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长到我们不止于相识

格林尼治的知名度,在于时针走的准确无误。文明从16世纪大声宣布:“莎士比亚有多么的酷”。穿了破了洞的牛仔裤装潇洒从容上路,到纽约,还记不记得伦敦的雾。

“你说你写文章,还要我想题目,凭什么?”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红豆豆一本正经的歪着头,不知道是一脸不屑还是满脸迷惑,总之我觉得不会这么快就善罢甘休,没想到她却又认真的说“还是你自己想吧”。好吧,的确是这样有时候问她也跟没问没什么区别,因为在她那里我找不到任何参考答案,就像太阳打东边落山这种事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一样。红豆豆,不红,不豆,不会唱《红豆》(听起来有点环境保护中“三废”的味道),然而这位不会唱《红豆》却在综合素质鉴定表中特长那栏赫然写着“声乐”二字甚至连那个“打豆豆”的游戏都玩的并不怎么好的豆豆,应该算是我的大学同桌,尽管做同桌的周数加起来还没有同桌这两个字的笔画数多。在大学的课堂上有同桌一说听起来好像很好笑因为连课都不想去上的人是没有固定座位的更不要去谈什么同桌,手机才是最好的同桌,同样课堂上的手机除了打发时间倒计着下课的铃声外迎接饭点的到来没有任何用处,你以为我们还会去拿手机拍板书拍考试重点营造现场发布会的感觉或者互相测测像素什么的。

“你得把我写得好一点”,冷不丁嘟嘟出这么一句连个招呼都不打不知道的同学还以为人家自言自语呢,我确认了几秒虽然她的分贝压住了讲台上讲课的班主任,但班主任看着我们什么也没续...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怎么说呢红豆豆是个很模糊的姑娘,因为我刚到这个班级的时候她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隆重或深刻的印象。如果你借此以为她是个文静的姑娘那么抱歉的说SORRY,文静这种事就像穿校服的高中生,一眼看过去没有任何的个性与特点,表现雷同到毫无用武之地。而红豆豆除了300度眼镜下那双有些木讷的眼睛和相比之前长发下干净现在短发下清瘦的脸蛋,还有一个和后背相匹配的书包,鞋子永远是黑色的,书包也是黑色的,这就是模糊。尽管我一度认为书包里应该许多好吃的零食盒各式各样精致的笔或者数据线充电宝耳机之类的也很正常,事实上认为没有错可一度就不一定了。一没有见到过他在上课或下课吃东西虽然她从来不吃早饭,二充电宝这事儿根本不可能,三有几次我上课忘带笔了她依旧没有多余的笔使我看起来不尴尬,就算有次有过也是那种没有笔夹的中性笔,拿在手里感觉像个中毒了的怪物似的写起字来别扭放荡,而她却是颇有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一个劲儿的笑着还嚷嚷着跟她坐一块儿是不是故意不带笔。

“嘁,谁稀罕长这么难看的笔。”

“不稀罕你别用啊,你别用啊,”顺势做出一副抢笔的招式,趁我写作业的时候胳膊肘时不时抽几下风好让我下课之前交不了作业而我也始终学不会她想交就写不交就是不写的任性。没办法摊上这么个同桌有几次班主任碰到我就说最近作业不好好写,字写得敷衍潦草平时成绩还要不要了。虽然红豆豆心安理得的一笔一划写下所有的板书最终认真完成所有的作业但却依旧不清楚考试范围依旧挂科,且对待挂科的态度永远都是三个字“无所畏”外加一个语气助词感叹号。

红豆豆是个射手座理科姑娘,英语水平要多好就有多好。我严重怀疑她不是正儿八经的射手,三选一的选择题有时候她可以很“巧妙”的避过正确答案,所以英语等级考试考了好多次才勉强通过,具体考了多少次我只能说上了几年学就考了几次试,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对英语从来都是冰冰的不带任何热情,所以我在她面前说一句英语她翻我一个白眼顺理成章的在后来的日子里不想说话的时候就互翻白眼养成了动眼不动手高尚品格。宁翻白眼说再见,不以明眸示你好。有几次翻得太过于强烈我感觉眼泪都下来了揉了揉眼睛吸了口气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能跟近视眼较劲了,红豆豆还误以为我哭了立马笑得停不下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翻白眼从来没有赢过。

