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原学长

  我为你写了一个故事,一个恐怖故事。


  “嗨,我是世原。可以坐在你对面吗?”

  “可以啊。”

  晚上九点半的图书馆空荡荡的,周围的空位多得是,不知道这位是怎么想的,非得和我挤一张桌子。

  初夏的夜晚还是有些闷热的,但这时却凉了下来,我随手拿起椅背上的校服套在身上。这么晚还有来学习的啊,他的年级名次还不得排个前几呀。

  距离图书馆关门还有半个小时,这篇文章可以弄完了。


  下节是体育课,教室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只剩下我和启哥,没完没了的问题已经让他很不耐烦,因为我耽误他踢球了。

  “你说的人是赤潮中学的学生吗?”启哥第三次向我确定。

  “嗯,应该是吧。”我第三次不确定地回答道。

  “其实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世原学长。”


  我仔细端详着文章最后的成品,不但没有一丝自豪感,反而感到心里发毛。

  对面也太安静了吧,连物体间的摩擦声都听不见。我甚至都以为对面的人已经走了,但桌子上摆放的课本告诉我,他还在。

  一阵透心的寒冷传过来,我下意识地紧了紧衣领,桌面上晃动的人影甚至都让我感觉到一丝生气。突然,我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在吊灯灯光的照射下,对面的世原竟然没有影子!

  我感到颈部有些酸痛,但却不敢抬头,拿余光望去,周围的学生都走光了。偌大的图书馆只剩下我和对面那位似有似无的世原。


  “世原学长是当年赤潮中学的......”

  “抱歉,”我打断他,“什么叫当年?”

  他比我还惊讶:“因为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呀。”


  我缓缓抬起头,看到对面仍然坐在那里的世原。他左手按着课本,右手正拿笔在本子上记录什么。

  突然,我看到了他的眼睛,几乎吓得跳了起来。他的眼睛并不是看着书本,而是正向上盯着我!

  我“腾”地站了起来,椅子向后移动发出了很大噪音。

  世原像一条受惊的蛇一样哆嗦一下。

  “怎么了老弟?”他问,“是不是宿管来了?”

  他的脸上充满了惊慌与害怕,而刚才的眼神却带着明显的谨慎与邪恶!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精神病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他就像一个冰窖,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着阴森森的寒气。

  “我、我先走了。”我拎起书包,头也不回地逃了出去。


  “世原学长是当年赤潮中学的传奇人物,好胜心很强,成绩稳居第一,不允许有人比他强。他学习非常刻苦,据说晚上在宿舍时都偷偷溜到洗手间学习。”

  “然后是不是被宿管发现了?”我问。

  “你怎么知道的?”

  随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启哥盯着梳理台前的镜子,似乎想了很久。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狭窄的梳洗间里有四个人。

  终于,他开口道:“小心镜子。”


  是他疯了还是我疯了?

  一定是我前两天没睡好,产生幻觉了。我立刻拧开水龙头,让冰凉的水流冲击在脸上。我立刻清醒了不少。

  然而,恐惧又重新侵占了我的大脑。同处在灯光之下的世原,怎么会没有影子!难不成光线能从他的身体里绕过去?更不可能了,如果真是那样,我又怎么可能看见他!

  我直起身来,颤颤巍巍地带上眼镜。看着面前的梳妆镜,突然呆住了。

  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映出了不只是我的脸,还有世原的。他的眼睛是白色的,还布满血丝。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我身后。

  我立刻回头,但那里只有一扇门。我环顾四周,狭小的洗手间只有我一个人,要说世原也在,那只有在镜子里!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镜子里的世原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一排雪白又整齐的尖牙。

  一秒钟后,他朝镜子外的我扑过来。

  两秒钟后,镜子碎了。


  “高三时,世原学长生了一场大病......没人知道那场病是由什么引起的。”他加重了“没人知道”几个字,为了让我明白那是“谁都知道”的意思。

  启哥的语速越来越慢,他在拖延时间。而他的语调也变得很奇怪,在我听上去变得十分扭曲,那简直就像是在强烈磁场干扰下的收音机所发出的声音。我几次想打断他,想告诉他我已经猜到结局了。

  随着一阵清脆的电铃声,巨大的压迫感如同潮水般退去,我们俩都长出一口气。

  “抱歉,我要走了。”他急急忙忙跑出教室。


  残破的镜子后面,一个玻璃罐露了出来,里面正泡着一颗红彤彤的心脏。似乎......还在一下下跳动,每一下,都会挤出一点红色的液体。

  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的收藏品,好看吗?”

  世原站在我身后,白眼球不知在看什么,咧着嘴角。他几乎没有轮廓,似乎是一个投影,在原地疯狂闪烁。

  似有似无。

  “把你的心给我吧,这样我就可以弄一对了。”

  我抓起玻璃罐向他扔过去,罐子穿过了他的身体,砸在墙壁上碎了,那颗心脏掉在了地板上,看起来很可怜。

  “不!”世原跪在地上,用手去抓那颗心脏。心脏从他的手掌穿了过去,他怎么也抓不起来。

  “你们都和我作对!这不公平!我应该是第一!”他跪在地上哀嚎着,两行泪从那空洞的眼睛里流出来,看起来比那颗孤零零的心脏还可怜。

  世原哭着哭着,身体在不断变得透明,似乎随时可能消失不见,唯有那颗红红的心脏,一直摆在他面前,永远在那里,永远不会真的消失。

  然而,世原却永远无法再拿起它。


  成绩单上,世原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每一张的第一行,第一名。

  突然,一张成绩单的第一名换人了,世原排到了第二。

  紧接着,他的名次一直后退。到了最后的一次考试,成绩单从头到尾都找不到世原的名字。


  经常有人看到一个叫世原的学生晚上在图书馆游荡。

  十年前的一天,他弄丢了自己的心。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