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锦溪

华落尽,伊人逝,谁为我,锦瑟无端?
莲池禅院,点焚香,执经卷,诵焚一阙。
凭阑叹忧,故人归,谁为我,枕水而眠?
千年轮回,参禅机,陈墓荡,绵延万里。
                          ———白玛拉姆

   锦溪,旧称陈墓,早在吴越春秋时期已初现兴盛迹象。2000多年来,其建置沿革,镇名更迭曲折,据有证可考,公元1131年始称“陈墓”,后更名为“锦溪”。

那么锦溪为何被称为“陈墓”呢?这就与840多年前南宋时期的一位女子有关。


关于我,民间传说众多,生前已经难以知晓,往事已矣,不可追;

有的说我是随孝宗(当时还是太子)来镇抗金,在一次战斗中中箭身亡的;有的说,我是因路途劳累“病殁”锦溪的;有的说我是随孝宗南渡时,在途中被金兵俘虏后押至锦溪,我为保名节投五保湖自尽的;有的说,我是在锦溪吃了螃蟹,受寒而亡的,真是可笑至极……

陈家有女初长成,一招选在君王侧。最是无情帝王家?

那一年,南宋绍兴末年,金主完颜亮夺位不久,即调集60万大军向南进犯,势如破竹。当时还是太子的孝宗皇帝满怀愤慨,愿率军与金决一死战。我当时是太子(孝宗)的宠妃陈,我出身将门之后,精通兵法,国难当头, 我愿意跟随太子到疆场,誓保宋氏江山,未想当巾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只想伴你左右。

这一战,金军溃败,金军狗急跳墙时暗箭伤人,千钧一发之际,我跨前一步,用身体挡了金兵的暗箭,这一箭穿透甲胄,猛击我的心窝,我时昏时醒曾看到你眸眼里的泪光,蹉跎数日,终是香消玉殒,此时我与之比肩的男子,正荣登九五之尊……

已是皇帝的赵昚,知我病殁,悲痛欲绝。但因皇帝登基大典,天下百姓福祉,怎能顾念一个女子之情,我的灵柩不便运回临安,于是他请来风水先生在平江一带寻觅风水吉地来安葬我,有一位风水先生看中了锦溪五保湖中一个隐藏在浅水中的独圩敦,说是一处龙穴,如果我葬在这里,可保社稷平安,江山永昌。

自古国运于女子有关?

后,我的灵柩水葬五保湖,说来也怪,数百年来地势变迁,沧海桑田,水涨水落,我的水冢却一直在浅水中若沉若现,露出水面一尺多高,好像水冢是会沉浮的。

当地的老百姓说陈妃水冢如有根,亦无根。说有根水冢为何永远不会沉没,说无根,水冢又为何永远不会被飘走!陈妃水冢成了千古之谜。

有根?一招选在君王侧,死亦是帝王家的魂。

无根?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终了,未能与心爱之人死同穴的恩宠!

那一年,我枕水而眠

那一天,你荣登九五

我,是你的陈妃

你是孝宗,天下人的皇帝

陈妃水冢(来源网络)



锦溪位于江苏省昆山市西南,距周庄仅8公里。虽不似周庄的盛名远播,但有周庄的历史沉淀,沈从文先生把锦溪比做睡梦中的少女,我愿这少女永远不被惊醒。“咫尺往来,皆须舟楫”是锦溪水乡的真实写照。锦溪相比其他水乡的秀美,因着坐拥无保湖,又多了一份大气。

水巷、河埠、拱桥、廊坊,二千余年的历史文化蕴让这个睡梦中的少女,多了一份神秘的水乡神韵,宛若一幅动人心魄的绝妙画卷。


暮秋,细雨,锦溪

午后,烟雨蒙蒙,锦溪笼罩在蒙蒙的水雾中,青色的天际与水相接一线,秋雨洒落一地桂花,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