自从红豆豆英语等级考试通过以后我跟她上课废话越来越多停不下来都想掐死对方,无奈我给她推荐了好多书于是她在每一个早晨都带一本书来但却从来不是我推荐的那些,所以在某段时间里她看了好多书,就像那个“好”字一样的好多书,以至于那段时间听到她最多的话就是“哎呀,我的妈呀”(如果你觉得她坑爹也没什么不妥)可是看了好多书的红豆豆并没有变的细腻温婉,依旧大大咧咧就像老师布置的作业在课本上找答案看着意思差不多就一股脑儿写上去然而却不一定正确,多次不正确之后我就不抄她作业了再多次不正确之后她就开始不写作业了,不写作业了以后连做模型课程设计她都不管了。整天只顾着看书速度一路狂飙,跟日本换首相有的一拼,两天一本,一天一本,一节课一本,换衣服都没这么冲动,而我自然也不会去问她昨天看的那些书还记得书名作者好不好看之类的问题,假设问了她也会说看书不是为了记住书名和作者,那样没有意义说上一大堆貌似很有哲理的话。能如此大言不惭的,除了红豆豆。有段时间红豆豆听说了我高中舍友农业大学学习葡萄酒专业的完美事迹后嚷嚷着要去做一个伟大的调酒师,去学校的图书馆找了有关葡萄酒鸡尾酒方面的书来充实自己,最终以默默无闻三分钟冲动惨淡结尾。

作为一个有文科思维倾向的理工科射手女,我们上课的废话无非是书和电影以及地图上的风景及味道,也根本不会去讨论北极熊在南极遇到企鹅会是怎样尴尬或者冰岛有没有冰岛咖啡这种嚼着槟榔都麻木到通货膨胀的问题,或许聊毕业了之后什么样的工作才是好工作比较有话说使得一节课看起来不那么的长,但是话又说回来既然离毕业还有很远的一段时间,那么过早的讨论这事儿会不会很影响心情。所以在这种问题还未成形前我们自觉绕道废话先行跨地球一圈又回到了刚开始。

“你喜欢看谁的书“红豆豆歪着头瞪着眼睛诚恳的像个小学生。

“…村上春树…”

“谁要上树?”她显然不知道村上先生的强项是陪跑与马拉松。

“还有东野圭吾…”我不厌其烦的列举出一大堆村上春树和东野圭吾的书但同时也不忘怀疑红豆豆是了解过,学校的图书馆里有一架上面全部是村上和东野的成名作,但她是不可能找到的。我怀着慈悲的心情给她普及着孤独的灵魂与变态的推理,人文及地理关键时刻再画一张地图来熟练的装饰就像蓄谋已久的菜谱终于派上了用场,而红豆豆就像小鸡啄米似的验证了我的菜谱她从来都不知道,也验证了我们的无知和世界的广袤孤独。就像时间从来不缺乏耐心,耐心从来不缺乏实践。

刚来到这个班级的时候开学第一周不上课要认识实习三天,三天后恰好又碰上学校劳动周就这样开学好长一段时间里我与班里同学相互认识指数不到0.5。那阵儿劳动周是打扫全校卫生,我是组长红豆豆是组员,每次来都是“组长我来了”然后就没有了然后,每次走都是“组长我走了”所以就没有了所以。就这样被她欺负了一个星期。后来劳动周结束第一次上班主任的课我就被阴差阳错的安排到了红豆豆的组里,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变成了我的组长让我始料未及到凭什么为什么干什么!每次上班主任的课我们都会按照小组位置固定好座位,然后假装兴致勃勃乐此不疲的讨论着一个又一个班主任留在黑板右侧的问题或者是每组一张纸以报告的形式书写,几分钟过后到各组推选代表站讲台上回答问题发言的时候小组成员不约而同的望向她,而她总之既没有表现出大义凛然也没有表现出意想不到,相反她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推脱或赞许,而意料之外的就是她有时候的自告奋勇了,没办法组长不下地狱也把她推到地狱。然后红豆豆在我们的推崇下站在讲台下面,看着书卷着衣角淡定的说完头也不抬的回到座位上说一句“哎呀,我的妈呀!”小组成员一边给予朝鲜领导人式的鼓掌一边呵呵哒。

