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即是死别

我们在命运的齿轮不断寻找然后遗忘。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晴

1、胡思铭

这么多年过去了,客厅的灯光依旧灰暗,屋里的陈设也没有什么改变。或许唯一变的就是屋里的人从两个变成了一个。

“你为什么要回来?”

这是她进门后的第一句话,我笑笑。

“为什么回来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面色苍白,手足无措的把遥控器拿起来又放下。“钱已经给你了,你爸也已经死了。你还想要什么!”

“命!”

咣当!她手里的遥控器顺声而落。

我笑笑,“别害怕,我就随口说说。如今是法制社会了,不管什么事都是要讲法律的。”

“法律?你跟我讲法律?”

“不跟你讲法律讲什么?感情?你有吗?亲情?你有吗?”面对我的步步紧逼,她左右躲闪却依旧逃不出......

漆黑的夜掩盖着世界所有的罪恶。

她的身体如同自由落体的石头发出一声闷声。半个小时后,我报警说花园小区有人跳楼。一切如想象中一样顺利,可是我没有解脱的感觉。这是一个埋藏多年的梦,如今实现了,我竟然不觉得高兴。

2、杨铭

花园小区发生命案。接到报警我带着人迅速出警,入秋的夜晚已经有了凉意,即使再多的灯也照不亮这漆黑的夜。

4分30秒到达现场,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让小赵他们分头行动。八年的朝夕相处,我们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

拨开人群,法医已经到了,旁边是一身常服的老大,他朝我点了点头,“应急能力还不错,继续努力。”

我眼前飘过了五个字“无事献殷勤”另外四个字我连个念头都不敢有。

果然,老大挺着硕大的肚子,走到我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阿杨,最近不太平啊,这已经是第二起命案了。局里已经成立了专案组,我已经推荐你过去了。好好干”

阿杨?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不过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保证完成任务。”

这好像是完全不同的案子,只是偶然发生在同一段时间才引起了人们无限的遐想。网络上已经炒的沸沸扬扬,老大的脸一天比一天长。

正当我苦思冥想的时候,小赵进来说,“有人举报,说知道那两起案件的凶手。”

“举报人呢?”

“电话举报。这么大的案子,谁敢来这里举报,还要不要人活了?”说着他顺手拿起了我办公桌上的苹果。

小赵不慌不忙的样子让我有点窝火,“说了些什么!”

“就说知道凶手是谁,其他再也没有了”小赵不慌不忙的慢性子有时候能帮我很大忙,有时候却让我气死。

“然后呢?”

“我知道人命关天,所以我把那人的电话抄下来,然后查到了她的姓名和家庭住址。”

我接过纸条,来不及责怪他,只见上面写着,“李芳兰,女,65岁,幸福小区3栋501室。”

3、胡思铭

幸福小区就在我眼前,这也是熟悉的小区,与花园小区相距不远。岁月仿佛对这些老旧的小区没有任何办法,它们以一种孤傲的神态看着这个城市的兴衰。

还没等我破门而入,门已经打开了,仿佛门一直这么开着就是为了等我回家。

“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我仿佛回到了从前。不过我没有说话,径直走向了熟悉的沙发。

“当年你走后,我们一直找你,却一直找不到。我承认是我们亏欠了你。可是,你对我们的惩罚已经足够了。你还想要什么?”

她头发花白,瘦骨嶙峋的身体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的心仿佛被慢慢扒开,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阻止我,可我不想停止。我轻轻地说,“命!”

她仿佛没有听到我说话,颤抖着拿出了一个盒子,“你走后我一直给你写信,可我不知道你在哪。这是这么多年我给你写的信。如果我知道对你的打击那么大,我死都不会离婚。”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没关系。”桌上一封一封摆好的信仿佛一把小刀一片一片凌迟着我的心。我把它们尽数扔到地上在,将她逼至角落。

“孩子,放手吧。”

“哈哈,谁是你的孩子?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做我母亲吗?”我大笑,仿佛很多年没听过这么好听的笑话了。

“住手!”

我转过头,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察。眼前的人仿佛有了主心骨,逐渐站直了身体用拐杖狠狠地打向我的脑袋。

4、胡思铭、杨铭

从警察到犯人只需要一个瞬间。几个小时前还跟他们称兄道弟的我,现在却成了阶下囚。小赵和老大就坐在我对面,冰冷的椅子已经有了温热。

“杨铭,或者我应该叫你胡思铭?”

老大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失望。我笑笑,“老大,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人。审人需要什么手段我比谁都清楚。也不用你操心了。我招,人是我杀的。第一个死者是我继父,第二个死者是我继母。我亲生父亲三年前因车祸去世,也是我干的。”

“为什么?”老大的脸逐渐变得苍白。

“为什么?哈哈,为什么?他们明明不喜欢彼此却结婚生下了我。后来又偷偷摸摸的离婚生怕我知道,可事实呢?他们各自组成了家庭,我成了没有人要的孤儿。”

“这就是你杀人的动机?”

“他们离婚我没有意见。离婚后,他们把我当成了皮球,一会踢到这里,一会踢到那里。我是一个人,他们这么对我想过我的感受吗?你知道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客厅被人视作空气的感觉吗?这么多年来我辛辛苦苦工作,就是为了这一天。没想到棋差一招,最后落在了你的手上。”

老大摇了摇头,“你把你的前途毁了,值得吗?”

我笑笑,“值得,如果你像我小时候那样,明明父母双全却总是孤苦伶仃,如果你像我这样长大就不会问我这句话。”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是你草菅人命的借口。”

“你是怎么怀疑到我的?”

“前段时间单位政审,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档案中有改名和迁户信息。”

“这都是命,我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