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赚钱的那些事儿

01

激烈的心理斗争后,我认命般的,报了周末的兼职活动。

漫长的心理争斗中,不报一度占据上风:至少要早上六点起,晚上七点才能回到学校,既浪费时间也赚不到多少钱;兼职活动的工作跟你未来理想的职业毫无关联,积累不了什么经验;下个月就要考教师资格证,复习冲刺的紧要关头,我竟要沾染满身铜臭……

纵然我有千万个理由拒绝周末的兼职,可,钱啊。

单单金钱这一点,就足够我抛头颅洒热血,足够我溃不成军、缴械投降。

我变成了嗜钱如命的赌徒,双眼猩红、头脑发胀。这是件悲哀的事;可,这就是成长。有舍有得,得到成熟、理智、从容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报了周末兼职活动后,我为自己的俗不可耐感到羞愧。大学生,就该专心致志学习,至于赚钱,那是以后的事。这种看似真理的大学生铁律曾一度狠狠折磨我:学习?赚钱?

非黑即白的两极将我撕扯得精神分裂,可从此我也得出了入世真理:即使再品行高洁、超然物外,也要吃饱穿暖,也要打扫生活的一地鸡毛。

大学里,我热爱自己所学的专业,上课认真听讲,课余泡图书馆,对知识如饥似渴;可同样,在周末、寒暑假等闲暇时间,我也要追名逐利,赚取金钱。

在大学里兼顾学习和赚钱,这并不矛盾。

即使睡我旁边的那个富二代女孩,对我浪费宝贵的大学时光,反而去赚钱的行为持反对态度;即使睡我上铺的女孩劝我不用那么努力赚钱,要知足常乐;即使隔壁的学霸每年奖学金拿到手软,轻而易举对比累死累活……

可我还是想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殊途,却同归。

大学里赚钱的那点事儿,若你不嫌烦,请看下去。学习和赚钱都要的我,和你们每个人追求的,都一样,是幸福。

02

赚钱欲望最强烈、也最莽撞最无知的时期,是大一。

正因为欲望的莽撞与无知,最开始做的工作都是脏、乱、累、差的苦力劳力活。耗费最长的时间,受尽白眼冷落,赚最少的钱。

这类脏乱累差的工作大致有:发传单、做餐厅服务员、市场调研、扫楼、话务员、APP推广等。这几类兼职,我都做过。

被城管追,被保安赶,被顾客刁难,被拖欠工资……承受的辛酸苦楚在拿到钱的那一刻烟消云散,疲惫倦怠化作喜笑颜开、满心欢喜。

那个时候的自己啊,真傻。

两年后的我,审视大一时候的自己,少了几分无知莽撞,多了几分洞察世事的透彻:那个时候的自己,与其说是爱钱,不如说是想要证明,迫切地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一些东西。

那个时候的自己啊,尚有七分稚嫩,三份天真,傻傻地用最笨最蠢的方式,企图通过赚取金钱的方式,向父母,向自己,向全世界证明,自己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在这座全然陌生的城市我照样可以活得风生水起,活得无畏从容。

那个时候的自己,错把金钱当作底气,当作自信,当作铠甲。也许现在的我仍是如此。只不过多了些考量与思虑,就像一针见血的一句话所言:你站在大太阳底下,累死累活一天到手七十块钱,安慰自己得到了锻炼,然而这七十块钱对你毕业找工作没一丁点帮助。

现在,当我看到兼职的信息,我会先考虑它对我是否真的有帮助,我是否真的能从中得到锻炼,薪水是否与我的劳动相匹配。思量再三,倘若适合,我才会做那份兼职;倘不符,放弃。

可正如没有人永远年轻,却总有人年轻着一样,我不再做这些脏乱累差、薪水少得可怜的工作,可永远都有人在做。

走在大街上,看到发传单的,会主动接过;接到推销产品的电话,我不会再直接挂断,而是多几份耐心和宽容。因为我做过这类被人视作底层,可以随意践踏的工作。我了解这类工作的辛酸苦楚。

做着,或做过这类工作的大学生,切身体会人情冷暖,会更珍惜大学生活,会更加努力地生活,努力生活得更好。

03

如果可以,我不想出去兼职,我更想两耳不闻世间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可,我是个很普通的女孩,有着普通的家境。而普通的家境,意味着生活费挣扎在温饱线上,一不留神,就得紧衣缩食,略显拮据。