似乎这个世界上的人为了能活出点自我活出点自我活出点个性都有没有的东西,也可以干脆说不要。路口饭店的老板说他的菜不要味精没有食品添加剂餐具绝对消毒,门口的黑车司机说上车就走没有等着再拉一个凑一车的想法,就连天桥上乞讨的老头儿都说不要一毛的硬币不要侮辱他人格,做文化的不要钱,做传销的不要脸,混娱乐圈的不要节操,玩极限运动的不要命,说挖掘机哪里强的不要脑子。当然了最让人望尘莫及的当属红豆豆180°大转变,谁说我没有,谁说我不要。言下之意她什么都有只是你没注意到或者她没有摆晒过,当你看到她画在A1纸上的设计图没有好好画而变成速写的时候,当你看到她为了课程设计焦头烂额嘴上一直重复却不开始做的时候,甚至当你看到她没有梳头的时候,她会义正言辞一字一句的告诉你“谁说我没有”那么事情就变的简单多了,要么相信她什么都有要么去找她所谓的那个谁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事实证明她不但有并且有好多,一个人能对自己的世界有所看法想法做法是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多于幸福感的感觉就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抓起一把葡萄干丢进嘴里甜透牙床直通嗓子眼里,快乐从眼睛荡起的波光摇摇晃晃感染每一寸肌肤,幸福指数和大夏天一大勺冰西瓜并驾齐驱如果你不喜欢吃西瓜那么换成冰淇淋效果也是一样的。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念将来,不畏过往,如此安好,这就是她的个性签名。在这个浑浑噩噩的大学里能有自己所理解的生活、追求和快乐便很值得。毕竟生活不是德州扑克,不是四川麻将,可是我们时不时把生活当成了德州扑克四川麻将,最后回忆起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开始,在哪里结束,回忆里无智者,所以有时候的生活想起来很痛苦。

那些沉默的人,往往藏着特别的大的梦。

红豆豆有时候沉默到一节课一句话也不说一动不动到下课才抓狂起来,给人一种禅修的神秘。别以为沉默就藏着特别大的梦就变的很酷,红豆豆是个例外也是个意外,她的字写得那么宁静怎么能算的上酷呢?按照小学时代从老师那里学来的评判方法说明一个人酷的标准就是写得一手潦草随性的字前提得是大家都能看的懂,显然我在那个连铅笔都削不好的年纪里没有及时的写得一手酷字成为一个酷人,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等我削好了铅笔又开始到了写钢笔字的时候,不仅要写汉字还要去写英语,你可以理解一个学生英语单词句子写得跟印刷的似的,但能理解英语成绩也跟印刷的似的一样黑吗。跟酷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算起来在从小到大这么多的同桌里面,红豆豆的字一直写的不愠不火,看着很舒服的样子,《论语》有言“君子不愠不火”但是她脾气好像跟这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字那就是温润,而且还是1/2温润,所以那些酷的人在生活中总是很难察觉出。而我也在启蒙时间里粗心的将酷和醋分不清,它俩长得实在太像了,后俩为了避免闹笑话认真的将这两个字分清了但是味道依旧不协调。