我与你,执手,撑黑柄藏青色油布面儿的伞,穿过一小段热闹的街市。此时视野便开阔起来,路把湖面一分为二,一面是枕水人家,一面是浮游水草的五保湖,清可见底,远处是锦溪有名的“十眼桥”像一条玉带一样横跨五保湖上,廊桥的亭子飞檐造型的设计,更似玉带的扣子。

十眼桥,人称小宝带桥


这路直通“莲池禅寺”也就是宋孝宗为陈妃所建之寺,用来祈福诵经,后又命众僧在寺院东侧挖池种荷,始称莲花寺。暮秋时节,湖上飘荡着零散几片荷叶,虽未见满湖莲花开的盛像,但在这暮秋烟雨中,一叶乌篷船,拂柳依依,散落几片荷叶,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走过莲池禅寺,进入古镇腹地,也是最为热闹的主街。青石板铺就的路,雨水洗刷过,泛着青悠悠的光,路两侧临街商铺,大多卖些旧时的玩意儿,走进去老板也不太招呼你,随你自己逛自己挑,他只管发呆打盹儿,一派闲适。

真正的古镇风貌大多藏在曲径通幽的小巷子里,这主街可有啥看头儿?我拉你穿过一条叫“北王家巷”的小巷子,这才是真正的古镇风貌,仅能两人并排通行的巷子,脚底是铺成锯齿扇形的青石板路,两边长满青苔,旁边是斑驳的墙面,院墙深处桂花的叶子被深秋打落,一地飘零,诉说着古镇的幽情。

北王家巷子
我愿此路无尽头

以水为街,连桥成路,水从窗前过,头枕河而眠。

锦溪“镇为泽国,四面环水”。有水必有桥,锦溪有三十六座古桥,跨上古桥,水在桥下悠悠而过,而因着往来皆须舟楫,自然有船娘,她们上身蓝印花布,红线滚边儿的斜襟布褂,下身黑布裤子,头上或包着蓝布巾儿,或戴竹斗笠,脸膛晒的红彤彤,透着一股朴实劲儿。船娘摇着桨橹,嘴里唱着当地的民曲儿,嗓门清脆响亮,发音极为本色,就这样穿过一座座桥洞,一路摇来一路唱,乌篷船依稀远了,影影绰绰的瞧不真切,只留音色萦绕耳畔,别有一番韵味儿。

那一天,我与你。

好似在这一叶扁舟上,我凤冠霞披,美目流转,娇俏嫣然。

你,中山装,执我手,正襟危坐,一脸庄严。

船娘的歌声合着嘎吱嘎吱的橹声。

小船悠悠荡荡,我心尖儿蜜蜜甜甜。

新人

那一年

碧波楼,品茗饮茶,琴棋书画

末了

我偎在你的怀里幽幽的叹道

如果我先离开了

你要来寻我

我拔了头上的玉簪放入你手心

你望着半塘莲花

握紧玉簪

不语

在我的眸中

你默默点头

我,是你的陈妃

你是孝宗,天下人的皇帝


历经千年

这一天,我与你,碧波楼品茗闲话。

我倚阑远望,暮秋烟雨中,一叶乌篷船停泊于湖面,岸边拂柳依依,炊烟袅袅,湖面散落几片荷叶,远处五莲桥玉带般驾于湖上,莲池禅寺的钟声悠远绵长,更深处黛瓦白墙错落有致的层层交叠……

我自语道,雨要是再大点儿就好了,就是不知大一点那陈妃的墓会不会冲毁了。

你指着远处,“孝宗赠了一座桥于陈妃,桥的设计来自一支玉簪,名十眼桥,又称宝带桥,水涨水落都要穿过那宝带桥,保陈妃的墓千年浮沉!

哗啦啦,雨水打在黛色的瓦片上,由点儿连成线,顺着瓦檐落入湖面,泛起涟漪阵阵……

我醉在这烟雨锦溪里,等你!

碧波楼远眺

回望碧波楼


风起云涌

我想写的是景啊!顺便讲个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