坐标,南方的一座省会城市,一个月生活费一千。(记得高考收到录取通知书,母亲跟我说,一个月给我五百,在了解了物价差异后,父母咬咬牙,给我涨到了一千)

一千块钱,不少,甚至在花每一笔钱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对不起父母,可现实就是,不够花。

一千块钱里,八百块钱雷打不动,是我的生活费(我是个吃货,虽然可以吃最便宜的饭节省饭钱,可吃货的属性,不足与外人道)。剩下的两百块钱,光出校门口溜达一圈,购置些生活用品,就一副惨淡光景了。

出去逛街,买衣服,想都不敢想(我的衣服钱是在生活费中的,这是我和父母心照不宣的)。

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买衣服的欲望。心理学上有个专有名字,叫稀缺心理。大致就是曾经没有过的,后来就会迫切地想要拥有。少年时父母灌输的贫穷节俭观念,总会心理反弹(我的情况大抵也是如此)。

除却买衣服,买书买课投资自己,更是一笔大的开销。上个学期林林总总,买了有上千块的书籍;而这学期刚开学,更是大手笔买了个499的英语课程。这些钱,都不能问父母要,只能自己赚。

买衣服、买书、买网课,这些钱,都需要我去赚;因此,双耳不问世间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理想状态就荡然无存,我大学的闲暇时间,不可避免的,要赚钱。

其实,大学里最好的赚钱方式,是拿奖学金。(我是个学渣)

赢取奖学金,先决条件是你的专业成绩起码要在班上名列前茅,其次你必须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各类比赛,争取拿到足够多的学分,这两项加起来,成绩靠前者,获得奖学金不成问题;奖学金的类别也有很多,金额最高的是国奖,这个不仅需要在班级里出类拔萃,还要在系里数一数二。

想想,你通过期末考试,不费一兵一卒,不必风吹雨晒,不必被领导当苦力、背黑锅,就能获得上千上万的奖学金。可谓,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潇洒恣意无忧愁。

可,奖学金的名额就那么几个,不可能人人都拿奖学金。所以,奖学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04

“我大学从来没有问家里要过一分钱”

“我从大二起就不问父母要钱了”

……

听无数人谈及这类惹人羡慕的事情,在大学里就能实现经济独立,是每个大学生梦寐以求的目标吧。

我是个大人了,怎么能再问父母要钱呢,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高中时候的我曾经这般畅想我的大学生活。

可是啊,真正在大学里做到经济独立的人,凤毛麟角。

绝大部分人,需要问父母要生活费;甚至毕业工作第一年,还需要父母时不时接济。可这,并不代表着你就低人一等,并不是耻辱的事。

那些在大学就开了挂的小部分人群,他们的视野、格局,背后所付出的努力,恰逢对的时机,种种因素交错纵横,才造就了他们的与众不同。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平平淡淡上完自己的大学,毕业季磕磕绊绊地找工作,历经辛酸苦楚后在社会站稳脚跟……

这样平淡的人生,虽不波澜壮阔,但也细水长流,别有一番风景。我也想大三就实现经济独立,不问父母要一分钱,甚至一度为我至今仍需要父母给生活费感到羞耻惭愧,可冷静过后,我就知道目前的我不可能经济独立。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不承认的。

曾经一度为自己贪恋金钱、放松学业的行为感到痛苦,可痛苦过后,还是要在课余时间,外出赚钱。

这个周末的兼职本想拒绝,专心冲刺教师资格证,可为了当当书购物车里的书,我必须有舍有得。

年轻过后,轻狂过后,福至心灵:人生哪有那么多的为所欲为、心想事成,我们必须在不断割舍的过程中,得到我们梦寐以求的。

05

前几天偶然看到的观点,很新颖,也是关于大学与赚钱的:我们千方百计上的大学,到头来也不过是拿学到的知识换钱。

大学,于我们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有人大学四年钻研书籍,只求深造;

有人视大学为跳板,把高薪作为目标;

有人将学习与赚钱合二为一,两不耽误。

其实不管选择哪条路,我们都殊途同归。

要幸福啊,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