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头绳,绕指柔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公生在农村,父亲走的早,全靠母亲和奶奶两人支撑整个家庭。为了改变命运,他寒窗苦读,高考那年,奋力一博,考上了211院校。自此背景离乡,起早贪黑学习、工作,任何事情都比别人更刻苦努力。天道酬勤,终于在毕业后的第六年,我们在上海扎下了根,房子虽然买的偏僻,但总算有了自己的小家。婆婆的苦日子也总算熬到头了,跟着我们一起到上海生活。

从那一天开始,千里之外的老家就只剩下老公的奶奶孤守空院了。为了尽孝,婆婆和老公多次回去接奶奶,奶奶却一再摇头,双手紧紧握着那根已经拄了多年磨的油亮的拐杖,坐在门口的石登上,手背瞌着下巴说:奶奶不去,都八十六的人了,我这把老骨头是哪哪都挪不动了,这么多年这里都住习惯了,舍不得这院落啊!你们不用操心,奶奶活着还要看一眼重孙呢,不会早走的,有事我会让你姑姑给你们通电话,别磨蹭了,你们快点走吧。说完就将婆婆和老公往外推。就这样奶奶始终都不肯离开她那长满绿荫、种满小菜的院子。

1

记得第一次去老公家里,那时候我们刚结婚没多久,也算是新媳妇第一次见老公老家的长辈。那时刚好是秋天,听姑姑说奶奶知道我们要回来,提早一个月便将门口柿子树上的柿子摘了一蓝子,做了柿饼准备让我们带回去吃。姑姑还说奶奶摘柿子时,梯子倒了,不小心摔了一跤,雨后的地面湿滑,虽然骨头没事,但医生说软组织还是受伤了。听到这我心里充满感激,虽然素未谋面,但却感觉亲近不少。

下了火车老公就急匆匆拉着我往家里暴走,说是怕家里人等急了。一路狂奔到村口,远远的就看到十字路口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佝偻着身子在眺望,老公说那就是奶奶。

到了奶奶家里,郁郁葱葱的小院子很是温馨,虽然家具不齐,但基本的生活起居用品倒是一应俱全。我们舒舒服服、饭来张口的住了五天。奶奶虽然年纪大,但却硬朗,精神焕发,一个劲张罗着给我们做吃的,于是乎我把老公家乡的小吃尝了个遍,还真有点乐不思蜀了。奶奶见我们开心,心里更是欢喜:孙媳妇,喜欢吃奶奶给你多做点,回头带着,吃完了啥时候想了就回来。

风景总是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假期有限,返程的时间眨眼就到了。临走的时候,奶奶拉着我的手说:孙媳妇啊,咱家一直过的比较艰难,你公公走的早,我们娘俩拉扯大这几个孩子不容易,奶奶也没啥值钱的好东西,你可千万别介意啊!说着就把一卷搓的很细,用红头绳扎起来的钱塞到我手里。我连连摇头:不会,奶奶,我们都是大人了,有工作有收入,这个您自个留着吧

,我不能要。奶奶一看急了,死死的攥着我的手:不行,这个你得拿着,虽然少但这是奶奶给你的福气,这心意你怎么着也得收着。推让再三,奶奶仍旧坚持,站在一旁的婆婆实在看不下去,搭腔了:那就收着吧,奶奶头一次见你喜欢你呢,想给你们压福呢!快拿着吧。万般无奈我只好收着,谢过奶奶。

火车上,我慢慢抽开红头绳,铺了好一会才将那卷钱展开铺平,里面是磨损的很旧的百元钞票,总共三张,莫名的我的眼睛一阵酸胀……一旁的老公抚着我的肩膀说:别哭,奶奶看到你高兴着呢,这钱大概是她攒了很久才拿出来的,我们也心疼奶奶,可是她就是不愿意跟我们来上海一起生活,别担心了,我刚才临走偷偷在她枕头底下放了3000块,跟姑姑说了,让她帮忙照应呢……火车的鸣笛声在耳边回荡,握着手里的红头绳,我百感交集。

