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高手”质疑

一位来自福州的茶友告诉我说,其喝茶圈子里有位喝茶“高手”,常说自己能喝出产自武夷山某峰岩某坑涧的岩茶。我深感怀疑。

武夷岩茶手工采摘.摄影/张栋华

诚然,在武夷山历史上曾出现一位品茶高人,大名陈书省。我在《武夷茶说》书中作了介绍。此君从小就入茶行,初行烧水洗杯之活,因生性勤快好学,被接纳为审评学徒。继之充当下手,后为师傅。几十年绕着审评台悠转,端杯翻盖千万。闲时翻山越岭于山间茶家,询问茶情,领略茶韵,反复比照,形成深刻印象;对各峰岩山场之岩茶气息、差异感悟于胸,记之于脑,终成武夷茶史上的一代审评大师。这是潜心修持的结果,常人难入其境界,故其得名“省公”尊称。

“省公”高行无可非议。但是,其中有些客观因素,局外人鲜去分析。即“省公”所处时代岩茶状况与今大不相同。

武夷岩茶人工挑青.摄影/张栋华

一是山场划分不一样。过去一座峰岩、一条坑涧的茶地,基本上是一家茶厂、一个生产队所有,特别正岩区。因此,各厂家、生产队的山场管理、制作手法等变化不大,因此茶叶品质比较稳定。上世纪80年代分茶地到户时,好山差山、近山远山、坑涧山、坡地山都要进行搭配,一个山头,一座峰岩,一条坑涧,一处窠洞的茶地分成若干家,甚至一块茶地也划作两半,如此一来茶地严重“插花”。随后,各家栽种品种,管理方式,施肥多少,采摘嫩度,制作手法都不可能一致。

二是品种数量与现在不一样。从民国到上世纪70年代,主要品种是水仙、菜茶,另有一些单丛、名丛,单丛等。后来从安溪、省茶科所引进有梅占、乌龙、黄旦?、奇兰、八仙、凤凰、黄观音、金观音、瑞香及台茶等等,品种数量多了好几倍。而今肉桂居多。

三是种植管理与现在不一样。过去山场大多选在较低、较阴的地方,种以穴栽;不修剪;没施化肥或施小量化肥,以填客土为主;除草、挖山、平山全系人工,且很讲究时节。如今有的茶种到山顶上,基本上都有施用化肥、喷农药,有的还用除草剂,挖山施肥时间不很统一等。也有讲究科学管理的,很少施肥料,甚至不施肥料,不用除草剂等。

四是制作设备与现在不一样。上世纪70年代前,各茶厂、生产队都是手工制作,都是竹木工具。包产到户后,起初还系手工制作,后来逐步添有萎凋槽、手摇做青机、烤箱之类。如今基本上是全部机械化:用采茶机、做青机、杀青机、揉茶机、烘干机、色选机等。所做出之茶品,从外形到内质是有所区别的。

五是产量与现在不一样。如今武夷岩茶总产,比陈书省所在年代增加几十,乃至上百倍。正岩区至少增加十几倍。

综上所述,如今由于山场选择不严,茶地面积扩大,单产提高,总产增加,品种增多,制作使用工具、方式,茶山管理很不一致,以及茶地严重“插花”等原因,即使同一个山场的茶品也存在差异,在这种状况下,几乎没有能准确品出哪个峰岩、坑涧岩茶的“高手”。就是陈书省大师在世,也无能为力。长期专业从事茶叶审评的武夷山市茶业局刘宝顺、马梅荣、修明等专业人员,也感到无此把握。所以,夸口能辨出某峰岩坑涧之茶的“高手”,倍受质疑。

文章选自于黄贤庚《茶事笔记》一书,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