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的刀

刀是伤人的物件

有刀的地方便有杀戮

小武把玩着自己的刀

这是一把普通的再普通的刀

如小武的人

但是对于小武,这把刀便是他的半条命,

因为有他便是别人死,别人死小武就死不了

小武的身份是关外的一个小小的镖局的小镖丁

记住是镖丁而不是镖师

这个战乱的年代镖走的少了,走镖的挣的却多,毕竟

在刀头上添血的日子不是好过的,大多数的人还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小武,行伍出身,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大的人物,只是一个小小的兵卒。

兵卒也就不会有什么好处,因为在一次抗倭的战斗中脚被砍伤,便被队伍抛弃

回到家乡后,除了一个简单的包袱和那把跟随了他五年的小刀,剩下的便是他的伤痛和蹩脚小武的外号。

除此之外他没有了任何东西,其中包括他的家人

以前美丽的村落只剩下一段段残垣断壁。

他曾经想过自己有些力气,多少能干个跑堂的,安安稳稳的过一个普通的日子,

因为他的脚跛,连个跑堂的都没有人用他

他便一个人来到关外

跟着一个小小的镖局走镖

每次走镖回来,他都会带着新添的伤口到一个叫做桃花巷的地方买醉。

桃花巷,顾名思义是一个遍布流莺的风月场所汇集的巷子

但是,小武却从不会进每一家春馆,并不是没有钱,毕竟他的挣的钱足够他在风月场上游刃的

他每次都只是到巷子深处一个很不起眼的街头小酒肆,买醉

然后对着酒杯说着些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懂的梦呓

然后醉生梦死——————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小武自己的痛苦

或者说逃避痛苦

也许对于小武这是一种快乐

刀放在桌角

小武捏着粗瓦的酒杯

眼里是火或者是在杀人的时候才能有的明亮透彻

“哎!”这是酒肆老板三年来对小武说的第三句话,却只有三个字

小武不会武功,一点都不会。刀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工具

因为有刀自己便不会死,所以别人要死

就算是小武手里握着刀,别人也不会以为他会有什么威胁。但是这是一个错误

一个致命的错误,当别人的刀刺入小武的肌肤,才会感觉到死亡的来临

似乎伤痛对于小武是一种催化剂,燃起他杀戮的催化剂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才会不顾一切把他的这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刀割断别人的喉管或者刺入别人的心脏。

所以小武活着

别人死在他的刀下

但是小武没有朋友

除了酒

他没有和别人说过超过三句话

也许沉默是一种减少痛苦的特殊方式,对于小武

“笃 笃 笃”三声,三更天了。

“走吧!”这是每次老板的结束语,告别,却只有两个字。

小武回答的更少。“钱”

便扔下些碎银,走了。

这次跛的更严重了,似乎伤的不清

老板看着小武蹒跚的身影

只是摇摇头,眼里露出莫名的目光——————

这便是我说的刀,伤心的刀,是刀还是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