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甘美

人类的活动促进了食材的邂逅,食材的离合映射着人类的聚散。每一股诱人的鲜香,都值得我们闭上双眼,感受……沉醉……回味……


                    千里烩南北

北方草原上的影子若隐若现,江南陌上的野花自开自落。

风苍苍,野茫茫,辽阔天幕,变化无常。乌压压的云带着万钧之势浩浩荡荡地掠过,点亮了草原居民们期盼的双眼。

一场洗净尘埃的大雨过后,终古常新的皎日悠悠地现出身影,清风掀起了人们忙碌的衣摆。

深深浅浅的绿在他们的眼里层次分明,忍不住的雀跃心情凝为嘴角久久不能消散的笑意。北方草原的姑娘们挎起提篮,在家中长辈们眼神的指导下奔来跑去,像自由的鹰,寻找着她们的猎物——“口蘑”。

小小的,嫩嫩的的白蘑扎根土壤,隐在草的长须后,怯怯地探出头,等着这些可爱的姑娘们带它们离开,去中国的餐桌上邂逅这个世界。

飒飒的竹林里,根根节节,舒展得肆意。林边小小的房屋,竹边小小的笋,当一缕缕炊烟缓缓升起,小小的笋被拨开层层的秋衣,露出翠翠的一节来,端得一副可爱样子,散发着属于林间野花混着青草的芬芳。

当江南的冬笋邂逅塞北口蘑,青的翠,白的嫩,菌肉肥厚,笋片爽口,和着清水翩翩起舞,在白瓷瓦罐中沉淀着甘美的清淡。

小木桌旁,孩子们争着抢着,母亲看着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咽下后那亮晶晶的眼睛,皱纹舒展开来……

一道“烩南北”,融合了千里之外的两个地方不同的风情,舌尖蔓延的鲜美,留下了无尽的空间想象,记忆里,更是留下了笔酣墨润的一笔。


                    盛夏味火锅

颜色沉敛,烈火般的红,漫山遍野地燃烧。一双双,苍老褶皱的手灵巧地穿过枝丫,摘下一捧捧圆润的珠子,放入身侧的篓子,属于花椒的独特芬芳在空气中蔓延。

远方的山托着松松垮垮的云,蜜色的阳光映着淳朴欢欣的笑容,小孩子嬉戏打闹的声音飘得很远,很远……

那鲜艳的颜色弥留在我的心尖上,久久不肯离开,恍惚间,我恍若听见几百年前,茫茫大漠上回旋着的清脆驼铃声;我仿佛看见几百年前,人们带着一车车货物奔向神秘东方的艰辛与憧憬。

小小的辣椒种子从美洲到亚洲,几经辗转,终是顽强地扎进中国的土壤,绽放属于它的鲜妍,展示它的婀娜,从花盆到餐桌,它在人们的舌尖留下不可忘却的滋味。

花椒和辣椒,邂逅在重庆人的火锅里,在这个热气腾腾的城市里,它们被送入家家户户的厨房里,一点儿姜末,几勺豆瓣酱,茂汶大红袍,金阳青花椒,再放入一块牛油,便是麻辣鲜香的底料。

亲朋好友围坐在桌子的四周,热火朝天的气氛和着汤面咕咚爆破的气泡声,调制属于节日的欢烈味道。小小的花椒围着小小的辣椒旋转,携手将汤色染得鲜红可口,黄喉、毛肚、耗儿鱼也在筷子的轻轻碰撞中滑入人们的喉咙,咀嚼几下,咕咚一声,胃中火辣的滋味爬上了胸口,热热的,暖暖的,那是,盛夏的味道……


                  味里的乡愁

这是一片辽阔的海域,眺目远望,只见海天一线,远处的水蒸气被阳光扭曲得变了形,弯弯折折的,像飘逸的裙裾。阳光像是被揉碎,点点地洒在海面,又随着波浪的起伏跳来跳去,金灿灿的,煞是好看。

一位老人静静地坐在阳台边的年事已久的木椅上,痴痴地望着这片海,眼神没有焦点,像是迷了路的孩子,脆弱又倔强。十年,几十年……岁月更迭得太快,银丝爬上了他的鬓角,来自远方的最后一封信,也已经被摩挲得泛了黄。一阵一阵的海风带着熟悉的腥甜味包围着老人,老人垂了垂眼睑,悠悠地叹了一身。

身后传来老妻的喊声,老人扶着椅子慢慢地起了身,走向餐桌。

餐桌上有老人最爱吃的红烧肉,汤汁醇厚,肉质丰腴。这深植在骨子里的味道,固守着浓雾般的乡愁。一道简简单单家常菜,老人吃的很慢,很慢。也许是老了,牙口不好,又或者是,来自大陆那边的味道,来自,回忆中的温暖,勾起了心中永远放不下的,遗憾……

人们来来往往,食物聚聚散散,日子过了久了,记忆逐渐变得零零散散了啊……但每一次品尝的那时的味道,记忆仿佛又被唤醒,像是从未离开过,像是,昨天触手可及。停留在舌尖上的甘美,其实,是久驻在我们的心里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