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无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城多雾,阴雨绵绵,淅淅沥沥。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我一个人裹着毛毯我在被子里敲着键盘,路灯挂树梢,星辰隐苍穹。于是,我又想到了你。

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你叫什么,然而没关系,这些信注定是写给你的。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自己的挂念该寄托给谁,也不知道这份思念该放在哪里。当你无意中闯进我留了着的思念之门,我也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它。

此时此刻,你在做什么?是在山峦叠翠中感慨着天地造化?还是在宫闱墙角惊叹着沧海桑田?虚度了八千多个日月更替,还是摸不清人心的构成,还是搞不懂爱情的成分。然而无论此时你身在何处,走过怎样的路,是否也和我一样,曾醉心于夜半时分静谧的黑暗?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你的容颜,你的脾气,你的秉性,想象着你的眼角眉梢,难过紧皱的双眉,生气微颤的手臂,我想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笑声一定很好听,想到你我注定相遇,我便痴痴的信了这话。

生活已经苦如莲心,何必再独增烦恼。我深知这世间的生活,并不是你想慢,便慢的下来,不是你想笑,就笑的出来。但请坚信,我还痴痴在等待,被伤、被踩、被甩、掏心、丢肺,风里来,雨里去,而我还在等你。

尽管我的巅峰低迷,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年少轻狂,我的血气方刚,你都没经历过。可我用故事换来的见识,我用岁月换来的阅历,我用经历换来的优秀,一定属于你。也许这条路漫漫长远而不可及,可我还在等你。

你并不知,我迫切想要见你一面的焦灼心情,你亦不知,我畏惧面对你的不安和忐忑。

岁月这么长,年华这么久,我多希望能够伴你左右的是一个美丽、温柔而有趣的人。偏偏这三样,我无一拥有。若是硬说,恐怕只有向往美丽的脸庞,努力温柔的性格,配一颗拼命让自己变得有趣的心灵。可是我还是希望此后无论荆棘遍地,还是锦衣玉食,你可以走得在从容一点,走的再轻松一点,因为一路有我。

其实,也就短短三个字,二十四笔的转折,我竟如此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你这么聪慧,定会笑我文笔烂,人家都是口若悬河妙笔生花,我却迂腐得写不出想说的话。仿佛这一刻我的思绪比这文笔还细,泼墨间已看不到自己的心声。可若你有心,我愿余生请你指教,百听不厌。

这是我写给你的信,我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情况下看到这些琐碎无谓的笔记。是在高大的写字楼敲着代码,还是穿着宽松的睡衣窝在自家的沙发里,还是在一场你不爱的聚会上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亦或是在某一个风和日丽透着慵懒和一丝甜意的午后。

此时的你并未站在我的身侧,你是站着,还是坐着,是难过着,还是开心着,我是不知的。我唯一知道的是,于我,你应是这世间最温润的男子。温润本不是俗字,可我已辞穷得无处修饰。

我希望,有朝一日,你愿跟我一起跋涉在荒漠沙谷、奔腾在山川湖海,你也愿意为我囿于昼夜、厨房与爱。走过我走过的、没走过的每一片土地,尝过我做过的、没做过的每一道菜。

我想那时,在那蜿蜒的山脊,弯弯的小路,你走在我前面,额头冒出的汗打湿你的碎发,夕阳斜下,落日榕金。我唤你回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你听。

满眼星河入你眼,那就是我的世界和宇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