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里仿佛有个S

“我的身体不属于我自己,必须听令于S。”

早上六点五十,闹钟已经响第二道了,滞重的身体仿佛被黏在了床上,怎么也起不来。昨天做完运动的效果忠实地反应在肌肉上,双腿好像被安上了弹簧,只能直着弹着走,无法弯曲。

六点五十五,听到室友起床上洗手间的声音,仿佛收到了某种启示性的指令(如同破窗效应),我从床上弹了起来,开始快速洗漱。

由于打算以后尽量在八点半前结束运动,我必须计算好洗漱准备,路程,健身的时间,如果洗漱早餐要半小时,路程半小时,健身一个半小时的话,我必须要至少六点起床,晚上十一点左右入睡。提早起床的习惯只能慢慢地培养,过程中很可能会某一天失败,但是失败的第二天可以继续培养。

在路上我不由得想到如果空气里有个S就好了。

听从命令的我无法拥有支配身体的权利,便不会感到痛苦和抗拒。

起床时的我,锻炼时的我,学习时的我,因为辛苦而感到痛苦,因为感到痛苦而变得软弱和逃避。若在这些时刻,空气中有个S,他能够任意调配你的身体使用权,那你便听从他的命令行事,去做那些“应该”做且令你痛苦的事就好了。

我明白这种幻想背后的本质是逃避责任。因为实际上这些事情不是出于S的意愿,而是个人的意愿,所以个人必须为之负责,它的任何后果也是个人承担。如果将责任推给不存在的S,做不到时搞不好会想是S的命令出了问题哩。

所以,空气中的S从来不存在。只是有时候我们必须承认痛苦,承担责任。

到了更衣室正好遇见K,她看到我表示很惊讶,突然感到一丝丝骄傲O(∩_∩)O

按照昨天学习的(仿佛双腿间被掏空台阶-跳跃-举球球-腹部拉伸-仰卧起坐-登山我开始用自己的节奏进行练习,由于昨天是初学,所以只做了一组,今天做完四组明显感到劳累程度增加了一倍,到后半小时登山明显体力不支,脚已经迈不开了。登到第25分钟时,只想赶快结束。于是催眠自己,这不是我的身体,是S的命令在支配我,我必须要做完。

举球球的时候看到有人在用↓,感到很新奇,这个机器我只在综艺节目里见过,据说很厉害。


于是我登完山以后决定去试试。

毫不夸张地说启动机器后一站上去人就傻了(虽然开到了最小档)。肉眼看上去台面在轻微地震动,实际反应在每一束肌肉上效果仿佛扩大了数十倍。如果你下身肉很松的话,站上去只能坚持1秒,因为奇异地觉得有两瓣肉抖得很没安全感。

走之前,看到有个美眉半条大腿搭在上面抖,身体其余部分都趴在外面支撑,难道这才是正确的使用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读萧红的《呼兰河传》中的片段——《祖父的园子》,想起了母亲的菜园。 母亲的菜园就在屋后,一年四季,永远都是绿意盎然...
    子皿悠悠阅读 449评论 15 19
  • 下午三四点,正是房子建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因为今天要把楼梯间的雨罩和横梁倒好,这样才能继续明天往上砌墙的工作。若是今...
    遇见青丘阅读 490评论 0 1
  • 好不容易周末不上班,习惯上班时间醒,到点就睡不着了![流泪][流泪]突然之间想到一件事:如果每次给你对象打电话,但...
    宝贝o叮当阅读 71评论 2 2
  • 文章来源:COCOS 公众号,作者@王哲Walzer 随着昨天各个社区的推进,苹果对热更新警告邮件的问题所在,看起...
    开源五分钟阅读 1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