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安,易安

(一)

爱情和事业如果只能选一样,你会选什么?选事业啊,苏易安还是这样毫不犹豫地说。

是的,对于从小家境贫寒的她来说,爱情是奢侈品,事业才是必需品。

她说自己就是个俗人,只有钱才能让她在这个炎凉的世界骄傲地活下去。

所以她可以为了工作三天只睡五个小时,可以为了工作做完手术第二天就熬夜写方案,可以为了工作放弃她喜欢了三年的人。

(二)

苏易安和江斌是同一天进入健生集团上班的。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部门会议上。

那时苏易安全程低着头假装在做笔记,时不时发出一个小声音。她不敢抬头,因为害怕别人知道她在打嗝!苏易安很怕会议室突然安静,然后一个打嗝声在会议室炸开。

怎么办?怎么办?打嗝这个事就像甲方的意见一样,你知道他会提,却又不知道他什么提。突然,隔壁一男生拍了拍她的手臂,递过来一杯热水。苏易安感激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起杯子一咕噜喝了一大口。嗯?怎么不管用!就在她备战下一个嗝的时候,男生示意她把手伸出来。

只见男生按住她的拇指外侧,按揉了几圈,苏易安的脸刷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过一会就好了。”男生轻轻地说。

嗝好了,他们也好了!

(三)

爱情最好的状态就是我们都成为了最好的自己。苏易安和江斌就是。他们一起加班研究项目、一起业余学习进修、一起为未来盘点计划。苏易安从一个职场小白成长为雷厉风行的项目组长,她自信、果断又张扬,走起路来背后像有披风在飞扬。

即使是这样的她,也会在周末花一个上午的时间为江斌煲一个玉米排骨汤,也会在收到江斌的小惊喜时喜极而泣。

就这样下去好吗?不!生活哪能事事如意。

健生集团空缺了部门主管的位置,打算从苏易安和江斌两人中选一人,谁先拿下合作项目谁就能坐上主管的位置。

客厅里,两人相对无语。

“我想当部门主管,咱们公平竞争吧。”苏易安先打破沉默。

江斌丝毫都没有觉得惊讶,这才是苏易安啊!

苏易安看了一眼江斌,低下头去。

“江斌,知道这件事,我有一点不知如何自处,但我清楚自己要什么。”

“我知道,你争取你想要的东西,没有错。”

(四)

江斌,为什么你从来都不问,为什么你总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呢?不,也许你不懂。

高二那年,父亲病重,因为没钱,放弃治疗了。苏易安站在医院走廊的尽头,听着大人们商量在回家的路上把父亲的氧气罩摘掉,因为老家的规矩是要死在家的地方。苏易安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医生的话,没有氧气他撑不过半个小时。

苏易安愤怒、无助,这些所谓的亲戚就好像在商量着杀死一条狗一样。她瞪着他们,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她甚至想一把拨开他们,大声叫他们滚。

可没有用的,父亲已经昏迷一个月了。这大半年,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一贫如洗。母亲整日在医院和作坊间奔波,头发已白了一大半。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了!

苏易安跟着大人们来到病房门口,母亲突然过来抱住她。

“对不起,易安,对不起,是我没用......”

贫穷就像是回南天的潮,让易安的整个成长期都湿漉漉的。所以她不甘人后,拿命在工作,她再也不要因为钱,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亲的人在眼前死去。

每次她回老家,左邻右舍总是略带嘲讽地起哄。

“呦,易安回来啦。易安快点找个嫁了,赶紧让你妈抱外孙呐。”

易安尴尬笑了笑,快步离开。

“女人啊,再厉害也不如找个人嫁咯,和她同岁的薇薇孩子都上小学了。”易安已经走得很快了,还是能听到她们在嘀咕。

母亲知道易安谈恋爱了非常开心,是的,她嘴上不说,也掩盖不住心里的渴望。母亲也终究不过是个普通女人。

但在易安的价值排序里,事业排在了爱情前面。所以她选择和江斌公平竞争,为什么是女人就要退出呢?易安不会。

(五)

易安的提案很优秀,她成功拿下了这个项目,也成功地当上了部门主管。可江斌却离开了。

那天,易安十点多才下班,回到家看到江斌收拾好东西在客厅等她。江斌说,他现在暂时没有办法接受女朋友是自己的上司,也许是自尊心作祟。

在爱情了,如果一方的成长速度跟不上另一方,那就注定会有一个人被落下。江斌说那个人是他。

爱情有时候有点可笑,你可以为她去死,却不能接受她是你上司。

江斌走了,这屋子干净地就好像他没来过一样。易安更拼命地工作,偶尔下班,望着外面万家灯火,她有一点想念江斌。

(六)

现在,易安什么都有了,朋友开玩笑地问她,如果现在还让你重新选择,你会选择事业还是爱情?

“事业啊,因为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约1155年),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人。宋代女词人,婉...
    鱼人不是养鱼的人阅读 73评论 0 0
  •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孔子谈到季氏:“他用天子规格的八行乐舞队伍在庭院中表演,若这种...
    石埭生阅读 406评论 0 1
  • 周末我带着小儿子去了张寨路堤上,一路上儿子的话特别多,问这问那因为他没见过。路上遇到一群穿着一身白衣服的人并且还大...
    牛盛鹏阅读 40评论 0 2
  • 犬屋敷壹郎 则是个58岁的老爷子 偏偏是这个尚未退休 颤颤巍巍 遭人嫌弃的老人 这一次充当了拯救世界的存在 全剧有...
    东方二次元阅读 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