷爷向自己撇来的小石子,突然,他感到右肩微微颤抖牵引着自己向后,然后自己顺着右肩的感觉移动向后,转过了九十度。

躲开了!

大宝看自己的招式竟被小六躲开,心里一惊。本来大宝并没认真,只是想教训小六一下,让他努力练剑,可看这一击不中,以为自己太过随意,于是心里一急,忙将手腕向下一翻,转而向一旁的小六削去。

按理说,大宝自小在以剑术闻名的谢家村成长练剑,又得村里高手指点,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如果单论剑术造诣的话已经可以与江湖上剑术高手比肩,而这一刺一削则是谢家村剑法中颇为精妙的一招,用剑者以迅速的一刺令对手措手不及,若是对手躲开的话,则用手腕控制剑的走向,向对手的闪避方向削去。因为谢家村的人自小就用秘法训练孩子的腕部和其对剑的把握和控制,使得这一削敏捷无比,连一般的高手都无法躲开,更何况小六。所以大宝这一剑,不禁让其他孩子为小六捏了一把冷汗,生怕出什么事。

再说小六,他看见自己刚才竟躲过了大宝的第一剑,心中暗喜,可小六作为谢家村长大的孩子也知道大宝马上要使出什么招式,不敢大意。赶忙又重复了自己躲开第一剑的方法,这次感到胸部的颤抖,顺着胸部的牵引方向,小六向后深深一仰。

又一次躲开了!

一旁的几个孩子看得直咽口水,大宝见状知道绝非偶然,认真起来,转削为砍向小六腰部砍去,却见小六将腰随木条下移,正好将这一砍躲开。随后大宝多次进攻,小六全都躲开,没有被大宝碰到过一下。此时小孩之间的比试也随着大宝的认真变化成了真正的对决,小六虽然不会还手,却也没有被伤到一下,但他知道这么耗下去肯定自己吃亏,要是让大人看见又是一顿责骂,于是狠下心碰上大宝一剑然后假装摔倒。

大宝本惊异于小六的躲避方式,本想继续和小六过几招,一见小六竟然自己故意中了一剑,知道小六无心在战,只好作罢。说道:“有时候并不是一味地逃避躲闪就能解决问题,有些人即使你不去招惹他,他也会找你,到时候你不打垮他谈什么保护自己?”

小六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什么也没说,虽然挨了一下却并不在意,没想到平常林爷爷教的小窍门还挺管用,想到这里,小六的心里乐开了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罗刹三鬼各从怀中取出一枚小球仍在地上,瞬时间烟雾弥散开来,咫尺之内无法看清他人。 云家三人靠在一起。 三鬼在烟雾中...
    谢沛霖阅读 280评论 1 2
  • “小六,你可知道为师在传授你剑法之前为什么先让你去杀那条大蛇?”沈狂一脸严肃。 “嗯,师父,您这么做想单纯地弄死我...
    谢沛霖阅读 163评论 0 0
  • “林爷爷,我要跟你学功夫!”小六嘟着嘴,直直地盯着林震东,极力做出坚定的样子。 “哈哈,小六啊,你要是想学功夫应该...
    谢沛霖阅读 133评论 1 1
  • "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刚接触这句话是还没有接触原著的时候,当时就在想,有什么足以让一个人把自己最基本的做人的...
    摽有梅其实七兮阅读 303评论 1 12
  • 看见灯泡的时候,想起了老同学的诗,突然觉得他的诗配上这个图片会不会更有意境,当然我或许不懂。失眠了,与同事喝一瓶啤...
    若水山房阅读 5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