2

白驹过隙,春去冬来,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着,两年后我们的女儿降临了,日子更加其乐融融。就在我们都沉浸在这幸福和喜悦中忘乎所以的时候,有一天婆婆的手机突然响了,老公眼疾手快从茶几下拿过一看,立马大喊:妈,是老家姑姑打来的,快来接。婆婆从厨房小跑着过来接过手机,电话里隐隐约约听到姑姑焦急的声音:嫂子,妈怕是不行了,打冬至那天起已经快半个月了一直胃口不好,今早炕都下不了了。婆婆有些着急:那去医院没啊?大夫怎么讲?你给多熬点粥喝啊,我明天就买票回来。姑姑清清嗓子哽咽着说:早就去看过了,医院说没啥大毛病,就是人老了身体器官衰竭了,输了几天营养液让回家养着呢!这不这老人一到冬天就是个坎啊,回来养了这么些个日子也不见好转啊,本来不想打扰您的,谁知这两天炕都下不来了。不过嫂子您也不用太着急,这老人生病就这样,急不来。虽然是宽慰,但一家人还是感觉像晴天霹雳,心惊胆战。挂了电话,老公赶紧上网订票。

第二天的中午,我们一家和老公的两个姐姐、姐夫一起踏上了赶往老家的火车。一夜跋涉,次日五点多火车终于到了县城,老家的冬天早上天空还有点灰蒙蒙,辗转倒车,到家里已经是早上八点多。婆婆推开门,院落很干净,穿过院子,房间里,奶奶倾斜着身子靠在炕头,枯黄的脸像稿纸一样没有血色,眼睛微微地瞌着,旁边烧着火炉。姑姑看到我们进来,立马从旁边的登子上站了起来,我看到姑姑的眼睛是肿的,一阵寒暄之后,她就去给我们准备吃的了。站在奶奶炕边,我们一声一声的喊着“奶奶、奶奶”,许久之后,她才微微睁开眼睛,扫视一圈后,目光落在了我怀里包得有点严实的女儿身上,有气无力地说:都来啦,娃也带回来啦?

我把怀里的包被打开了一些,露出女儿的小脸。赶紧说:嗯,奶奶,这是您的重孙女,五个月了。奶奶眼睛似乎亮了一些,接着说:这娃圆乎乎的长的可真好。奶奶说真像老公小时候。站在一旁的老公终于忍不住了,抓住奶奶的手使劲的哽咽起来,婆婆用手捂着脸转了过去,我知道她哭了。我抱着女儿凑地更近,忍着眼里的泪说:奶奶,您看,她冲您笑呢,您得赶快好起来,好抱抱她啊。

奶奶嘴角微微抽动,用力挤出一丝微笑:能看到你们和我的重孙女,奶奶知足啦,这人老啦就身子重的很。奶奶挣扎了半天始终没能挪动身子,她转过脸叫婆婆拿过来她床头柜里面的一个红匣子,里面有个粗布包裹,打开层层粗布,里面是红头绳扎着一卷钱。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红头绳红的格外扎眼。

奶奶颤颤巍巍的拿过那红头绳,摸了摸女儿的脸,将红头绳卷着的钱塞到了女儿的包被里。这次我没有推辞,我知道此刻这红头绳意义万千,也不敢推让,于是重重的点着头:重孙女谢谢太奶奶……女儿睡的很香,我却眼泪早已泛滥决堤……

三天后,奶奶走了。我从钱包掏出奶奶的两根红头绳,埋在了她的坟前,我想,如果有另外一个世界,也许她老人家还用得着。按照老家习俗,我们孙子辈给老人守灵三天。

一切都结束后,带着所有悲痛,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只是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我知道我们缺少了一份牵挂。奶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却给我们留下无限缺憾,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多么痛的领悟!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何在?突然感觉我们在这大都市生活的太久了,以至于失去了原本亲情该有温馨与责任!任何牵挂和担忧都不能弥补已经逝去亲情,任何的思念和追忆都无法弥补深爱我们的奶奶,任何的探望和返程都已无法换回那一院子的绿荫。

人生就是这样,一旦错过就不在,再度想起,已成回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