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员工告诉你手机话费为啥那么贵?

碰到一熟人,和他打招呼,熟人问:你在哪儿工作?

我:在移动公司上班啊。

不等我说完,熟人抢着说到:移动公司!好单位啊,很赚钱吧!

我:额……

我还没得及说明情况,那熟人马上蹦出一句话:那什么,下次找你搞张便宜的手机卡,还有在你那买手机应该优惠点吧!

熟人似乎老早就想好了的话脱口而出。

我只好说:再说!再说!

上面的一段对话发生在一名运营商员工与其朋友之间。

对于自己身边的朋友向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运营商员工应该不会感到陌生,反而觉得是司空见惯。

而对于自己身边有在运营商工作的人,大多数人的想法和上面那个熟人一样。

在大家眼里,运营商员工似乎都很有钱?

然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每家公司的手机卡都那么贵,尤其是话费、流量费死贵死贵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转局面?

下来移动公司员工来告诉你为啥话费那么贵?

三大电信运营商2017年上半年日均净利润总计约4.29亿元,中国移动独占其中的80%,业绩表现最差的中国联通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也达到24.2亿元。

关于运营商人工成本,这里小编没找到2017年数据,只能看以前的数据。

中国移动2016年雇员薪酬及相关成本约795亿元。中国电信的人工成本2016年是544.6亿元。中国联通的人工成本2016年是369.1亿元。

乍一看,每家运营商的人工成本几百亿,确实很多。但是据调查,包括员工在通信论坛的吐槽,不难看出,一线员工尤其是区县公司的运营商员工平均年薪才3万左右!这个数字是到手工资。貌似运营商庞大的人工成本绝大部分集中在上层,一线员工平均工资少的可怜。

运营商是很赚钱的,上面报表中净利润可以体现出来,一线员工并未从中得到多大实惠,那么钱都用到哪儿去了?

稍微了解通信常识的朋友都知道,三大运营商日常成本开支主要集中在三大块:工程建设、市场营销、后期运维。

工程建设是一次性成本,三大运营商购买基站设备、线缆材料等都是集团集中采购。举个例子,一台华为MA5683T家庭宽带OLT设备标价150万,而运营商集采按照1折付款,只需要15万。当然对于烟草公司、供电公司等小客户购买来说,华为等厂商给出的折扣就没那么多了。三大运营商采购工程建设材料,一者量多价优,和厂商讨价还价;二者运营商公开招标基本上采取“价低者得”原则。

市场营销的花销体现在多方面,简单举几个方面,一是终端补贴,三大运营商在合约机、定制机方面的补贴力度是空前的,近几年居高不下,并没有减弱的趋势。出厂补贴手机厂家,销售补贴合作渠道,卖出去补贴用户。近几年大热的OPPO旗舰机型就和中国移动签订了定制计划。二是,活动现场营销材料消耗,比如广告成本、物资成本等,三大运营商在广告上面的投入是巨大的,一个月不到,上面政策变了下面的广告材料就得重做。三是酬金成本,运营商让人做事就得付钱,不论是自有员工,还是合作伙伴,市场营销过程中每办成一笔业务,运营商都得付一笔酬金给办理人员,此外还有达量加提激励计划等。

后期运营维护方面,自2016年响应国资委的监管要求以来,三大运营商对自身的派遣制员工进行大规模转正,没有转成合同制的人基本上退回派遣公司,成了第三方合作单位的人。

转身份为得就是降人工成本。

但事情还是要人做。因此,运营商网络维护方面的工作90%以上外包给了第三方维护单位,如代维公司、施工单位等。请人做事是要给钱的,而且中标的外包单位和运营商签订维护合同之后,转手就外包了下一家公司,一包、二包、三包、四包……实际上维护做事的人是一帮通信民工,他们这些人工资不一定很高。这样的维护水平自然不能保质保量,网络维护质量得不到保障,通信事故增多,维护量增加,运营商不得不额外付更多的钱花在网络维护上。

​如果你问运营商的员工,为什么话费、流量费这么贵?不是说要降本增效吗?

运营商员工肯定会告诉你:我也觉得贵,有什么办法呢?你交的100块话费,我又得不到一分钱!

于是,慢慢地,运营商员工变得麻木,开始对这样的局面坦然接受,赚的那么多利润我又得不到,每个月拿这么一点薪水,该干嘛就干嘛。

既然无法改变现状,只好另谋出路!

运营商一线员工谋求第二产业的不在少数,甚至运营商的一家区县公司60%以上员工都有第二职业。有钱的人搞搞投资,做点生意。或开个移动合作营业厅、或合资搞农庄、搞太阳能、风力发电等新能源。没钱的人做做微商,卖卖面膜。

其实,运营商员工不过头顶垄断大帽子,拿着一点微薄薪水,被用户大骂黑心、暴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某日闺蜜问我,最近看过什么古装剧,我答这几年看过的古装剧里认真看的也只有《甄嬛传》和《琅琊榜》了,其他诸如青云志,...
    语不惜阅读 604评论 2 0
  •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laradock/laradock.git 例子:运行 ...
    啊吖优品阅读 3,164评论 2 6
  • 司机冯某,不知其名,仅闻其姓, 滴滴于昆山花桥。 郊晨清飒,风透衣衫,袅袅荒郊,茫茫陌地。横跨沪昆,不识远近,仅辨...
    禾叶兄弟阅读 2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