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第二十二天

字数 0阅读 30


古之教者,教以人伦。后世记诵章之习起,而先王之教亡。今教童子,惟当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为专务。其栽培涵养之方,则宜诱之歌诗以发其志意,导之习礼以肃其威仪,讽之读书以开其知觉。今人往往以歌诗、习礼为不切时务,此皆末俗庸鄙之见,乌足以知古人立教之意哉?
翻译过来就是古时候的教育,是以人伦道德为内容,以后兴起了记诵词章的风气,现在教育学生,应该把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作为唯一的内容。实在的说,我是不认同作为唯一的,因为过于听话的孩子会好吗?就像韩国那个世越号轮船倾覆,船长说,不要出舱门,结果老实孩子都完蛋了,反而那些调皮得孩子得以生还。通过咏诗唱歌来激发他们的志趣,引导他们学习礼仪,读书,开发他们的智力。如今,人们常常认为咏诗习礼不合时宜。其实可以搞搞的。
少年儿童确实爱玩游戏,不喜欢管理,对少年儿童实施教育,千万要使他们欢欣鼓舞,内心愉悦,有如春天的和风细雨,滋润了花草树木,它们抽枝发芽,自然会茁壮生长。所以,通过咏诗唱歌的帮助,不仅是为了激发他们的志趣,也是为了使他们在咏唱中发泄蹦跳呼喊的情绪,在抑扬顿挫的音节中抒发感情,引导他们学习礼仪,不仅是为了仪容,也是为了使他们活动血脉,强筋健骨。教导他们读书,不仅是为了开发他们的智力,也是为了使他们在反复的钻研中修身养性,这一切都是为了在他们的理想,通过潜移默化,渐渐使他们的行为符合礼仪标准,还不感到难受,在不知不觉中性情达到合宜适中。
这个观点我是赞同的,毕竟我中华倡导礼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