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一个故事之我好想你

一  生命随年月流去 随白发老去

       有时候想,要是人的感情也能量化,用某种可控的有规律的方式去处理该多好,在为人处世的时候,不用感性去思考,就算理性不一定处理的好,但至少规模性的摸索总会有所长进 ,毕竟量化的东西可以带来质的改变,但我又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相信那么多的朋友,去打理那么多的人际,而且,除了刻骨的爱情,谁不想用心去珍惜友情,哪怕只有一段。能否遇到是一回事,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又是另一回事,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把心用在对的地方。而我,把所有的信任付诸于她的身上,换来的除了青春里大起大落的折腾,就只剩下不知算是美好还是灰暗的回忆。

        1993年,在中国正北边的一个小城市里,有一个事业单位家属大院,就是九十年代公务员统一分配的房子,当然,那时候楼房还不像现在满地都是,一般都是一个大院子里面住着很多户人家的平房。我爸妈在结婚后也搬到了里面,住进大院的第二年,我就出现在这个热闹的大家庭里。大院里面的叔叔阿姨基本都是爸妈的同事,平日里大家相互关照,下班后叔叔们在院子里拿着镀瓷脸盆在压水井前排着队,打好水后光着膀子洗去一天的劳累,然后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而阿姨们则提前买好菜,给各位幸苦了一天的男人们准备晚餐,各家准备好后一般都会在院子里的大石桌上一起吃饭,男人们开始推杯换盏,女人们开始织衣聊天,我们开始“翻天覆地”,从小得到的就不只是父母的爱,所以童年是满满的美好回忆。

         我是大院里的孩子王,因为虽然是女孩子,但感觉五六岁的我浑身充满能量,可能相对同龄人来说,略有一点主见,譬如今天大家的两毛买哪一种零食,今晚要玩什么游戏,我总会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再加上天生的大嗓门,所以“掌控”着大院里小孩的风云。陈玥比我小一岁,但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生,陈玥总是乖巧文静,也容易被人欺负,我当然算是那时候的女汉子,所以作为姐姐的我总要保护她。我清晰地记着,有次一个男孩拆了她的辫子,然后我追着那个男生跑了两条街,据说当时手里拿着一块石头,那次之后,院子里的小孩都不敢欺负她,后来想起这件事,我自己都有点难为情。

         慢慢地陈玥越来越依赖我,感觉除了最疼她的老爸之外,她的世界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和我在一块,她说她不会腻,从小来的安全感没什么能代替,她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她要一辈子待在我的身边。陈玥最喜欢的就是在我家里,和我一起看漫画书,甚至看到睡着,看到书砸到了自己的脸上,开心的日子像是没有期限的被肆意挥霍…

二  心里的伤 无法分享

         时间慢慢推移,跨过世纪之年,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发展的好快,可能是那段时间经济发展太快,院子里的叔叔阿姨们都有了出去闯一闯的想法,我爸妈算是比较保守的人,只是劝他们一定要考虑好,这边的铁饭碗掉了可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不过有些人还是跃跃欲试,特别是听闻一些人从商后发达的消息,卯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决心辞去当下稳定的工作,南下从商。陈玥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这个事还闹出了家庭矛盾,所以那段时间,放学之后的陈玥不喜欢再和我们“翻天覆地”,而是自己默默地坐在门前的石阶上发呆,当然,对于那个年龄的我来说不会那么敏感,只是觉得她心情不太好,过些日子应该就会好了。

        2002年,我读四年级,陈玥比我小一届,我们在县城里唯一的小学一起读书,她爸爸彻底决定了要外出做生意。有天晚上,陈玥的爸妈大吵了一架,其实在大院里有人家吵架很正常,毕竟柴米油盐的生活总会有不愉快的摩擦,但这天晚上的争吵声、摔东西声,仿佛是对那些蠢蠢欲动想要外出的男人们的警醒声 。这头陈玥家里吵得不可开交,那头的家里一片寂静,尴尬的气氛让人喘不上气,知了声在外面伴着柔柔的风忽远忽近,虽然我们还是小孩,却也感受到这种焦灼的氛围带给自己的不安与压抑。

       我爸妈没有这个顾虑,作为保守派,认为他们的选择是太过鲁莽的决定,所以我家当时的状况还好,只是没有了其他小孩一起做游戏,我无聊了很多,只能躺在床上看白天借到的漫画书。隔了一会,听到外面好像有人进来,飘忽的听到:“玥玥你来了呀,昕昕在里面”...

