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的爱

我爱她,也恨她。爱恨交织的感情让我乱了方寸。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晴

1、

我挥舞着拳头,眼前的人缩成了一团,没有反抗,也没有哀嚎。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我也是。

网上说,“家暴只有零次和一百次。”我举双手赞成这种说法,我就是那个施暴的人,眼前缩成一团的人是我的结发妻子。我爱她,也恨她。爱恨交织的感情让我乱了方寸。

记得第一次对她动手,是因为她在饭桌上说,“你那兄弟XX真差劲,以后别跟他来往了。”那是我最看重的兄弟,绝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哪怕她也不行。怒火中烧的我转手给了她一巴掌。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传到心底才让我恢复正常,“老婆,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会这样。”

她捂着脸,泪眼汪汪的看着我,良好的修养让她选择了一言不发。她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对不起她,心底却升出一丝征服的快感。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仿佛回到了初恋,每天下班我准时在楼下接她,然后一起买菜回家做饭。我一边愧疚,一边享受着眼前的欢愉。她仿佛忘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对我依旧温柔体贴。

2、

有了第一次,很快就有第二次。我对打人仿佛上瘾了,在外我依旧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回到家仿佛拔了引线的地雷,即使不点火也随时爆炸。她的隐忍助长了我嚣张气焰,我迷恋打她的感觉,肉与拳头的碰触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不久前岳父母找我谈话,无非是自己没教育好闺女,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如果有做的不对的要多多体谅。

我点头哈腰、伏低做小,“爸妈,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

老两又口苦口婆心、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一味点头、认错。他们见我认错态度良好,不好多说什么,无奈的放我离开。

回到家,她好像还不知道我已经被“约谈”的事,只一味的问我,“吃了吗?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糖醋里脊。”

她面带欣喜,仿佛得了满分的孩子只等着家长表扬。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能笑出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夺过她的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随后朝她肚子上踹了一脚才解气。

她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很久没有起来。她原本瘦弱的身体逐渐缩成了一团,恢复冷静的我紧紧地抱住她,小声说,“老婆,对不起。”

她挣脱不过,只能小声抽噎。压低声音的抽噎让我心烦意乱,这就是我娶回家的女人,除了哭什么都不会。哪怕叉着腰、指着我的鼻子骂一顿也好,至少让我心里舒服一点。可是她没有,一直小声哭泣。不一会,连哭声都没有了。

我看着脸色苍白的她,没有任何声息,任我用力摇晃都没有动静。我慌了手脚,哆嗦着拨通了急救电话。她的身体仿佛被抽干了似的没有任何重量,我摸着她柔软的头发,熟悉的味道离我那么近,又那么远。

3、

医院永远不缺生意,这么晚了依旧忙忙碌碌。抢救的医生问,“怎么昏倒的?”

我红了脸,手心不住的冒汗,“摔,摔了一跤。”

医生并不怀疑,指挥护士把她推进抢救室。我坐在门口,看着亮起的红灯,眼前逐渐浮现出她的各种好。随即画面变成了岳父母。她妈妈睁着血红的眼睛,阴森森的看着我,“你还我女儿命来......”

我来不及说话,就被她挖去了心肝,吓得我打了个哆嗦。醒来,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又过了一会,灯变成了绿色。

“谁是病人家属?”

“我。”

“病人没事,遗憾的是孩子没保住。”说完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

医生的话如一个闷雷,将我定住。她竟然怀孕了!结婚后,我仿佛完成了阶段性任务。我开始夜不归宿,流连于各种花街柳巷,她虽有耳闻却不曾说明,甚至连一句怀疑的话都没有。越是这样,我越想知道她的底线。我像是一个得不到关注的孩子,一味的做尽了坏事只求她的关注、吃醋哪怕大吵大闹也行。

住院期间,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跟我说话。见我过去也是匆匆睡下。她越是这样,我越是生气,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就是别不理我。我站在床边,手里的鸡汤仿佛变得很重、很烫,内心仿佛有无数把火等着释放。我怀念拳头打在她瘦弱的身体上发出闷闷的声音,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快感。我保持一贯的温和,因为这是医院,来往的人只是表面漠不关心,其实长了无数双眼睛,只等着看人笑话。

出院那天双方父母都来了。她面色苍白的应付着老人的各种嘘寒问暖。只是多日未洗的头发打成了结,宽大的病服更显出她的弱不禁风。岳母拉着她的手,不说话,只一个劲的流泪。我妈站在旁边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只能跟着流泪。我冷着脸,双手抱胸,藏在手肘的拳头无声的爆着青色的血管。

老爸脸色铁青示意我出去。

“媳妇娶回家是打着玩的吗?”老爸原本黝黑的脸因为生气变得扭曲。

“还不是跟你学的?”我低着头,小声说。

“滚!”他攥紧了拳头,脸上的横肉不住的哆嗦。

4、

回到家,她径直回了房间。看着她瘦弱的身影我突然想跟她聊聊,“我们谈谈可以吗?”

