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134)

F4

李明霞出来之后很快便被刚刚在校门口扎眼的中国越狱F4给围住,然后几个人到门卫室观察不到的一个墙角大槐树下低声谈论着什么。

越狱F4的头儿斯科菲尔德脸上带着笑,轻挑的笑,金黄色的手表在阳光下闪着光。他就站在离李明霞很近的地方,眼睛直勾勾盯着她说话。

剩下三个都在哪不停的笑,时不时有人插上一句话。

李明霞不停的后退着,脸涨得通红,还不停说着什么。

突然,光头斯科菲尔德一把攥住了李明霞的胳膊,脸上笑容消失,眼神变得阴冷狠毒,还用手指几乎是戳着李明霞的脸,嘴里喷着唾沫星子就要凑上去了。

“MB,这群真是乌拉油,春——”孙大辉话还没说完,刚刚还在眼前的宋春海已经没影了。

宋春海同学当然不是被吓跑了,宋春海同学虽然学习不好,但从没有做过弊。宋春海同学虽然挨过打,但从来没有逃过跑。

那一刻,斯科菲尔德的嘴距离李明霞的脸可能只有零点零零几米,但就在五秒钟之后,这张充满了焦油臭气的嘴将带着漫天血花,旋转,落下,与它深爱的大地做无缝衔接。

宋春海的第一次出手往往就是这么狠。

“打架要么不打,要么第一下就把对方打趴下。”宋富达曾如此教育自己的侄子说。

将此至理名言牢记在心的宋春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窜过去,凭借超强的弹跳,抱头顶膝,瞬间就干翻了一个。可怜的斯科菲尔德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满嘴是血,横着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了。

宋春海把李明霞护在身后,眼睛冷冷盯着似乎有点愣神的F3。

李明霞直到此刻都不知道这位从天而降的英雄是谁,只是从背影和刚才的气势隐约觉得这个人可能就是曾经自己的某人。

斯科菲尔德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嘴里两颗碎牙吐了出来,狠狠叫嚣道:“你们还愣着干哈?给我上,削死这逼崽子!”

直到这时,F3才如梦初醒。

“你赶紧走。”宋春海用力把李明霞推开,俯身将半块砖头扣在手里。

刚刚一米八的宋春海在F4跟前显得有点势单力薄,但气势上却毫不示弱。

“爷爷从不和无名小辈动手,说话,你TM哪来的?敢管老子的闲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也不打听打听这B市有谁敢跟管你四哥的闲事,你TM叫啥,报上名来。”四哥斯科菲尔德突然伸手制止了要一起冲上去的林肯,马洪和T-Bag。

“孙子,记着,你爷爷我叫宋春海。”宋春海用家乡话回答。

“MB,原来是个土鳖,上!”斯科菲尔德一声令下,四个人一起冲了上去。

虽然手里没有武器,这F4绝对都是打架的好手。四个人从四个方向包围住宋春海,斯科菲尔德的大长腿,林肯的重拳,马洪的飞腿,T-Bag的爪子,齐刷刷的攻了过来。

宋春海手里有个砖头,但这砖头只能砸一个人,抡起来还有点沉,所以宋春海在刚开始就落了下风。

当他手里的砖头精确的砸到斯科菲尔德膝盖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同时被另外三个人堪堪击中。

“被群殴的时候千万不要倒地,即便真的被打倒了也要赶紧爬起来。”这是宋富贵教宋春海的至理名言第二条。

所以宋南极在被打倒在地的一瞬间就立马就地打了个滚,嗖的像弹簧似得站了起来。他刚站起来,戴眼镜的马洪一记摆拳就抡到了脸上。宋春海眼睛眨都不眨,忍着疼又是一脚直接踹到了马洪的裆部。

就在马洪虾米似的捂着小JJ倒下的时候,宋春海也被T-Bag踢中了迎面骨摔倒在地,紧接着林肯肥硕的身体就压了过来。

“前头挨里那两下打真不觉什么疼,就是那个胖墩那一压,卧槽,差点喵把我肠子压出来。”宋春海事后回忆说。

这一下宋春海没有躲开,直接被一百八十多斤的一坨肉在硬生生压在了地上,双臂还被锁了起来。

如果就这么被控制了,那么接下来宋春海肯定就只有挨打的份儿。可眼下被林肯死死扣住的宋春海在力量相差有点悬殊的情况下似乎已经是砧板鱼肉了。和胖子们打过架或者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这一压,何异于贴了“唵嘛呢叭咪吽”的五行山啊!

