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 我很抱歉

"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刚接触这句话是还没有接触原著的时候,当时就在想,有什么足以让一个人把自己最基本的做人的资格否定掉,就算这样的理由非有不可,那么这个人以此试图将自己从“人”的世界里剥离出来,是对自己有多失望还是对周遭多绝望。

所以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来读《人间失格》的,来看《被嫌弃松子的一生》的,之所以今天把书和一部不是原著的电影放在一起来说,是因为看完它们心中都充斥着极其压抑的情绪,松子活的卑贱至极,叶藏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而二者拥有着同一貌合神离的的原因,就是一生都在取悦别人中度过。

为纯真执着永不放弃感动,或与命运无常造化作弄感慨,都是陈词滥调吧!

一部满是鲜花,星光,草地,旋转木马的电影会美好的近乎残酷,残酷到令人心碎,心碎到泪流满面。

松子孩提时,爸爸的礼物在每次松子暗喜时置往妹妹的床头,偶然松子发现做鬼脸可以赢得父亲的笑脸,自此松子的一生中都贯彻的这个理念。

在她的爱情里,先到来的是逼她下舞池穷困潦倒的作家,继而是已有家室的作家的对手,再而是她自杀时遇到的理发师,后来是处于黑帮混混的她的学生阿龙,迎来了不同的爱情却永远以松子的“我的人生结束了”——被抛弃而收尾。松子的一味委曲求全,一味的顺从忍让,却是在孤寂痛苦中逐渐失去对这个世界的信心,当她放置一份等待都会立马被掀翻时,那悄悄活着,就如慢慢死去。

而当她以为失去一切的时候,看到去世的父亲日记本在她离家出走的每日写到“今天没有松子的消息”时,没想到自己一生唯一的一次对不公的反抗竟丢失的是最重要的东西时,那纵使身体苟延残喘,心也如死灰了。

阿龙逃避她的爱时曾这样说“松子的爱,太过耀眼,太令人心痛”,的确,松子的一生或许奉着“人生的价值,不在于你得到多少,而在于你付出多少”来延续的,但就算所有人说松子是个神明一样的人,但松子还是一无所有,这份本该在众盼所归的实现的美好,在现实中急速坠落破碎,所以松子才会在这份落差感失落感距离感中叹息“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而这句话也是小说《人间失格》的主题,主人公叶藏在我看来是比松子还要可怜可悲的一个人,起码松子取悦别人还是出于本心,而叶藏是畏惧人类,为掩饰恐慌而把搞笑滑稽当面具,讨好别人极度压抑自己,这个披着世人皮囊的人,最一开始便开始失去做人的资格。

但即便是这副躯壳,也好歹将自己伪装,但当某天面具被戳破时,叶藏万分恐慌,就连一个充当社会人的机会都被夺走了,后来,他便开始纵容自我,促使自己全身遍布罪恶,彻底的失去自我,不为自己认可,也不为人间接受,成为废人的他彻彻底底丧失了做人的资格。

之所以于人来说,叶藏感到抱歉,一方面源于自己对人世难以言喻的恐惧和对此的掩饰逃避所导致的对身边最亲近的人伤害的罪恶的疚恨,另一方面是这人世间已经到处堆积慢了虚伪欺骗了,压抑无奈自然塞满心头,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从而被迫走入唯有死才能解脱的境界吧。

而作者想给我们传达的不仅是被被放大剖析的自己,最重要的是使我们从这份阴郁中寻找到自己的影子,敢于去承认自己心中的那点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声音,并以此纠正自己走路的样子,从相反的方向找到光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