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十七章 知错就改

《卑微的圣人》


街边的柳树留恋着阳光的温暖,一身翠绿的丝绦,像一缕缕氤氲的轻烟,袅袅娜娜地飘荡着,撩拨起一丝不属于近晌的慵懒。

李二妮在弟弟家的床上依着烤箱,眯上了眼睛。百无聊赖的小陌想起了阿旺,好动的他最终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想到这,他从床上跳了下来,和外屋正在包饺子的妗子打了声招呼便跑出屋子。

小陌在阳台上杵了好久,把一览无余的院子扫了个遍,最后将目光锁定在阳台上的一把刀和阳台下的一棵香椿树苗上。小陌的嘴角上扬,拿起刀直奔那棵香椿树苗。他一刀一刀地剐在树苗身上,心想,虽然你是棵野树苗,但我今天心情好,免费给你换身衣裳……

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小陌正剐地专心致志,忽然感觉自己的耳朵莫名其妙地被拉扯,为了减轻贯穿全身的疼痛感,他情不自禁地踮起了脚尖。

“你小子,怎么这么不老实?我让你剐树。知道错了吗?”三妮看到这一幕气得咬牙切齿,他把伸向外甥背部的手缩了回来,但又不甘心地揪起了外甥的耳朵。

倔强的小陌自知理亏但并没有吱声,他快速挣脱舅舅的束缚,嘟着小嘴低头跑进屋里,扑通一声倒在床上。李二妮被突如其来地声响惊醒,她睁开眼睛望着跌躺在床上的儿子,一脸迷惑。

“怎么了儿子?”

“哼,我闲的无聊,就用刀把阳台底下的野香椿树苗给剐了。舅舅看到后就揪我耳朵,可疼了。”小陌愤愤地说道。

“小树也是生命啊!你把它的皮剐了,它怎么活下去呀?你舅舅看到当然生气了。”李二妮耐心地给儿子讲着道理,隔着窗子,她看到那株被剐亮的香椿树幼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你看,小树的根部还有被水浇过的痕迹,肯定是你舅舅亲自种下的,你这样做不是毁了人家的劳动果实吗?”

小陌趴在窗台上,望着风中无助的香椿树幼苗,感觉母亲说的有道理,心中瞬间涌出一丝歉意。


“二姐,好了吗?饺子快熟了。”晓香一手端着饺子一手掀起锅盖。

“好了,好了。”李二妮的脖子微抻。

坐落在西屋的小卖部开着门,李三妮正在为几个小顾客忙碌着。

“去,叫你舅舅吃饭。”李二妮的手搭在儿子的双肩上,先后从里屋走了出来。

已然知错的小陌仍忘不掉耳朵的疼痛,虽然被母亲赶到了外屋,却倔强地闭口不语、纹丝不动。

“呦,怎么了这是?小嘴撅得都能挂瓶香油了。”晓香看到外甥滑稽的样子,笑着说道。

李二妮叹了口气:“这不是刚才调皮把三妮种的香椿树苗给剐了嘛,三妮一生气揪了下他的耳朵,心里心里委屈,让他叫三妮吃饭都不肯。”

“哦,原来是这样啊。别生气了孩子,看我一会儿怎么批评你舅舅。”

“别惯着他,有错就得认、得改。小陌,快去叫你舅舅吃饭,娘可不喜欢知错不改的孩子哦。”李二妮一本正经道。

小陌瞅一眼面无表情的母亲,极不情愿地挪到阳台。“舅,吃饭了。”然后红着脸跑回屋子,钻进母亲的怀里。

李三妮或许听到了外甥的呼唤但又似乎没有听到,过了许久,他关上小卖部的门,走向饭桌。

小陌看到舅舅朝饭桌走来,慌忙站起身将凳子往母亲身边靠了靠。“这么大地方,干嘛非得在这挤着?”李二妮边帮儿子挪碗边开儿子玩笑。

“看你把孩子吓得。”晓香瞅了刚刚坐定的丈夫。

“可不能全怪我。好不容易跟别人要了棵香椿苗,就这么让小陌给糟蹋了,寻思我不生气啊,但我没舍得使劲。”李三妮举到嘴边的饺子又轻轻放进碗里。

“大老爷们这么小气,自己外甥都欺负。”晓香再次瞥了丈夫一眼。

“香,行了,吃饭吧。孩子还小,不能无节制地一味袒护,不然大了成什么了。”李二妮开口道。

李三妮憨憨一笑。“没事儿,我外甥懂事,不生我气。”

晓香和李二妮不约而同地看向小陌,彼此噗嗤一声乐了,只见他不言不语地狠狠咬了口饺子重重地叹了口气。对面的姥爷也舒了口气,夹起一个饺子朝醋碗挪去。


其实小陌并没有生舅舅的气,在听到母亲的分析后。平心而论,换位思考,如果是他,他想自己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第二天下午,李三妮送走几个小顾客后关上小卖部的门,走向正在玩水的外甥。“小子,给。”

一看是吃的,小陌立马站起来,甩了甩手上的水。“谢谢舅舅。”

“不客气,别再给我剐树了,否则我还揪你耳朵。”

“爷死。”小陌学着电视上那样,立正,给舅舅行了个不标准的军礼。

这时,烤完腰的李二妮也在晓香的陪伴下走下阳台,她的脸颊微微抬起。“香,明天我们就不来了,你让三妮把烤箱给咱婶儿送回去吧……”

“那怎么行,你还没好利索呢。再说多烤一段时间,对你的身体有好处。”晓香打断李二妮的话,语气中夹杂着焦虑。

“没事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家里一堆事儿呢,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

“二姐,快别这么说,咱是一家人,这样多见外。”晓香拉着李二妮的手,赶忙答道。

“姐,你真没事了?”阳台下的李三妮一脸担忧、疑惑。

李二妮点点头。“小陌,别玩了,快给你舅舅、妗子再见。”

晓香一把将小陌抱起,一行四人,默默无语地走向大门口。过道里,小陌三步一回头地和舅舅、妗子作别,想到明天就不来了心中是那样的不舍。他爱上了这里,这里不仅有他平时吃不到的东西,还有他渴望得到的东西。

李二妮带着小陌走了,晓香和李三妮也各忙东西,东屋的姥爷望着李二妮母子远去的方向,嗅到悲戚早已融进暮秋的空气里。


“娘,你没好利索吧!为什么不来了呢,因为我吗?”人小鬼大的小陌腆着脸问道。

“不完全是,娘的腰摔成这样怎么会完全康复呢,但我觉得现在应该能下地干活了。咱连续在你舅家呆了一周了,这一周你妗子忙里忙外的,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咱一时半会儿报答不了人家什么,所以适可而止吧!”

似懂非懂的小陌注视着前方蜿蜒、无尽的土路沉默了,倏地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将目光回落在母亲身上。

“来,儿子,娘看看能抱动你不。”

“不用了娘,我自己能走。”

小陌的回应让李二妮心里酸酸的。母子俩就这样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走着,谁都没有言语。

“娘,给。”小陌像母亲平时一样,变戏法似得从兜里掏出一袋饼干,轻轻地撕开。突然又低下头,将撕裂掉的小部分包装袋上的饼干沫认真地舔净,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块儿,伸到母亲嘴边。

李二妮楞了下。“饼干哪来的?”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更多好看小说尽在《我推荐的书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