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十六章 舐犊情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坐针毡的小陌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倒腾着自己的屁股,他在等待,等待妗子的那句“开饭了”的呼唤。母亲的教诲此刻成了他光明正大想要攻城拔寨的牵绊,可他又不甘,只能通过坐立不安来表达自己的的强烈期盼。

“二姐,小陌,开饭喽!”外屋想起晓香的声音。

小陌如夜间的猫儿闪烁着明亮的眸子,从床上一跃而起蹿到饭桌前,麻利地摆好筷子,又扭捏地靠近座位。

“坐吧,小子。”三妮将拍好的黄瓜放在桌上,小陌‘嗯’了声,和舅舅相继坐下。

当李二妮拖着腰从里屋走出来的时候,狼吞虎咽地小陌已经三下五除二地消灭了一大碗面,正以势不可挡之势向第二碗发起进攻。晓香扶李二妮坐下,双目望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外甥,心酸地笑了笑,“孩子,慢点吃,有的是。”

“嗯,妗子,你炒的菜太香了,我还能再吃一碗。”未来得及咽下面条的小陌,吐字不清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愿。

“三妮,帮小陌再盛一碗。”晓香一边给李二妮盛卤一边说道。

“来,小子,递给舅舅碗。好家伙,跟小猪似得。”三妮瞅一眼面目全非的碗槽,和外甥开起了玩笑,小陌咬着筷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此刻,李二妮的心里激起层层涟漪,久久不能退去。“香,别管我了,你自己也吃啊,面都坨了。”

“不着急,一搅和就没事了。”晓香说完便示范起来,那丝笑容胜过春暖的花开。

三战三捷的小陌摸着浑圆的肚皮,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隔摇摇晃晃地进了里屋,可爱的样子把大家逗的开怀大笑。缄默不言地姥爷将头微微抬起,饱经风霜的老脸微微舒展,这一切,李二妮都看在眼里,但她又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午饭过后的小陌坐在电视机前,坐着坐着就躺下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

“娘,娘。”小陌扫一眼空荡的房间,内心变得不安起来。

“这儿呢。”

小陌闻声跑向姥爷的房间。“姥爷。”

“嗯,小陌乖。”姥爷端详着小陌,仿佛在端详一件工艺品,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和外孙说,但又什么都没说。

“好了,跟姥爷再见。我们该走了。”李二妮抽了下鼻子,轻轻说道。

“姥爷明天见。”小陌朝姥爷摆摆手。

“好的,路上慢点。”老态龙钟的姥爷站起身来,又收回伸向单拐的手。

这时,晓香背着一筐柴火走进了屋子。“小陌,晚上想吃什么?”小陌没有言语,仰头望着母亲。

“我们回家了,香,别忙活了。”李二妮说完,牵起儿子的手。

“二姐,干嘛非得走,你和孩子就住这呗,又不是没地方。再说你明天又不是不回来了,来回折腾多麻烦,对你的身体也不利啊。”晓香执意挽留着。

“不了,家里还有事呢,鸡、牛、羊都没人喂,饿了一天了都,不放心。”李二妮确实不放心,但貌似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晓香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们路上慢点,小陌,搀着你娘点。”说完,拍了拍小外甥的肩膀。

李二妮母子离去的脚步声踏落出姥爷的惆怅,自己的闺女自己了解,她何曾做过讨人嫌的事啊!


就这样,小陌乐此不疲地陪母亲往返自家与舅舅家,持续了一周左右,母亲的病情也逐渐好转。

“儿子,这是第几天了。”李二妮看着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问儿子。

小陌数了数手指头:“娘,第六天了。”

六天了,时间过得真快,李二妮自言自语道。她直了直腰,明显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李二妮拉着儿子的手淹没在人潮涌动的集市里,她环顾着四周,似在寻找着什么。另一只揣在兜里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集市的叫卖声响彻耳边,小陌微微低着头,靠在母亲的腿上。

“儿子,走。”李二妮说的是那样的坚定与悲壮。

“娘,不是去舅舅家吗?”小陌不解地跟着母亲转了身,走了好一段路程,在大姨老家巷子口的油条摊停了下来。

“师傅,来一斤油条。”李二妮从兜里掏出一张仅有的、已被攥的潮湿的五块钱,小心翼翼地递给炸油条的师傅。

“好嘞,看,足足的一斤。”油条师傅行云流水般包好了油条。“好吃再来。”

小陌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母亲手里的油条,不言不语,只是盯着。他知道母亲不是买给自己的,也并没有为此有过多的不开心,他只是盯着,一直到出了集市。更有意思的是,他每次吞口水的时候总是扭过头去。

“馋了吧?”李二妮把油条递给儿子,空闲下来的双手托在腰部。儿子的那些小伎俩她早就看在眼里,本以为他会忍不住和自己要,谁知……

小陌依旧没有言语,手里拎着那一斤油条,目不转睛地望着母亲,深深嗅着油条散发的香味。他想:即便吃不到,近距离闻闻味道也好啊!

“吃一根吧,留下的给姥爷。”小陌陶醉的表情似一把钝的锉刀,深深地扎在李二妮的心里。

母亲的话让小陌的心里乐开了花,他故作镇定地看着令他垂涎的那斤油条,瞅准自己想选的,一把抓了下去。“给,娘你先咬一口我再吃。”小陌握着油条一端,踮着脚尖将另一端送到母亲嘴边。

李二妮低下头,轻轻咬了口。“好了,太油了,你吃吧。”

“不好吃吗?”小陌一脸狐疑,但还是向嘴里塞去。脆脆的、香香的,多么好吃啊!

“娘,再来一口。可脆可香了。”小陌固执地再次踮起了脚尖。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