         我有点兴奋的跳下床,打开门后就看到陈玥低着头站在门口,默不作声。

       “玥玥你过来了呀,快进来,他们大人吵架,不管我们的事,来,我今天又从隔壁班借到了漫画书!”

         陈玥听到我激动的言辞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随着我进了房间,在以前,虽然陈玥很文静,但在我家里,总会“不客气”,而今天就像是个小孩到了陌生人家里,腼腆的不敢做任何多余的动作。看到陈玥这么低落,我也安静了下来 ,不再闹腾:“玥玥,没事的,你爸爸那么爱你,不会丢下自己走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小的我竟然会主动安慰人,可能对于陈玥,我一直都是当作妹妹来对待的,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把这种消极情绪连带到自己身上,潜意识的将两个人所有的感情联系在一起。

         陈玥听到我的话后,头沉的更低,浅浅的啜泣声被蒙在里面显得非常低沉。“不要哭啊,玥玥,又没有人欺负你,叔叔不会丢下你的,我听我爸说,他们把咱们都当宝贝呢。”

         当时的我也许还是不会安慰人,只能尽量用一些让陈玥能够开心的话来缓解她的心情,陈玥仍然不肯把头抬起来,很低声地说道:“我爸爸真的不要我了,他要丢下我和妈妈,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听到他们吵架,说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说要去很久很久”。

         听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怔怔地看着陈玥脸颊两侧的泪水渐渐浸湿她整个人,气氛尴尬了很久,我只记得当时我拿起一边的漫画书,递给陈玥,试图用这些我们平时最爱的东西来缓解她的难受,再后面的事,我也不记得了,陈玥那晚和我一起睡的,可能是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很晚的时候我才模糊的听到陈玥爸爸询问她的情况…

三  随着你离去 快乐渺无音讯

         四月,平时干燥的北方也总是阴雨沉沉,好在春的脚步已经迈入,就算没有暖和的太阳,温度也不会低到哪里,与春天一起到来的是万物的复苏,大地深冬黑褐色盔甲般的外壳也抵挡不了这复苏的决心,星星点点的绿色早就连成一片,院子里石桌旁的垂柳也焕然一新,冒出喜人的嫩绿。以往的这时候我们都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脱掉厚厚的棉裤和毛背心,这些御寒装备虽然高效,但总是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球,在雪地上滑倒都有可能无法翻身,心情随春天自然变好。

         今年再不同以往,动荡的人心人人自危,大人们没有了以前的欢声笑语,我们也被环境所抑制。陈玥爸爸要离开的那天,院子里空无一人,他一只手拖着大大的行李箱,一只手抱着陈玥,走到大门前的石阶上,回头望了一眼,然后慢慢放下陈玥,轻轻吻了下陈玥的额头,似乎在对她说着什么,没有一个送行的人,但却有很多像我一样隔着窗户怔怔的注视着一切的邻居,昔日大家一起欢声笑语,现在却无奈各自别离,况且外出的人都被定义为背弃家庭的负心汉,送行就意味着赞同他们的选择,多数人都为了不惹祸上身,而承受现在这般复杂的感受。陈玥爸爸摸了摸她的头,转身就走了,许久,陈玥才缓缓移动,没有哭,没有喊。

         后面的日子不缓不慢的进行着,大院里虽然氛围不如从前,但也偶有小聚。不同的就是陈玥一家,自从陈玥爸爸走后,这一家子就与大院的生活毫无关系。我实在不放心陈玥,想要去主动找她,但妈妈却告诉我,这时候她需要自己的时间,再等等吧…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无忧无虑,尽管大院里的人时有变换,相互没有从前那么亲密,但对我们影响并不大,我们需要的只是玩伴。陈玥爸爸走后的一年里,我只能偶尔在学校碰到她,尴尬的不知所云,也不明白为何这件事会让我们之间有如此深的隔阂。

