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影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打开这部电影前,我努力屏蔽了各种剧透,但还是从它的海报里嗅到了某种肃杀阴冷的气息,于是做好心理准备,鼓足勇气点开,然后,发现自己多虑了。


光看前半段,只见人生开挂,屌丝逆袭,霸道总裁傻兮兮。

那天,当年过半百的基泽和家人一起闷坐在自家的半地下室,用笨拙的大手叠披萨盒时,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不久后,一家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可以以主人的姿态围坐在豪宅的沙发上喝酒聊天、畅想儿子的远大前程,他自己甚至还能享受到在工作时间摸一把老婆肥臀的从容不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一切除了得益于他有一对演技在线、智谋过人的儿女之外,更重要的是,身为父亲,他有着运筹帷幄的能力。他一直是家里的核心,哪怕孩子们机智过人,妻子强悍非常,他依然靠着自己的“计划”力,让一家人紧紧团结在他的周围,爱他,依赖他。

但是,也只有在那间破败的旧房子里、在家人面前,他才活的像个人。房间外,窗根儿底下有醉汉撒尿,他甚至没有勇气走出去,伸手一个大耳巴子。

似乎,身为男人的自尊,作为父亲的脸面,早在生活的碾压下,荡然无存。

因此,不久之后,当他可以西装笔挺的坐在豪车里,和人中龙凤朴社长谈爱,可以抓住朴夫人纤细白皙的手,并以同盟者的姿态和它紧紧相握时,那简直是人生的高光时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算是没有分寸吗?也许,只因身架大,在地洞里蜷久了,初见天光,本能的要伸伸胳膊腿儿。而朴氏夫妇的反应也强化了他内心的舒适感,让他可以在心里小声的对自己说,“瞧见没?哪怕在这些人面前,我也可以活的像个爷们儿!”

于是,可想而知,当他躺在黑暗中的桌子底下,听朴社长用那样的口吻说起自己身上的怪味儿时,是怎样的猝不及防。而且,儿子和女儿也躺在身边,和他一起承受着被人嘲笑的羞耻,身为父亲,他心里又是怎样的滋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紧接着,他带着儿女在雨夜里奔逃,在污水中漂浮,在无望的人生中直面自己生而为人却活的像条狗的现实。

躺在体育馆的地上,儿子问他,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他回答:“没有计划,没有计划就不会出错。如果一开始就没有计划的话,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没有计划”,也许意味着一直以来,支撑他苦苦挣扎的精气神,散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在杀戮场上,一个更加悲凉的现实等待着他去面对:他不只是一个在瓢泼大雨后无家可归的老人,还是一个眼睁睁的看着儿女命在旦夕却无力施救的父亲。

可是,在人生路上,他不是一直屡战屡败越挫越勇、在用尽全力的活吗?在金司机的岗位上,他不也一直极尽忠诚勤勉之能事吗?那为什么还会落得如此惨淡悲凉的下场?

是他的问题吗?

算了,那又怎么样呢?朴社长一声令下,哪怕万般不愿,作为“金司机”的他还是把车钥匙扔了过去,这是一个麻木的下意识动作,基于服从的惯性。

钥匙从老婆头顶掠过,落在了突然发疯的女管家老公身下。

朴社长探身去取,却又突然停住,紧接着他露出想要作呕的表情,皱起眉头、捏住鼻子,脸上写满嫌恶。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表情似有魔力,瞬间就在基泽木僵的脸上点燃了一丝戾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在那一瞬间,他陡然意识到,在朴社长心里,自己和那疯子并无二致。所有的付出,在朴看来,只是一条狗,应有的忠诚。

于是,他拿起地上的刀。

他要刺的,其实并非朴社长,而是朴社长代表的社会规则和尊卑序列,以及在这些规则序列的塑造下,自己一以贯之的谦卑与奴性。

让他拿起刀的,是潦倒半生但始终落魄如狗、身为人父却无力照护孩子的无力与绝望,是长期压抑的自尊如弹簧般骤然伸展的力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我离开时,突然领悟到了,我该去哪里。”

对基泽来说,地下室是他灵魂的自由之境,代表着他与社会规则的彻底决裂。

经常有人会拿《寄生虫》和李沧东的《燃烧》做比较,因为两部电影都涉及到阶层矛盾的主题。

在矛盾的塑造上,它们有各自的戏剧化方式。

《燃烧》借助于代表富人阶层的Ben漠视生命、碾压弱者的变态人格挑起冲突。

《寄生虫》对富人阶层的塑造则因“脸谱化”而更具普遍性,这也是很多人内心疑问的缘起:富人并无大错,何以矛盾会激化得如此严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为了让影片中血淋淋的激烈冲突顺理成章,创作者通过情节设置突出了两个根本问题:

一,人本该生而平等,特别是在灾难生死面前。但是,在彼此都命悬一线的千钧之际,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强者可以利用他手中的资源优势和话语权,为自己创造更多生机。

二,雇佣关系不可能是平等关系,特别是在服务市场供大于求、自身又缺乏竞争优势的情况下,要想在雇佣关系中获得平等的尊重甚至情感,多半是一厢情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影片通过戏剧化的设置放大了这两个点,进而将主人公置于生死边缘的绝望无能和被人轻漠的愤怒之中,而这种遭际和他作为无产者的地位直接相关,刺向朴社长的刀也因此具备了阶层矛盾激化的标志性意味。

由此可见,《燃烧》中Ben的变态人格固然包涵了对阶层特质的某种隐喻,但仅就情节而言,片中的主体矛盾与双方的阶层差异仅有相关性,并无决定性。相比之下,《寄生虫》对阶层矛盾的刻画则更加明显,直接,笔墨集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么,在贫富分化、阶层固化的大背景下,底层小人物的出路何在?

电影中没有答案。

只见基泽拿起了刀,基宇却放下了石头。

拿起刀的基泽切断了身上的枷锁,但灵魂自由的代价是整个后半生都要在黑暗中度过。

为了让父亲重见光明,基宇立志奋勇向前。

“爸爸,在那天到来之前,请保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