一深情就庸俗,一怀念就落伍。如果非要给红豆豆一个酷的表现机会,想来想去也就是普通的娇子硬是让人家抽出了冰毒的效果这一优良手艺。食指和中指卡着细长的娇子比左手吃饭拿筷子还灵活,稳稳地小嘬一口伴着飘忽的眼神慢慢的吐出烟丝很匀很直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连娇子的倾斜角度都纹丝未动,氤氲不清又消散不去如此纯粹彻底却又文艺到瘟疫,此时你也许会觉得有一个“long  long  ago”故事的开头或许版本会变成when  I  was  young , I’d  listen  to  the  radio ….    OK sorry 什么都没没有,烟头忽明忽暗着像是在诉说着难以启齿的话,红豆豆将头发拨到耳朵后面时而低头时而张望,这种情节就像墨镜王的电影桥段一样安静…就这样没有任何默契的生日聚餐就开始了,一如既往的过渡模式,唱歌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开喝。真性情不如假豪爽,一个人到底能喝多少酒自己也未必知道,千杯不倒与滴酒不沾的感觉在于一个人喝了千杯之后的清醒就跟滴酒不沾前的形态是一样的,你完全看看不出是千杯不倒前的滴酒不沾还是滴酒不沾后的千杯不倒,两者都有一样的杀伤力与攻击性。红豆豆作为一个酷的领袖跟我一次次的杯起酒尽依旧是那样别致而又礼貌的动作抽着娇子,大神和如哥都说身体不适不能多喝恕难奉陪埋头苦吃。光灿烂时,星已死灭,时间停留在那里谁也没有看到红豆豆脸上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一个倔强而又执拗的人你永远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做的决定,刘海下包裹着的的情绪就像一朵山茶花不合时宜的在秋季的夜晚里绚烂着一杯接着一杯直到脸色与眼睛一样的深情才肯罢休,要搞定倔强而又执拗的人未必像歌词里说的那样容易。初烤叶,复烤香,贮发酵,入配方,卷制丝,条包盒,须百般工艺技,温度时长湿度口感横切纵切润梗蒸丝游刃有余才能看见嗓子和肺哪一个先阵亡。我们争论着每一道菜的卖相每一杯酒的说辞,胡言乱语到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仙人球听到都不由自主的发笑,更别说周围饭桌上的人了,或许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仙人球只懂得看星星听风沙独唱嗜睡霸占大好的阳光空气,但是仙人球们快乐到不用去想明天会有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事情要去解决,要去告别,要去走完每一条街。或许此刻连毕业照都照了却依然不知道工作往哪儿签的我们看不到未来,但那又怎样,看不遇到未来意味着我们的未来有无限的无数种可能。

不知道下一次生日的时候我们还能否有时间聚在一起无所顾忌的说笑,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难道就这样,各自奔天涯。那晚说了好多话真也没记住多少但最后走出饭店红豆豆冲我叫嚣了两次“你给我等着,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当时我猛地听到这句话真是又气又笑连空气都跳跃起来了,心想等什么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姓什么。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我知道“红豆豆不会放过我的”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可我又希望这一天慢些来到,等我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天那便又没任何意义了,生活就像生日聚会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喝趴下的会是谁更不知道下一次缺席的又是谁。既然我们都享受着西伯利亚的寒流,那何不去试试太平洋的季风,既然我们都满足着博格达峰的伟岸,那何不去嬉戏黄浦江的热浪,既然我们都心不在焉,何不将真话说的肤浅越是在意越是想不周延。

周围的商铺明明亮亮将我们的表情淹没在时光的霓虹灯里,映在脸上却映不出这个年纪该有的标志,马路上的车一辆又一辆的宣泄着这个城市的夜晚。路灯温暖着深秋的寒意,包裹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任你努力微笑坚强感动筑成一道围墙,也敌不过夜里最温柔的月光。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红豆豆那天胃疼但是她说不知道谁给的勇气就突然想要跟我拼酒,于是,火拼,断片,不放过我。

夜渗透玻璃,穿过红绿灯穿过十字路口,空调温暖,面孔冰凉,发黄的路灯一列列飞掠。透过玻璃像一个个光圈逐渐变大而后又很快消失在空气里,什么都没了,人还在夜里,记忆停留不前,时间就这么跑着跑着。