        2005年,我从全县唯一的一所小学毕业,升至初中,这也意味着我和陈玥的接触会更少,虽然十几岁的我们对感情的定义并不明白,但我知道陈玥对我而言总是超越玩伴的存在。陈玥爸爸走了也有两年,事情平淡了很多,但平静总是隐藏着狂风暴雨,陈玥妈妈因为抑郁症太严重,服药自杀了。

四  随往事淡去 随梦境睡去

         九月,秋意来袭,大地上的不论绿色红色,都褪为黄色,或是成为累累硕果坠地而落,或是成为空壳碎屑随风而飞,没了之前的生机,大院里的垂柳换了盛装,黄色的叶子就像漂亮的流苏,随着微风漫不经心的左右摇摆。放学后,我看到大院门口乌压压的拥挤着一群人,还有警察和医生,恐惧和不安瞬间侵占了整个人。

         冲进人群,妈妈看到我后紧紧搂着我,声音微微颤抖着:“陈玥妈妈自杀了”。

         我的脑袋里根本反应不了妈妈说的话的含义,我只是一直在想“陈玥呢,陈玥怎么办?陈玥怎么办啊”。直到看见冲进来,怔怔地站在那里的陈玥,我才略微缓过神来,最终也无法想象这将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她站在那里,不哭不喊,不知道带着恨还是痛苦的眼神,看上一眼就觉得寒气凛然。

         之后便是各种仪式的操办,近半月的时间,她没有说一句话,所有后事都是由舅舅们操办的,在担心陈玥的同时,我更无奈的是,所谓的疼爱她的父亲,在这时候竟然都没有出现。

         那时候刚好赶上旧城改造,冷清的院子里因为拆迁的事情突然热闹起来,我却有些失落,因为,搬迁就意味着大院的生活彻底结束。事实就是我们成功的住进了新建的楼房,对门窗紧关的隔壁邻居也很是无奈,慢慢地习惯没有大院的生活。

         事情过去已经有段日子,我不想每天都在担心陈玥,我觉得我一定要去找她了。因为家里的变故,陈玥不得不住校,学校的宿舍环境并不好,八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我去找陈玥的时候,她蜷缩在上铺床的角落里,面朝着墙壁,任其他人有多嘈杂,丝毫不为动摇。

      我走到陈玥床前,轻声地喊了声“玥玥”?

         陈玥听到我的声音后,慢慢转过身,用沙哑的声音微微的说道:“你怎么过来了啊”。

         陈玥的那种状态真的不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像一个饱经岁月和现实摧残的成年人,甚至是一个伤痕累累下了决心再不与世相争的斗士。“起来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还没有吃饭吧”我慢慢地说道,怕太高的声音都会刺激到她。

         陈玥转了个身,坐了起来,微弱的说道:“我不太饿,不用吃了”。我看着陈玥的脸,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嘴唇上的裂痕却映着浅红色,轻扫了我一眼,眼神就又飘离到了空白的墙壁上。想到以前白白净净的她,想到虽然文静但和我开心的大闹,想到两个人一起看漫画书的哈哈大笑,鼻子酸了起来,我忍不住哭了,但没有出声,我不想再给她不快乐的情绪。

         但陈玥还是注意到了我,微微转过头:“昕昕,怎么了?”