“后来我想着怎么也不能就被这个胖墩给压住,真压住了我死定蓝。你知道那个时候我脑子里想到谁蓝办?”

“谁咹?”

“泰森!”

于是林肯不得不扮演了霍利菲尔德的角色。当林肯捂着流血的耳朵哇哇大叫的跳起来的时候,宋春海也借机站了起来,可还没站稳就又倒下了。

咬着牙重归战场的斯科菲尔德用宋春海刚刚砸了自己膝盖的板砖狠狠回馈到了对方的脑袋上。

宋春海一下子被拍晕了,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后T-Bag过来从后边一脚把宋春海踢趴下了。再然后F4重新集结,照着地上的宋春海开始轮番的踢,使劲儿踢。

“万一要是真一不小心被打趴下了,那记着一定是双手抱头,弯腰驼背,想方设法保护头和肚子,保证不被重创的情况下伺机反击。”这是宋富贵至理名言第三条。

被拍昏的宋春海在地上抱着脑袋却丝毫没有反击的机会。头上的的血水流过眼睛,划过脸颊,落在地上,全身上下沾满尘土,汗液和污血,倒在地上的宋春海狼狈不堪。

旁边路过的行人都在围观,有人呵斥却没人敢上去出手相助。孙大辉也在其中,但拿着石头的手却在不停哆嗦。

“削死他!”被宋春海两番重击的斯科菲尔德喷着血水叫。

“MB,你敢咬人,你敢咬人,我叫你再咬人!今儿个就让你竖着过来横着回去。”林肯捂着耳朵吼。

“草!卧槽!打,往死了打。”被踢中裆部的马洪弯着腰在一边喊。

“牛逼,你再牛逼,再叫你牛逼!”T-Bag光着脚使劲儿朝宋春海跺着,时髦拖鞋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殴打大概持续了一分钟,然后场上形势再度发生了变化。

不是孙大辉抄着石头过来帮忙了,也不是李明霞搬来了救兵,而是马洪一脚踢在了斯科菲尔德本就受了重击的膝盖上。

马洪踢在了斯科菲尔德的膝盖上?这脑的是哪出?无间道?难道马洪是卧底?

马洪当然不是卧底,他只是近视。打架中把眼睛甩丢了的马洪扛着自己两个一千多度的近视眼上来想要报仇的时候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将老大斯科菲尔德再次踢倒了。

一直没有放弃的宋春海焉能放过这个机会,他大吼一声如猎豹般再次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拽住T-Bag的将将踢过来的细长腿,然后开始了原地旋转。

满脸血,满身伤,眼睛里却充满不屈和狰狞,此刻的宋春海看上去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头纯种野兽!

经常有人拿一些大块头,拳击手,格斗家们和一些猛兽比如狮子老虎豹子狼做意淫对比,然后讨论人类的胜算是几成。

且不论拥有尖牙利齿的猛兽们是否能够秒杀徒手过来挑战的人类,就算是两者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还有一点是被人忽略,那就是人类对疼痛的承受力要远逊于野兽们。

人类,不管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拳击手,格斗家还是什么人物,他们对疼痛的承受力相比在野外生存的野兽们来说那差的不是一丁半点。而流血疼痛给人带来的恐惧感就会使人的战斗力下降不止一个档次,另外带来的还有对心理防线的冲击也不可小觑。反观那些经常为了生存搏命的野兽们,残酷的环境造就了它们对于疼痛的超强承受能力。

一只非洲斑鬣狗曾被一只雄狮锁喉十分钟后生还,换成人类呢?