在绝大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学的最后一波考试正在向我们逼近,而且学校的安排居然是在元旦假期过后的第一天,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假期因为有部分科目是选修意味着就算你平时没有看过一眼书甚至都不知道在那个教室上课也毫无压力的开卷从容面对。结果第一天的情况就让我的脸又圆润了些。天朗气清诸事皆宜,我不知道其它宿舍的积极是什么样子反正我们宿舍是积极到趋近于冲动,起床时间整整比平时早了半个钟头,单纯的只为早早去抢占一个靠墙靠窗户好要靠暖气的好座位,天时地利坐等人和。没想到其它同学的积极性刷新了我们彼此的认识记录,甚至有些平时嚷嚷着饭可以不吃觉不能不睡的大神们真的做到了早餐忽略不计并且早起劝都劝不住。毕竟往常早起是留给开黑的,与考试扯不上直接利益。

红豆豆这次也毫不例外地刷新了她的记录,与其说刷新还不如说创造。她的舍友们早早就来了还不见她的身影,直到上课铃响监考老师都来了她居然还没有来,我心想着这呆逼是不是记错考试的教室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白白让我这么早来占座,简直就是卑鄙的浪费。老师在上面一边清点人数一边分发试卷,我在最后一排的抽屉里一边注意老师一边给她打电话,未接...等到我把试卷郑重其事的放到我左边的桌子上时红豆豆打一个淡定的报告不温不愠的进来,然后慢慢悠悠坐座位彼此互翻一眼再说上一句唇语后不理不睬埋头苦写。教室里都是刷刷刷翻书的声音,偶尔也有手机和笔帽掉下去清脆悦耳的声音,还有游戏大神们由于长时间未动过笔双手抱拳指节咯咯作响,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十五分钟过后红豆豆又刷新了我对她的认识记录,虽然是选修课开卷考试但是要想从书上找到那些所谓的正确答案还真是不简单,没想到红豆豆的翻书找答案速度直接将我碾压,我在一旁极其不淡定的看着她写满一面又一面试卷,任凭我将翻书的速度提高到验钞机验钞的水平还是不能很快定位答案的出处,好在她写字速度没有我快终于望其项背。交卷结束走出教室。

“你为什么翻书那么快就找到答案了?平时也没见你翻过书,书上的重点还是我给你画的”我忍不住发问。

“我也不知道啊,一找就找着了”她毫无表情的说道丝毫没有感觉到我满满的嫉妒,就像预料到我的问题会来的措手不及,可是这个回答真是太打脸了。

我在碰到许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时便会把答案归结为天赋这一词,就像舍友的游戏打的很棒简直就像棒子,可是其他舍友钻研在游戏上的时间是一样的却始终没有人家的大神模式,就像舍友的乒乓球技术可以控制到左右手游刃有余的去挂角边或刚过网,心情不好的时候各种扣球随时完爆一个乒乓球的使命,这世间有太多的技能让我们惊叹道羡慕嫉妒却又无能为力,所有的勤学苦练都抵不过简单的两个字,天赋。我一边惊讶红豆豆的天赋一边默默地复习着接下来最难对付的液压考试,整整一个学期从刚开始的毫无压力到后面的密封空间思维跟不上老师的传动,再后来就没有好好听过课这中间作业本还丢过一次害得我不得不从头补写,便更加加速了对这门课的厌恶感好在有一小半的课程是在温度湿度刚刚好的实验室里度过。我们就像一只油压不足密封性能还差的千斤顶拼命鼓起自己的力量去支撑起液压传动这张试卷以及考试结束后的课程设计。液压考试那天红豆豆又刷新纪录,早早去了教室占好座位坐等试卷,然而试题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所有的同学面面相觑想笑又笑不出来监考老师皮笑肉不笑的在教室的走道里反方向充当着钟表的秒针,一脸得意的欣赏着自己无可挑剔的作品和全班同学抓耳挠腮摇头晃脑左顾右盼的神情。

“不会做就交卷吧,回去后好好看看书后面还有补考呢”。十分钟过后老师慢慢悠悠抛出这句话似乎早已预测到我们的能力并且还现场直播得到实践检验。我去,老师你以为你是墨镜王啊随随便便就“不如我们从头来学补考来过”,这也不是所谓的劝学啊。

