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记

我喜欢徒步,以前的每周都会去徒步一次,并且每次徒步我都会一直走在前面,不管有多少人,我一直都会是跟在领队后面的那一个,当然走路的时候,绝不言他。眼睛里面只有向前进的路,什么路边的花、草一概不顾,只有当大家都停下休息的时候我才会停下。惶恐落后,惧怕停下休息 事事争到最好,并且不是优于自己的好,而是优于他人的好。今天一早我带着鸡蛋在小区后面转悠,早起的空气特别好,下着小雨。周遭的农户都还未起床劳作,田地里有一位婆婆在除草,我问“婆婆,天已经下雨了,你还不回去吗?”婆婆:还是要再除一会儿了再回。我想起来了在老家劳作的母亲,昨晚不小心按错了电话,母亲电话一会儿就回过来了,“没事吧 母亲有些焦灼,我没事,只是把电话碰着了,那早点儿睡。”自从母亲发现我生病后,我想她睡眠一直都很差,加上生病后的自己对所有人的抵触,尤其对母亲,兴许把她当作了导致我病的元凶,离职2年,今天的这时最为后悔的状态,因为现在的我什么也没有做,很深的愧疚状态,对母亲,对自己 。哪怕开始一点点的,我都焦灼不安,我在回忆小时候的种种和母亲的辛苦,一方面想要摆脱歉疚的情绪,一方面是在一步一步的来印证“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应该一直固守那份工作到老,哪怕离职那段时间 有惊无险的事故不断,我可以选择中途休息,哪怕尝试一次去提出请求。而这样的心理斗争可以让我拒绝改变,回到原点。其实即便我选择重新开始,我也不会回到原点,只是不甘心回去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