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字数 1501阅读 837

最近看“大家小书”系列之陈从周《梓翁说园》,又看到了沈园和春波桥,陆游和唐琬的事迹,两首《钗头凤》流传至今,自不必言。

之后唐婉的去世,对陆游的刺激和隐痛一直延续到他晚年:绍熙三年(公元1192年)放翁六十八岁,做了一首诗,序云:“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词壁间,偶复一到,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四十年前,因为陆母不喜欢这位媳妇,怕耽误了儿子前程,于是逼放翁休了唐琬,而唐婉也不得已改嫁赵士程。后来某年放翁和唐赵二人相遇于禹迹寺沈氏园,便有了这首词: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晚年的放翁住在城外鉴湖畔的山上,每次入城,必登寺眺望沈园一番,因此又有了《沈园两首》: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那座令人伤心的桥下,春水依然碧绿,当年在这里我曾见到她美丽的侧影惊鸿一现......

其实有所感触,不单是因为其中的物是人非,世事变迁,也是因为周五又看到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家属,林生斌,林爸爸的一则要给四川灾民捐赠物资的微博。

原本是打算用gephi软件画画微博转发,扩散的网络图谱,于是上微博找找有什么热门的话题可以蹭蹭热度,之后就看到有人转发这则微博,一直无法帮上什么,于是打算以这则微博为素材,爬取下数据,要是能像之前首发于简书的:

爬取张佳玮138w+知乎关注者:数据可视化

一文一样获取几千的浏览并登上网站首页并被加入今日看点,那姑且能在扩散上帮上一点小忙。

这则微博底下的评论,也曾出现“怎么办,我快要爱上他”等字眼,其实看到火灾发生后,林爸爸日渐憔悴的面容,看到他不断回顾妻儿子女之前的照片和视频,真的非常令旁人动容和感慨。我无法知晓那种挚爱的人突然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是什么感受,也不知晓林爸爸的诉求什么时候能得到满足,更不知晓他能否在日后重组家庭,重新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也许像电视剧里那样,梦见妻子对他说希望他找个比她更好的女人,忘了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并得到善果;

也许像陆游晚年重游故地,难忘于几十载生死茫茫,会有类似“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感慨;

也许像《平如美棠》序文里柴静采访时问:“您已经九十岁了。难道这么长时间,没有把这个东西磨平了,磨淡了?”饶平如老爷子的回答一般:“磨平?怎么讲能磨得平呢?爱这个世界可以是很久的,这个是永远的事情。”“......反正人生如梦,人生如梦,我今天戴来了(注:戒指),让她也看看......人人都要经过这一番风雨,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白居易写,‘相思始觉海非深’......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

这里,推一发:【纪录片】穿越七十年的爱情【720P】。饶平如老爷子重回江西,欲找当年美棠院子里“今已亭亭如盖矣”的柚子树,不剧透了,那一段也非常感人,备好纸巾。

所有这些,我都不知晓会有怎样的结局。但在我脑海中时常出现鲁迅《我之节烈观》末尾的几句蕴含普世价值的话:“我们追悼了过去的人,还要发愿:要除去于人生毫无意义的苦痛。要除去制造并赏玩别人苦痛的昏迷和强暴。我们还要发愿:要人类都受正当的幸福。

不论是过去受礼教所害,受节烈束缚的女子,还是如今林爸爸其一家妻儿子女的生命,这些用生命,用鲜血浸染的事迹,都值得我们去追悼,并努力避免同类事件的再度发生。

我也知道单就此则微博的7.6w+转发情况而言,不乏千万粉丝的大V或官微: 新京报、环球搞笑趣闻、Vista看世界;百万粉丝的,我所了解的:王志安、柯蓝、飞飞是大王等不少人都依旧在关注着。

只希望一切能有好的结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