“真的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班里顿时就有同学附和道,红豆豆趁此机会努力踢了下我的座位,我很无奈回头一看试卷上除了个人信息以外什么都没有,当然了这并不能怪她。由于试卷画面太美太残酷红豆豆表情太痛苦我不忍细看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座位时不时传来红豆豆的信号,她的小短靴每次铿锵有力的踢到我的椅子上沉闷但不急促,就像攻城的木杵一下一下撞在城门上随时都有可能猛踹一脚,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胳膊肘往里拐试卷往外翻尽量保持时刻警惕,秒针老师一圈圈的享受着这教室的安静,更享受我们对眼前这份试卷的无奈,由于前桌回头度数太大频率太高很不乖巧的被老师相中,扶了扶眼镜笑脸相迎,坐在暖气旁边的我隐约感到一丝丝寒意。

“有什么不会的你问我不要问他,他会的没我多”。老师和蔼可亲的对我前桌说道,前桌尴尬的笑了笑调整了自己坐姿。前桌埋头苦写,我埋头苦笑,红豆豆埋头苦等。整个考试的节奏就是这样没有任何节奏感。阳光多灿烂,可我的试卷变黑的好缓慢,就像对待那些文字类的考题不管对不对先写满了再说,题目里所有的数字列一遍公式写一遍结果算一遍就这样欺骗自己一遍,而红豆豆是那种省去推算过程省去草稿纸恨不得去拿液压计温度计量角器游标卡尺直接去量的人,某种形式上来说这也是考试的一种意义吧。结局就是毫无悬念的试卷背面一片空白,空白下面似乎在呈现着红豆豆无法言说的心情。考试结束后红豆豆一遍遍对我说这次肯定要挂了,都怪你。想起考试前她不止一次的嘱咐这次液压考试就交给我了,我也大言不惭的说没问题,我考多少你考多少,结果现在却变成了我考多你考少...

从教学楼出来后红豆豆背着包默默地走着像冬日里委屈的太阳,无法直视。不去食堂吃早餐也不回宿舍直接来到了操场的跑道上,操场上白茫茫的雪像沙漠一样在太阳的照射下更加让人无法直视,我选择背对太阳的位置席地而坐点起一根烟享受这冬日里纯鲜氧的空气而红豆豆在跑道边来回踩出一步步沉重的脚印像极了两军大战前夕将军的沉思丝毫没有坐下来“和谈”的诚意,终于在一根烟过后她把包一甩站在我旁边。

“你说怎么办呢,这次真的要挂了,我可特别不想早早来补考”冰冷的空气里传来失落的音节与复杂的表情。我把课本和打火机拿给她想起半个多小时前转身看到她鱼肚白的试卷和憋红的脸,一件游刃有余的事被你亲手办砸了的成就感简直就像完形填空20个全错的一塌糊涂与满脸苦笑,我看着她赠与我的成就感想笑又不敢笑,确实都怪我。

“你倒是说话啊!”太阳照在她的侧脸把吐出的烟气温暖成青色,在寒冷的空气里迟迟不肯散去,青烟袅袅升起你就坐在我旁边可我们之间的心情却隔着千万里。

“哎呀呆逼你再不要想了,没事的怎么可能挂呢,谁给你的自信啊”我把手里的烟头轻轻的按在雪里尽量不去看她的脸。

“你大爷的再说我呆逼我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红豆豆扭过头又气又笑的说着。

“嘁,我还以为你要告诉我死字有几种写法呢,那你说死字是怎么写的?”

