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C-[目标].24 问题蔓延了吗

24 问题蔓延了吗?

星期五下午,停车场上,第一班的工人纷纷钻进车里,动身回家。大门口照例又塞车了。我在办公室中处理自己的事情,突然之间,从半掩着的门口传来“碰”的一声巨响。

天花板的碎片弹了下来,我跳起来,察看自己有没有受伤,发现自己毫发无损以后,我在地毯上四处搜寻这枚偷袭的飞弹落在何处。结果发现是香槟酒的塞子。

门外响起一片笑声。一瞬间,每个人都涌进我的办公室,包括史黛西、唐纳凡(就是他把香槟带来的)、雷夫、法兰,几个秘书,还有其他一些人,甚至刘梧都跑来共襄盛举。法兰递给我一个咖啡杯,唐纳凡把它注满香槟。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等到每个人手里都拿到酒以后,我会在举杯祝贺的时候,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更多的香槟洒被打开了,他们带来了整整一箱香槟,当所有的杯子都注满酒以后,唐纳凡举起他的酒杯。“来,大家一起举杯庆祝我们打破了工厂的交货记录。”他说,“刘梧查了过去的记录,发现过去最好的成绩也不过是每个月完成三十一笔订单,总值两百万美元。这个月我们超越了这项记录,我们完成了五十七笔订单,价值……呃……取个整数的话,就是三百万美元。”

史黛西说:“我们不只交出了更多的产品,而且我刚刚计算了我们的存货,我很高兴能向诸位报告,从上个月到现在,在制品的存货下降了百分之十二。”

“那么,大家就举杯庆祝工厂赚钱吧!”我说。

大家纷纷举杯。

“这香槟酒很特别,你挑的吗?”雷夫问唐纳凡。

“继续喝吧,愈喝愈有味道。”唐纳凡说。

我正准备喝第二杯的时候,法兰走到我身边。

“罗哥先生?”

“怎么样?”

“皮区来电话了。”

我摇摇头,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打电话来,会有什么事。

我走出去,拿起电话筒。“皮区,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地方吗?”

“我刚刚和强斯谈过话。”皮区说。

我自然而然的抓起纸笔,准备记录又是哪一笔订单引起客户抱怨。我等着皮区往下讲,但是他却什么也没说。“出了什么问题?”我问。

“没有问题,事实上他很高兴。”皮区说。

“真的呀?为了什么事情高兴?”

“他说你最近为他完成了好几笔逾期交货的订单,我猜你们付出了额外的努力。”

“这个嘛,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们改变了一些做法。”我说。

“无论如何,我打电话来,是因为我知道出问题的时候,我对你穷追猛打,所以现在你们做对了事情,我和强斯也应该向你们表达谢意。”皮区说。

“谢谢你,谢谢你打电话来。”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史黛西把车停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不停的说着,“你真好,肯开车送我回来,我是真心感谢你。”

她说:“不必客气,我很高兴我们总算有件事情值得庆祝了。”

她关掉引擎,我抬头望望,家里现在是一片漆黑,只留下一盏小灯还亮着。我很聪明,事先就打电话给妈妈,叫她不必等于我吃晚饭。和皮区讲完电话之后,我们仍然继续庆祝。大约有一半的人一起出去吃晚餐。刘梧和雷夫很早就不胜酒力,但是唐纳凡、史黛西、我,还有其他三四个人坚持到底,吃过饭后,又到洒吧里痛饮。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我已经喝得醉醺醺的。

为了安全的缘故,我的车子还停在酒吧后面。史黛西几个小时以前就改喝汽水了,她很慷慨的愿意充当司机,送我和唐纳凡回家。十分钟以前,我们才把唐纳凡扶进他家的厨房,唐纳凡站在那儿发了一会儿呆,才向我们道晚安。假如他还记得的话,他明早应该要他太太开车送我们去酒吧取车。

史黛西下车走过来,打开车门,让我爬出车外。我歪歪斜斜的靠在车上。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笑得这么开心。”史黛西说。

“有很多事情值得高兴。”我说。

“希望你在干部会议上,也能笑得这么开心。”她说。

“从现在开始,我在所有的干部会议上,都会保持笑容。”我说。

“走吧,我要确定你走到家门口。”她说。她扶着我的手臂领着我走到门口。

到门口的时候,我问她:“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不用了,谢谢。时间很晚了,我最好赶快回家。”

“确定不要吗?”