         我把头转过去,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用依旧带着颤颤的声音说道:“没什么呀,就是现在都没人和我玩,你也住到了外面,所以很难受”。

         陈玥没再说话,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无法想象,那时候的我们,竟然会严肃到沉默,可能世故真的会让人早熟。

        看望了陈玥不仅没有让我觉得好受,反而了解了她的状态对她更不放心,躺在床上越想越烦燥,但突然在我脑袋里冒出一个想法:让陈玥住在我家里。

         一旦想法冒出来,发现自己会想无数个理由肯定自己,然后会觉得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完美,但问题是,怎么说服老爸老妈。

     “不管了,软的不行来硬的,我非要把陈玥接过来!”,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我径直冲出卧室的门,急慌慌的走到书房里的老爸面前,之所以先找老爸,是我一贯的战略方针,因为我可以把老爸拉到自己的阵营,两个人的力量一定大于一个人。

      老爸一脸茫然的看着着急的我:“昕昕,怎么了?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

     “我要把陈玥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好吗?”唯一和以往不同的是我竟然没有用娇气来打动老爸,而是理直气壮说了我的“决定”。

         老爸愣了一下,脸上由僵硬露出淡淡的微笑:“你想好了吗,那你以后的零食和衣服都要分一半给她奥!”

       我开心的抱着老爸,他没再说什么,我其实知道,以前陈玥爸爸是大院里和老爸关系最好的人,老爸必定会支持我的想法。接下来最难搞定的就是老妈了,结局是,她同意了;过程是,冷战了一周,甚至绝食,妈妈的顾虑我其实能理解,但因为陈玥,那些所谓的现实问题在我看来都不值一提。

五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周末,我穿着厚厚的棉衣,踩在厚厚的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声音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陈玥这个好消息,迫不及待的带她走出现在的生活。赶到她的宿舍,见到陈玥,她的脸色比前段时间好了很多,瘦小的身形都撑不起大大的棉衣。

     “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玥玥,我爸妈同意了你搬到我们家住了”,我激动地对陈玥说到。

         陈玥比我想象中的要镇静的多,先是愣了下,好像在思考什么,然后露出微微的笑容:“这样不好吧,太麻烦叔叔阿姨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爸爸妈妈非常痛快地就答应了,你也知道的,以前在大院里我爸爸也对我们很好呀,所以你放心。不要想太多,我们马上就要能够天天一起玩啦”我兴奋地心情丝毫不受陈玥的平静所影响。

         陈玥没再说什么,低下头,默不作声,我知道这样突如其来的邀请一时肯定很难被接受,慢慢地坐在陈玥身边,也没再说什么。因为是周末,多数住校生都会回家,所以之前觉得狭窄的房间现在却觉得空荡的让人发怵,良久,陈玥开口了:“如果真的不麻烦的话,那我和你去”。

       “耶!”我开心的抱着陈玥,像是自己成就了很大的伟业一样,甚至要喜极而泣:“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以后我们好好的!”

        陈玥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喜色,带着浅浅的笑容点了点。

     “那我们拉钩,不许变啊”,当时的我真的很开心,像是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捧在手上。外面的六瓣雪花挂在窗上,晶莹剔透,窗外茫茫一片白色,所有行人车辆经过的地方,好似艺术家的灵性创作,一切那么美好。

六  随往事淡去, 随梦境睡去

        二十岁以前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冬天,喜欢那些白色的纯洁到无暇的一切,静谧的空气里只有雪地被踩到时的“咯吱咯吱”声,万物好像都被刷新了,像一张白纸任我们创作,所有的欢声笑语都可以留下痕迹。我以为初春的到来是希望和新生的前奏,没想到除了抹平记忆之外,留给自己的只是陌生的另一个世界。

         六瓣雪花缓缓地挂在车窗上,我对着窗户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水雾像是一张铺开的宣纸,用食指画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着的太阳,晃了晃旁边的陈玥,“快看呀,大大的太阳送给你”。

       陈玥扭过头来,看到我的“创作”微微一笑,我非常开心的搂着她的胳膊,如获珍宝。坐在驾驶座上的老爸回头看到我们两个温柔的说到:“以后呀,我就有两个小姑娘要照顾了呢”。

      “玥玥才不用你照顾呢,我自己的衣服和零食分给她就好了”,我理直气壮的回应着老爸,像是个吃醋的小女生。

         老爸在边上被我逗得哈哈大笑,陈玥害羞的露出淡淡的笑容。一路上都是我一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   不停,虽然很开心,但其实妈妈那关还是有些担心,第一次见面未免会很尴尬。