“歹 匕”红豆豆一边一字一顿的说着一边拿烟头在雪上一笔一划写起来,我再也忍不住笑起来感觉感冒了好久不通气的鼻子一下子品尝到了纯纯的烟味清新的空气和一丝丝可爱的傻气。在抽完半包烟后红豆豆还没有打算要回宿舍的念头,又想起下午的课要展示轧辊模型虽然模型已经没什么问题但实验报告还是草稿的状态我便坐不住了,万一回去睡一觉报告没时间写下午让她上去拿着草稿讲不出一二三四那完了后她不得掐死我。

“再坐一会儿啊,时间还早呢又不着急吃饭”。

“坐什么坐,你屁股下面坐的是课本,我坐的作业本,冻,还有,我还没吃早餐呢”。

“好吧,你走吧,别忘了下午的模型,做不好我掐死你”。翻一个白眼红豆豆好没气的说

红豆豆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孤独的坐在那里头埋的很深悄悄的感受着湛蓝天空下太阳的温暖,黑色的羽绒服在白茫茫的雪中一点都不刺眼,反而更加黯淡,

借我瞻前与顾后,还你试卷不空白。最后一堂考试是班主任监考所以很积极的不到半小时教室里就没多少人了。而呆逼红豆豆由于忘了带学生证不得不回去取,教室离宿舍有很远的距离所以当红豆豆气喘吁吁的赶回来时就有同学蠢蠢欲动想交卷了。看着前面的同学陆陆续续的离开教室离开班主任的视线,大学最后一堂考试真的就这么结束了,而我却不得不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充当红豆豆的掩护体,这世界上有一类人任凭你把小抄给她她也死死攥在手里不肯多看一眼,任凭你转身多次催促她也一脸淡定的不温不火,到后来偌大的教室就剩下讲台上的班主任和角落里的我们,我足足就那么安静的坐了半个多小时一直等到红豆豆写完最后一笔,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从内心传递到眼睛,看着面前的是试卷想着它会是我学生时代的最后一张试卷来不及感叹原来时间可以结束的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连任何缓冲的过程都未曾察觉。还是在高考的时候我面对那些一科一科的试卷上又臭又长的考题无能为力到坐着都是一种煎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从眼睛里传递到全身的皮肤再掠过我每根汗毛,大脑早已没有了任何的反应焦急又无能为力的样子让我害怕好好的一个人坐在那里稍微动一下腿就会连桌带人翻过去,甚至有时候肩膀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身体就这样清醒地感受着那些分分秒秒知道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再也没有人让我心甘情愿的坐在座位上去接受着那时间一针一针的玩弄,以至于在多年以后的某个凌晨还做梦在高考的考场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而此刻那些无法淡忘的记忆在这一个小时的静坐里慢慢得到补偿,像是做了一场回到过去的梦醒后窗外的天空颜色还是那样湛蓝,身后的她长吁一口气。考试,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只是我们感悟的太迟。

冬日的阳光温暖起来就像夏日的早晨,走出教室走廊里的玻璃上反射着暖洋洋的太阳,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幅画看起来那么的光彩夺目,远处的博格达峰屹然挺立目光深邃。只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心情去欣赏所有的一切。

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一座庙宇,他建设着这座庙宇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供奉,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晨钟暮鼓,阴晴圆缺。摊开心中愁,静赏眼前秋,不管你的庙宇里供奉的是什么都应该好好保持它的强韧,美丽和清洁,那么红豆豆,以后的日子里别再让烟味飘散在你的庙宇,笼罩你。

山南水北,峰回路转,人来人往;回忆长到我们不止于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红豆,红豆!” “我在这里呢,我在这里呢!” 女孩从紫藤丛中探出头来,乌黑油亮的头发下,一双圆圆的眼睛朝...
    苏寂然阅读 177评论 1 5
  • 广州市环鑫科技是一家致力于开发无人值守系统的公司,公司拥有10年技术开发经验,技术产品成熟,比市场上现有的产品更加...
    无人便利店阅读 39评论 0 0
  • 昨晚睡前又看完一部韓劇,當然還是一如既往的happy ending,可不知為何,心滿意足看完卻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滿...
    Coral阅读 63评论 0 0
  • 最好去看hive官网,版本更新后可能会不适用 hive命令行里面临时增大内存量即可,具体命令如下: 打开动态分区 ...
    AI_leef阅读 86评论 0 0
  • 文/易丹 01 A小姐最近又飞了趟香港,赶上了浦东的雷暴天气。 好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多年以来一上飞机就忐忑不...
    饮号阅读 5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