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甜文小剧场2

----闹矛盾小剧场。

小甜文剧场---一镜二次,action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G1500次列车即将到站,前方站是:xx站。

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21:18了。这个时候,她肯定还在教室。

动车一停,他就焦急的跑出了站台。一路狂奔。打车,下车,掏出临时从柜子里找到的早已经积了灰的校牌,再匆匆忙忙跑进教室。

或许是缘分,复读班的教室就在她以前的那个班,他很熟。

去三教的这条路他走过无数遍。三教后面是操场,右边是食堂,前侧面是女寝,一切布置的都刚刚好。

10:06,他看了看表,心中蓦然紧张起来。

他几乎有小半年没有见过她了,她的习惯有没有改?晚自习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待在教室等熄灯才走吗?

他来见她,她会不会生气?

她是不是还在怪他....

“白浅,我先回寝了,你也早些回去。”

“好,诶,我的小题狂做和错题本,你帮我先带回去吧。”

“嗯,给我吧。”

白浅...她的名字....她在....

“嗯?你找谁?”

女孩子走出门就看见了夜华。她没见过眼前的男孩子,却又莫名觉得他面熟。

“哦,我知道了.....”,女孩子突然喊出声来,“你是我们省高考状元,去年考上清华的那个柳夜华是不是?”

“白浅,白浅你快来看啊,高考状元诶!你说他会不会带给我们好运气。”

女孩子兴冲冲的跑回教室,她的声音离夜华越发遥远。

他在门口顿住了步子,高考状元四个字,于他异常刺耳。

高考前夕,他和白浅吵了一架。事到如今,他甚至不知道当初为何而吵,只记得那一天,她第一次当着他面哭。

后来一直到大一开学都没再见过她,他以为他们这就算分手了。

“夜华,之前你女朋友哭那么伤心怎么不见你去哄...什么时候?额....大概是出成绩那一天吧,在三教的教学楼,把教导主任都给哭出来了。”

“嗯,她复读了你居然不知道?”

“卧槽!高考那天她就在你后面一个考场,她场场都哭着提前交卷....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能提前交卷,诶,你这关注点是不是有点偏啊....我就...就那天坐靠窗位置正好看见,你没看见她吗,天啦噜,你连同考场的我都没发现?果然学神就是学神,写起题来什么都看不见。”

大学后第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他才知道这些。他只记得高考那天他很烦。

烦躁,不安,愤懑,怨气值满点。

他本来想好要和她考一个学校。

“我和你一起回去吧,正好这篇完形填空我做完了。”

白浅接过自己的小题狂做和错题本,随后拿起笔便拉着同学避开正门的夜华,继而从后门出去了。

夜华愣了一秒,即刻就冲到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楼道口。

“媳妇儿。我来认错的。”

“谁是你媳妇儿,让开。”

女同学显然被这一声媳妇儿给吓蒙了。她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白浅,继而又看了眼夜华。

“学妹,我和我媳妇有话要说,你能先回去吗?”

“啊?....好啊好啊....学长...再见....”

白浅手里紧握着错题本,眼眶蓦然就开始泛红。

“媳妇儿,我真的知道错了。”

哗啦一声,书就怼他胸前了,他吃痛哼了一声,随即就蹲下去把书给捡起来。随手翻了几页,他就开始笑。

和从前没什么不一样,他一笑就显得傻。

“媳妇儿,你能量守恒定律还是很糟糕啊....电学这一章...还是没搞懂....g值怎么直接带入10了,不是和你说了,没有写明就带9.8吗?”

他抬头,就见着她脸上全是泪。夜华把书一合,即刻就把人往怀里带。

“别哭啊媳妇儿,我都会。我教你。”

“你混蛋。”

“是,我混蛋。所以混蛋来认错了.....媳妇儿,我想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不想,一点都不想。想谁也不会想你。”

他笑着,连带胸腔也发颤。

“飞机没有晚自习这个点能到的票,机场荒郊野岭打车也难。媳妇儿,我坐动车来的。坐了十一个小时,来之前好几宿都没睡呢。”

“干嘛非得晚上来。”

“白天让你见着我哭,怪丢人的。”

“晚上就不丢人了,觉得丢人你别来啊。高考状元不是嘛,母校之光是吧,来这高四的班干啥啊。我告诉你,我今年填志愿肯定不填清华,我以后再也不见你了。”

“那你填哪?”

“我填北大。”

他笑得越发剧烈,整个人都发着颤。

“好,隔得近,挺好。诶.....媳妇你怎么还咬人。”

“谁是你媳妇,不要脸。”

白浅收了口,看着那鲜明的牙印,有些没了底气。

“我不管,阿姨说了的,娃娃亲。指腹为婚的那种。”

“封建!我代表我党鄙视你。”

“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听阿姨的话而已。”

白浅不想和他贫,随即就要走。再不走,寝室就该关门了。

“媳妇儿....”

他拽着白浅,一步都不肯退。想了想,继而拉着人往教室走。

现在教室都走光了,只剩下桌椅板凳。夜华想开灯,白浅即刻拽住了他手。

“待会教导主任会来查的。”

“好。”

夜华笑着,随即挑了个位置坐下,再拉着白浅跨坐在他腿上。由此,他便将她抱了个满怀。

“媳妇儿...你之前怎么不理我....QQ和微信都给我拉黑了吧,电话也打不通,短信也不回。微博还给我整取关了。”

“那你怎么不来我家找我。”

“怕你赶我出去。到时候阿姨他们知道了,就不向着我了。”

“呵,男人!”

“早知道这样,就早点来找你了。”

他满足地叹了口气,随即只是将人死死地抱着。这抱着抱着,白浅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抬头摸了摸他脑袋,言语有些心疼。十一个小时的动车,是挺折磨人的。

“累啦?”

他蹭了蹭,轻嘟囔了声没事。

“抱着你就不累了。媳妇我好想你,是真的。”

刚冒出来的胡子扎的白浅锁骨处痒痒的,痛痛的。她挣扎了一下,随即就放弃了。

好多人告诉她说,你家那个半年不见又长高了。

嗬,半年而已,怎么就窜到了要接近一米九呢。想了想自己一米六六的身高,白浅砸吧砸吧了嘴。

“别真睡着了。不然明天我们就该被全校通报批评了。留级生和母校之光地下恋被曝光,你这是要打学校的脸啊!”

“嗯....”

他闷闷的应了一声,很显然是没把这话听进去的。

白浅摇了摇头,当即就清了清嗓子,“柳夜华,我们分手吧。”

腾的一声,夜华就正襟危坐起来,“去开房吧。寝室关门了。”

“嗬,你个大猪蹄子,你又算计我。”

他看了看表,嘚瑟的笑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212评论 9 25
  • 当漫步在城市昂贵的商业中心,看着一些富丽堂皇的奢侈品店客人寥寥,你是否会权衡,这样是否盈利。答案是否定的,开在商业...
    名人名师名故事阅读 30评论 0 0
  • 1. 遇见你的时候我15岁,刚上高中。那时候年少,还不懂什么是爱情,可是在那么多人里面,我只觉得你好看。 我对你一...
    旧轩里阅读 255评论 20 8
  • 2星推介 对于完全没有理财概念的人来说,算是一本启发思想,催生储蓄及投资兴趣的书。至于其他,差强人意。 给出了一些...
    叮玲铛阅读 12评论 0 0
  • 及时行乐,是我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因为我也一直坚信人生苦短。可是这不是把所有的可能后果都抛置于脑后到处行乐的理...
    独芜阅读 35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