“很确定。”

我摸索着掏出钥匙,找到钥匙孔,把门打开,客厅里一片漆黑。我转过头去,对史黛西伸出手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这么美好的晚上,我过得很开心。”

我们正在握手的时候,我不知怎么的向后踩空一步,失去了平衡。

“哇!”史黛西和我一起跌在地板上,幸运的是(尽管结果不怎么幸运),史黛西觉得很滑稽,她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所以我也开始大笑。我们两个人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笑个不停。这时候,电灯突然亮了起来。

“你这个混帐东西!”

我抬起头来,眼睛才刚刚适应了这突然的亮光,就看到她站在那里。

“茱莉,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一声也不吭,走到厨房去。我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跟在她后面,通往车库的门打开了,车库门口的灯也亮了。“茱莉,等一等!”

我走出去的时候,听到车库大门已经打开,茱莉钻进车子里,猛力关上车门。我走近一点,大力挥着手,她开始发动引擎。

“我坐在那里等了你一整晚,忍受了你妈妈六个小时。”她透过车窗,向我大声咆哮,“结果你却醉醺醺的带着女人回家。”

茱莉快速倒车,出了车库,开上车道(与史黛西的车子恰好擦身而过),驶入了街道。我被独自留在车库的灯光下,车轮胎疾驶过柏油路面,传来刺耳的声音。

她就这么走了。

星期六早上,我一醒来,就呻吟了几声。第一声呻吟是因为宿醉,第二声呻吟则是因为我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清醒过来以后,我穿上衣服,到厨房去倒杯咖啡。妈妈在厨房里。

“你晓得你太太昨天回来了吗?”我倒咖啡的时候,妈妈问我。

于是,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昨天晚上,我打电话回家之后不久,茱莉就出现了。因为她很想我,而且也很想看看孩子,一时冲动就开车过来了。她显然想带给我一个惊喜,她也确实让我大吃了一惊。

后来,我打电话去岳父母家。艾达照例回答我:“她不想再和你说话了。”

星期一,我才到工厂,法兰就告诉我,史黛西今天一上班,就到处找我。我才坐下来,史黛西就出现在门口。

“嗨,我能不能和你谈一谈?”

“当然可以,请进。”我说。

她似乎心事重重,坐下来的时候,回避了我注视她的眼神。

我说:“关于星期五晚上,真对不起,你送我回家的时候,居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史黛西说:“没关系。你太太回家了吗?”

“呃,还没有,她要和她的父母一起住一阵子。”

“是因为我的缘故吗?”她问。

“不是,我们之间一直都有一点问题。”

“罗哥,我还是觉得应该负一点责任。要不然,让我和她谈谈好了。”她说。

“不,你不需要这么做。”我说。

“真的,我想我应该和她谈谈。她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她问。

我最后承认,或许还是值得一试,所以我给了史黛西我岳父母家的电话号码,她记了下来,并且答应今天就打电话给茱莉。然后,她仍然坐在那儿。

“还有别的事吗?”我问。

“恐怕有。”她说。

她停了一下。

“什么事呀?”

“我想你不会喜欢听到这个消息,但是我还蛮确定…

“史黛西,到底是什么事啊?”

“瓶颈蔓延了。”

“你所谓‘瓶颈蔓延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出现了传染病还是怎么样?”我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有了新的瓶颈,或甚至不止一个新瓶颈,我现在还不确定。来,看看这个。”她手里拿着一叠电脑报表,走到桌子旁边,“这些是在最后装配部排队等候处理的零件。”

她和我一起把名单看了一遍。就如同往常一样,必须由瓶颈处理的零件依然短缺,但是最近缺货的还包括一些非瓶颈的零件。

她说:“上星期有一笔订单是要出二百个DBD一50。在需要的一百七十二种零件中,我们缺了十七种零件,而其中只有一种贴了红色标签,其他都是绿色标签。红色标签的零件星期四就通过高温处理,星期五早上已经等在那儿了,但是其他零件却还不见踪影。”

我往后一靠,捏捏鼻子说:“该死,这是怎么回事呀?我以为通过瓶颈的零件应该都会最迟才到达装配部。贴绿标签的零件是不是缺原料呀?还是供应商出了什么问题?”