人类之于动物,最强大的武器在脑子。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去挑战一头雄狮猛虎,那不是脑子秀逗了?一个一米八的人,如果手里没有武器,甚至连个半拉大狗都打不过,不是吗?

扯远了——

虽然没有野兽的尖牙利齿,可宋春海身体里就流淌着的血液甚至赋予了他比野兽更狠的性格,因为从小到大打架的时候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退缩过一次(爬大杨树那次不算打架),不但手狠胆硬,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出于上风还是下风,他都能保持绝对清醒的头脑。

“你要是能把打架时候那股子狠劲儿,那股子冷静劲儿用到学习上,就算上不了清华也能上北大。”这是曾经一个人对宋春海的评价。

上清华北大当优等生,宋春海这辈子是没希望了,此刻的他只是一个为了生存和爱情而搏命的野兽而已。

宋春海拽着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T-Bag的一条腿开始原地旋转,就像链球运动员为了金牌的最后一掷,T-Bag就“哎哎哎”嘴里叫着被原地拖了一圈之后,竟然被拉飞了起来,您没看错,是被拉飞了起来,就像空中旋转的链球,然后,然后他就飞得更高了!

更不巧的是,T-Bag正好落到了双手还在发抖的孙大辉脚下。就像真正的T-Bag在对黑帮老大割喉未遂之后被砍了一只手剧情类似。晕头转向的Teddy刚想要挣扎着起身,就被不知从哪来的一石头又给砸趴下了,背上还接连被跺了好几脚。

“黑社会打人啦,父老乡亲们给我冲啊!打倒黑社会!”跺完T-Bag,孙大辉挥舞着手中的石头带领着早就义愤填膺的群众们冲了上去。

孙大辉这一嗓子喊出了气势,喊出了众人压抑已久的英雄情结,成功引爆全场,激发了人们惩奸除恶的侠气。

不得不说,英雄和狗熊有时候差的就只是这么一嗓子。

本来围殴别人的越狱F4瞬间被英雄群众们给围殴了。

已经差不多虚脱的宋春海终于等来了救兵,而在滚滚人流中,他匆匆一瞥,便瞥见了身后跟着一群男生,手里拎着板凳冲破门卫阻拦飞奔过来的李明霞。

“哎呀,我刺儿,我算是服蓝,这城市里嘛也好,就是一点不好。”十分钟后三个人慢慢沿马路走着,孙大辉开始絮叨,“知道是嘛咹办?忒干净,打架连个石头也摸不着。哎呀卧槽,你们是不知道,刚才我看春海嗖一下冲上去蓝,我想着他们那人高马大哩还是四个人,就俺们俩这小体格,不找点武器上去那还不是找死六。我就在地上找吧,我刺儿,找JB半天连个石头子儿也喵找见。后延儿里我又跑了差不多一百米才从那个花坛里头抠了一块石头下来。唉,喵想到等过着急忙慌跑过去里时候战斗差不多快结束蓝。春海,你真牛逼,卧槽,一挑四还几乎不落下风。不过最后我看你和大胖子打里时候——”

“大辉,你别说话蓝昂。”李明霞打断了他,扭头对宋春海说,“春海,我先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你头子上还流着血哩。”

摸了摸头上挨板砖的伤口,宋春海龇牙咧嘴笑了笑,“喵事,这点小伤算嘛咹,嘿嘿。”

“喵事嘛咹?你看你头子上脸上身上都是血,不知道里还以为你是刚从战场上打仗回来哩。”李明霞看着宋春海,眼睛里满满都是关切。

“就是,得去看看,别一砖头把你拍个脑震荡,到时候变成你们村二娃那样儿就坏事蓝。”孙大辉说。

二娃不愧是名人,连几里外的外村人都知道。

“你才脑震荡哩。你也不看看咱这脑袋什么做连?金刚石,就凭一块破砖头能把我拍成脑震荡?”宋春海不屑地说。

“走吧,赶紧上医院去处理一下伤口。你总不能就这么着在大街上晃荡着吧。”李明霞说完拉着宋春海就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