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应勤和邱莹莹真的是一对极品么?

《欢乐颂》第二部最新一集终于迎来了开播后的一个小高潮:
一直对小邱体贴有加的应勤发觉她不是处女之后,全然不顾他们俩还请了一屋子人吃饭,直接甩袖离开。
樊胜美跑去说和,他更是直言小邱的过去是污点,婚前性行为是不自爱,而樊胜美与他讨论这个问题就是不害臊。
我一位朋友觉得这个情节有点夸张,然而现实却是,怀抱有应勤思想的男生并不在少数,如曲筱绡一般义愤填膺的女生也大有人在。
这是近些年来网络论坛口水战里一直无法达成一致的焦点问题。
果然,此集一播出,一天之间“应勤”这个名字就迅速攀上微博热搜前列。
很多人在痛骂应勤的同时也在痛恨邱莹莹敌友不分,竟将为她出气的曲筱绡视为罪魁祸首。

那么,应勤和小邱真的是一对渣男蠢女么?
回头看看前面十多集里应勤和小邱的相处,甜蜜又单纯地像是两个情窦初开的小孩子。
如果小邱在遇见白渣男之前就遇到应勤,他们也许将会成为最幸运最和谐的一对,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价值观一致的人。

小邱没有什么远大志向,开始时只想待在父母身边做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后来父亲坚持要她在大城市立足,她的梦想大约变成了与心爱之人成立小家庭,过着平凡幸福的生活。
她头脑不算灵活,时常钻牛角尖,但是却会用最朴实的“我做饭给你吃”的方式安慰受伤的安迪和樊姐,用最直接的拥抱来向身边之人表达爱意。所以22楼的其他姑娘们尽管有时会嫌弃她拎不清,但看到她受委屈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
这样的姑娘符合应勤心中关于另一半的想象,单纯可爱,贤惠温暖,没有太多世俗欲望。身为一个生活简单的传统男人,他将花花世界视为豺狼虎豹,为自己的人生设定了严格的模式。
他曾亲口告诉小邱,遇到一个姑娘会在心中精密计算衡量,才决定是否要认定这是自己的另一半。
旁观者细思极恐,爱情本就是浪漫感性的东西,用写代码的方式来选定女友,这和从工厂里定做一个有什么区别?

但小邱却甘之如饴,她听到那段话的第一反应是抑制不住地甜蜜微笑。
因为她和应勤一样,根本不会思考这样会不会有物化女性的嫌疑。
虽然小邱从来没有应勤那种精密化的理论,但她的言行显然也在透露着潜意识里的固化标准:理想的男朋友,应该是个老实可靠的男人。而自己,早就做好了打算,将来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应勤修养不足,不能在众人面前得体退场,甚至对樊胜美口不择言。
小邱脑子犯浑,不但不感激还怨恨曲筱绡的打抱不平,将自己关于贞操的价值观强行灌输给前来安慰的安迪。
他们本质上是同类。
在关于处女这个问题上,他们抱有同样的观点。所以小邱之前才会有意无意地隐瞒,而曲筱绡说漏嘴的那一瞬间,她会条件反射性地去看应勤。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痛苦地失去理智,不论旁观者觉得多可笑多不值得。她在他们共同的价值观世界里懊悔不已,谁都无法解救。

世界如此多元,价值观不同本也没什么高低贵贱,但他们这样保守一根筋的价值观却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掉入陷阱,自苦不堪。
于小邱来说,白渣男就是那个陷阱,他破坏了她价值观里的传统标准,所以她一直自卑,觉得自己有污点。
于应勤来说,之后出现的极品处女则是他的陷阱,让他在自己的既定标准和真实情感之间饱受折磨。

《欢乐颂》展示了不同价值观中的男女相处方式,其中有一条共有的规律很是难得:求同存异,才能彼此契合。

第二季开篇,曾因为无法与奇点亲近而恋情进展不顺的安迪,不知不觉地默认了包奕凡一次次无赖式的亲密接触。
是人设出现偏差么?
并不是。很多时候肢体语言更能反映内心。面对一个人,当你的全身都在抗拒时,即便他再优秀,终究不是你的那盘菜。
奇点与安迪同样的高智商,同样的冷静自持没有安全感,太过统一,反而缺少了点火花。
而包奕凡则不然,他活泼外放,无所畏惧,只有最自信的人,才会不在意在心爱的人面前做低姿态,花样百出地求赞求关注。
这样的个性显然与安迪形成了绝佳的互补。
当然,包奕凡名校毕业,独立执掌家业,智识修养绝不在安迪奇点之下。他们的互补,是建立在精神价值观统一的基础上的。


曲筱绡与赵医生这对则更加特别。
赵医生有着清高恃才傲物的一面,但也有着追求趣味性的一面。他显然更希望有一个兼具趣味性和精神相通的女朋友。
无奈却遇到了胡搅蛮缠却有趣到极致的曲筱绡。
她释放了他一本正经之下的各种闷骚,但却无法跟上他那些高大上的精神世界。曲筱绡也明白赵医生的苦恼,她竭力避免暴露自己的没文化,装得很是辛苦。这就有了之前的分手事件。
不过尽管他们的价值观有差异,但却有个最关键的共同点:及时行乐最重要。
于是赵医生愿意跟随心意,接受曲筱绡的本性,包容她那些曾经让他不屑的世俗习性。她也愿意真心地去了解他的那个清高世界,尽管成效不大。
他们很聪明地给彼此留有一定空间,来处理各自无法被对方认同的特殊角落。比如曲筱绡去捉奸哥哥,那个善意的谎言,她愿意撒着娇编造出来,赵医生也愿意不去深究是真是假。

而樊胜美与王柏川,尽管价值观也相似,却过得很辛苦。根源在于,他们这种价值观,本身就带着让人疲累的成分。
樊胜美看似物质上被家庭拖累,但其实家庭给她最深的影响,是精神上的问题。她一遍遍逼迫王柏川的样子,和她母亲逼迫她的样子,可悲地出现了重合。
尽管她独立生存了那么久,心理上依旧是那个渴望被拯救的小女人。她被亲情绑架了那么久,却一直不自觉地在用情绑架身边所有人。
而王柏川,同樊胜美一样,习惯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情关系。这固然是生意人的本能,但他总是通过利用安迪的同情心来缓和自己与樊胜美的关系,显然也是情愿绑架别人也要保全自我的那类人。
这样的两个人走到一起,就只能剩下彼此折磨了。

求同存异,是在大致相同的价值观上,允许部分差异。这样的关系亲密却有间,不会太压迫,也不会太疏远。
安迪和包奕凡,曲筱绡和赵医生,都各自摸索出了这样的道路,因此相处地越发顺畅自然。
樊胜美和王柏川注定只能压迫到极致,而后破除重立。
至于邱莹莹与应勤,则是心甘情愿地共同追求那个容易自缚的价值观,旁人规劝不了。他们大约只能一路跌跌撞撞,祈愿命运护佑,傻人有傻福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