史黛西摇摇头。“不是,我在采购上没有碰到任何问题,而且这些零件全部的加工过程都是我们自己处理的,没有外包,因此绝对是工厂内部的问题。这是为什么我觉得一定出现了新的瓶颈。”

我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或许有效产出增加以后,工厂的生产负荷加重,所以除了热处理和NCX—10以外,其他产能的设备也不够了。”史黛西小声的推测。

我点点头。没错,听起来很有可能。现在瓶颈的生产力更高了,我们的有效产出上升,积压的订单愈来愈少。但是瓶颈的生产力提高了以后,我们对其他工作单位的需求也增加了。假如我们对其他工作单位的需求已经超过百分之百,那么我们就创造了新的瓶颈。

我望着天花板说:“这是不是说,我们得重新再走一遍整个流程,想办法找出新的瓶颈?我们刚刚以为已经从泥沼中脱身了。”

史黛西把报表折起来。

我告诉她:“好,我希望你把细节调查清楚——究竟是哪些零件、有多少数量,以及有哪些产品会受到影响,这些产品会经过哪些生产路线,缺货的频率有多高等等。同时,我会试试看找不找得到钟纳,看看他对这个情况有什么看法。”

史黛西离开之后,法兰想办法联系钟纳。我站在办公室的窗户旁,望着外面的草坪,静静的思考。在我们实施了新措施,提升瓶颈的生产力以后,存货下降了,我认为这是好现象。一个月以前,非瓶颈生产路线上的零件堆积如山,而且还不停的在增加,但是在过去几个星期里,有些零件的存货逐步下降。自从我来这个工厂以后,上个星期是有史以来我们第一次不需要在成堆的库存零件中左闪右避,就可以直接走到装配部。我认为这样很好,但是现在却发生这种事情。

“罗哥先生,他已经在电话线上了。”法兰通过内线叫我。

我拿起电话。“钟纳?嗨,听着,我们又碰到麻烦了。”

“出了什么问题?”他问。

我说明了症状以后,钟纳问我,自从他离开了之后,我们采取了哪些措施。于是我描述了整个过程——把品管提前做,训练工人格外费心处理瓶颈零件,重新使用三部老机器,新的午餐休息规定,增加热处理的批量,在工厂里执行新的优先顺序系统……

“新的优先顺序系统?”他问。

“对。”然后我解释什么是红色标签,什么是绿色标签,以及整个系统如何运作。

钟纳说:“或许我最好亲自来看看。”

那天晚上,家里电话铃响的时候,我正好在家。

“嗨。”电话中传来茱莉的声音。

“嗨。我应该向你道歉,很抱歉星期五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说,“史黛西打过电话给我,我实在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我完全误会了。”

“对呀,近来我们两人之间好像有很多误会。”我说。

“我只能说很抱歉,我开车去找你的时候,只想到你一定很高兴看到我。”

“假如你留下来,我是会觉得很高兴。事实上,假如我预先知道你要来,我会在下班后直接回家。”我说。

“我知道我应该先打电话,但是我一时兴起,就这么做了。”

“你不应该一直在那里等我。”我告诉她。

她说:“我只是认为你随时会到家,而你妈妈一直狠狠瞪着我。最后,她和孩子终于都上床了,一小时以后,我也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你进来,才把我吵醒。”

“你想和我重新做朋友吗?”我问。我感觉得到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是啊,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我提议星期五见面,她说她等不了那么久,结果我们约在星期三。

------------学海无涯·分享是岸「发现好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屋漏偏逢连夜雨:家庭事业双重危机 我叫罗哥,是白灵顿工厂的厂长,我接手这个厂子半年多了,工厂业绩并没有起色,反而越...
    惜她阅读 519评论 0 0
  • 20 人生也面临瓶颈 我在上班途中,开车经过了钟纳昨天晚上落脚的汽车旅馆。我知道他早就离开了,清晨就赶去搭六点半...
    发现好物阅读 252评论 0 0
  • 18 寻找生产瓶颈 那天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两个小孩都在门口迎接我。我妈妈站在后面,厨房里冒出阵阵蒸汽。我猜她正在...
    发现好物阅读 469评论 0 0
  • 19钟纳发威 那天晚上,妈妈和我们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问:“罗哥,你不吃掉那些豆子吗?” 我告诉她:“妈,我已经长大...
    发现好物阅读 360评论 0 0
  • ཡིད་འོང་མཛེས་སྡུག་གི་སྤང་ཐང་དེ་ནས།། གཡུ་སྦྲང་གཤོག་ཐོགས་ཀྱ...
    藏血阅读 35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