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

当我

还是个小孩子

那些单纯的日子

却离我越来越远

孤独

忍藏在卑微里的花蕊里

却又为何只争朝夕的开放着

那些迎着风

走着傲慢里

那些偏执到极限的苍白

是否

就能自己对得起那些雪葬前的努力

有些事

越是懦弱

就越离明天越远

有些痛

是否

就只能注定在没有人的角落

静静地哭泣

那些我们之间

越来越徒增伤悲的苦楚

是否

在每一次

小心翼翼的走过沼泽的时候

才会更加的珍惜

有些事

是否

就值得

我们一退却又再退

这破晓之前的黎明

那些

早已视繁华如尘土的残念

是否

就只有被别人讽刺的地步

有些事

我们越是看得开

就越挣扎

有些人

越是委曲求全

就越是不留遗憾的伤害

这手指上

新添的伤

宽容的问自己

是否

就值得计较

如果

还在不停地纠缠下去

那些期许的世界

是否

就还能安宁的走下去

心思

深藏在用装甲围剿包裹里

这步步为营的处心积虑

是不是就显得

太苍白

那些

明明

不想为人鱼肉的自己

却还要拼命的组建起那毫无破绽的牢

手指

狠狠地

碾碎这曾经的懦弱

那再也挥之不去的从前

善良

不过是在这凡尘中

可以被世人耻笑的筹码

那些

世人眼中的

还存在的真诚

不过就是在别人眼中可以被玩耍的工具

这欲望里

想要

将别人踩在脚下的疯狂

是否

都是为了控制他人超越自己的步伐

期待的

迷惘的

或是渐行渐远的波澜不惊

那些坠落在洒脱之前的黎明

是否就快要来临了

当我

还是个小孩子

为什么总是永远的害怕黑夜

哭泣过

尖叫过

到最后

终于还是选择用勇敢来代替这恐惧的心

时光

不曾辜负我每一段成长的时光

后来

当我长大了

那些从校园里走出的书生气

却终究抵不过

这展现在世态炎凉里的现实

那些

用甜言蜜语铸成的谎言

我却一步步地沦陷了

直到有一天

那些

是与非

对与错

这越来越远的梦

到后来

经过了所有事与愿违的打击

终于

梦醒了

才发现

也许真的错了

有些事

或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更好

有些话

或许

说的太真

会彻底的伤到人的自尊心

也许

我该冷眼的旁观

这世人的互相利用

寂寞

至若冰霜的横冲直撞过

我用温暖支撑起的心房

那些

从热泪盈眶

到笑里藏刀的成长

是否

这用千方百计筑成的围城

就是你们需要看到的自己

这看惯的

或是看不惯的

这从前什么都拒绝

到坦然接受一切的自己

每时每刻

那些

从前

小心翼翼走的路

这你们眼前

那些屠遭杀戮的心

却变得异常柔软起来

不期而遇的牵挂着

我们曾经

一步步的走

孤独

莫名的走在了用寂寞冻结的雨里

曾经

我们用善良却换来了冷漠的对白

那些还残存在这破晓之前的恍惚

它却傲慢的泼墨在无垠的迷茫里

再过多少年

再经历过多少事情

那些善良的

或是伪装在置若罔闻里的彷徨

却一再的封印着我不知所措的心

究竟是自己太脆弱

还是

那些不期而遇的懵懂

来的太天真

时光

淡然的点缀在无谓的期许里

人生的路

一个人

回忆着曾经的曾经

究竟

是如何走过来的

如果

这所有的情节

都能再倒映一遍

我想

我依旧

还是会选择做那个善良的人

这逝去的都回不去了

那我宁愿被封印在那曾经的时光里

因为

至少没有后悔过

这一切都忘记了

至少

我还曾经来过这里的春夏秋冬

就不后悔

那些还留恋在起伏中的平凡

也许

我们还都只是普通人

也许

我们还都只是想要做自己

也许

每当困扰出现的时候

我们都曾经想要回到当初

当我

还是个小孩子

于是

我选择用努力来逃避一切

当我

还是个少年

我就选择用逞强来武装自己

当我

慢慢的成熟了

也许

我开始变得沉默了

那些

一路走来的

这所有异样的目光

有些事

该放就放

有些人

这曾经遗憾的

或许

永远都只是一个留恋曾经的人

那些

无尽的

或许是

善意的谎言里

我们

从刚直不阿

学会了人情世故

或许

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

请朋友们不要责怪我

因为那是

我选择了用韬光养晦来保护自己

或许

这从悲凉到沉默的起点上

也许

总有人来

有人走

这担得起

或是担不起的迷茫

我们悄然而至的洒脱着

眼神里

那些清澈如许的执着

或许

我们

依然

还走在执着的路上

这些年

曾经

笑过

走过

期待过

凝望着

被热泪

焦灼的手心手背里

那些满满的茧

这历经过的艰难和苦难

终究会都会成为这不可抗拒的世俗

一路走来

一路风霜

一路感动

却也一路的伤情

忽然发现

那些美好的曾经

我们也许都还来得及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