她头也不回,小声说,“谈什么?”

我跪在地上,冰冷发硬的地板让我格外清醒,“对不起,我不应该打你,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心里有一个隐藏多年的恶魔,他一直在吞噬我的心智。我越是在乎你,越控制不住打你。你明白,我是一直爱你,你也一直明白我的心意。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爸爸挥舞着拳头恶狠狠的打向妈妈的身体。那时候只听见妈妈哭天喊地的声音,然后招来隔壁的邻居把暴怒的他拉走,最后只剩下一个年龄稍大的阿姨安慰缩在角落里的妈妈。我恨我爸,恨不得他出门出现各种意外。实话告诉你,当时我发誓这辈子绝不动女人一根手指。

后来长大了,遇见你,恋爱了,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过日子。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明白我的心意。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第一次打你以后,我仿佛迷恋上了打人的那种感觉。我似乎了解爸爸为什么一再的打着瘦弱的妈妈。你看我妈,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年轻的时候挨了打,如今生活不就是很好?

老婆,我打你的时候,你就忍忍,忍忍就过去了。我承认这次孩子流产是我的责任,如果你早告诉我你怀孕了,我不会动你一下。别闹了好吗?我保证,以后我会改正的。

老婆,我们在一起好好的,等你养好了身体,生一个孩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好吗?”

她看着我,身体不住的颤抖,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我要离婚!”

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们是领了证、结了婚的人,怎么会离婚呢?“别,老婆,你别开玩笑了。”

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手指发白,眼睛空洞,仿佛行尸走肉,喃喃地说,“我不是开玩笑。我要离婚!”

我眼前一黑,只见一个人眼睛血红、张牙舞爪的看着我,然后向我伸出了血红的拳头。我不住的喊叫,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拳头,然后朝面前的怪物打去。我闭着眼睛,只能感受到手部传来的疼痛感。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赢了。等我筋疲力尽的瘫坐在地上,眼前的怪物已经不见了。还没来得及庆祝胜利,就看到她倒在血泊里不省人事。

白色地板的血迹让我慌了神。我小心翼翼地的把手放在她的鼻子下面发现她早已没了气息。

救护车来的时候我还在惊慌中没有出来,抬走的那个人胳膊垂下来仿佛是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件。眼前的红色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仿佛看到那个瘦弱的身影在向我求饶,我却一直一直挥舞着愤怒的拳头。那一瞬间,我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人还是鬼。

5、

恍惚间,我被人拉上了车,刺耳的鸣笛声让我仿佛置身乱糟糟的菜市场。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随后被人拉下车,带进了一间昏暗的房间。整个过程我如同傀儡一般。眼前的人穿着代表正义的制服,嘴巴一张一合仿佛说着什么了不得的事,但我一句都听不进去。

“这是哪?”话一出口,我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杀了人知道吗?”

我张开手,看着手上的鲜血,这才想起那个被抬走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老婆。我狠狠地揪着头发让自己更加清醒。曾经的一切仿佛电影一般在我的脑海闪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7,174评论 123 223
  • 1. 最大连续子数组和 求数组中连续的一个或多个子数组的最大和,并记录开始和结束位置 1.1 最大子矩阵和 算法思...
    鬼谷神奇阅读 64评论 0 0
  • 原本挑了高大上的餐厅,结果因为自己资金有限,只能出来吃平价的 我会努力,配得上自己想要的
    小雪白阅读 8评论 0 0
  • —初恋我们第一次接触是在网上,在qq上聊天,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听了她的名字我以为是男孩子,她然后告诉我她是女...
    猪小毛阅读 67评论 0 1
  • 文/新鲜 25岁的人生你规划好了吗? 你的人生信条是什么呢? 25岁人生的黄金时期,关于人生信条你有思考过吗?之后...
    新鲜wendy阅读 19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