         到家后我忐忑的拉着陈玥的手走到门口,有点慌乱的推开门。这时老妈从厨房里出来,不顾自己满手的面粉就一把拉着陈玥:“快进来呀,玥玥,外面冷不冷啊”。

         老妈的举动我真的有些意外,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涌上心头,有自己之前所受的委屈,有对老妈让步的感激,这些感受夹杂在一起,让我觉得心里真的好暖。看到妈妈准备的午饭,看到卧室里为陈玥准备的用品,惊讶到像是做梦,怎会想到妈妈是这么的用心,我知道妈妈顾虑的原因,但她还是因为我的坚持而接受陈玥,我反而更加理解妈妈,这种包容心对我产生了甚至终身的影响。

         吃过饭后,我开心的带着陈玥整理东西,同样是我的卧室,我明显的感觉到陈玥的拘束感,她不再像原来那样进门就躺下和我抢漫画书,不像原来那样随意就拿起妈妈送进来的水果,嘟囔嘟囔吃起来,而是怔怔的愣在一边,仿佛多做一个动作都会遭到主人的嫌弃。

         我心里很难受,同样是孩子,陈玥经受了太多伤害,而我这样一个拥有正常生活的人,对她而言都是要产生仰慕和敬畏的,所以我们之间才会有距离,生活的不对等始终会让心灵有所顾忌。

        “玥玥,我爸爸前些天特意换的大床,我们两个一起睡好不好呀,反正以前你在我家睡,都会占掉一大半的床,我觉得这个够咱两”,我有点赖皮的说到,只是为了用原来的画面,来温暖现在这个略显尴尬的场面。

         陈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你放心吧,我不会挤你了,以前太自私了”。

         这句话让我有点措手不及,这本不该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所该说出的话,但我也对这样的情况早有准备,不再感到惊讶,更多的是心疼。

      “喏,这个好看的手链送给你,这是爸爸去山上的庙里给我带的,据说是有好运气的,那我祝你今天开始,天天好运气”,我把一条穿着浅绿色翡翠的红绳扎在陈玥的手腕上。陈玥没有说话,默默地低着头。

         陈玥在我家里住了下来,对环境逐渐熟悉后,状态也比原来好了很多,每天和我一起起床读书,晚上一起比赛完成作业,而后一起分享学校里的趣事。我能感觉到陈玥重新对我恢复了信任,一切仿佛在慢慢回到从前,我甚至开始暗暗窃喜,生活终于不再有大的波澜,就算只是平平淡淡,但每一天都充斥着快乐和幸福。

         我们好像重新回到大院里的那个童年,仅仅是少了一些玩伴,但重要的东西现在都紧紧握在自己的手里。春风吹走了这几年所有的污垢,留下来的都是最真实的,没有大院里那颗垂柳,但外面依旧绿荫成群,出门再不用“武装包裹”,可以把头伸出来感受下这春的气味,卸下冬装的累赘,我们才像是野外的兔子,在石子路上撒欢儿。

         四月,雨纷纷,但再不会给人阴郁忧愁的感觉,穿着雨靴的我们踩在水滩里溅起水花,虽然没有冬天踩着雪地的咯吱声,但好像一切都可以为我们所用,有好多神秘的水坑等着我们去探险。“大闹一场”的后果就是满身泥水,然后被妈妈训斥一番,当然我们并不会在意,丢下在一旁边收拾脏衣服边念叨的老妈,奔进浴池里开始另一个游戏。

         我们总是喜欢在洗澡的时候用加大量的沐浴露,弄好多好多泡泡,“这是我们自己做的雪花,哈哈”,我们的淘气还是被妈妈发现,因为家里的沐浴露总是“不翼而飞”。而在妈妈感慨沐浴露消耗如此之快的时候,我两会心的相望一笑,或许妈妈早就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但事情从未败露。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玥紧紧抱着我,低低的说:“你不要离开我了,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沉沉的声音,我不确定她是睡着之后的梦话,还是清醒着的倾诉,赶紧搂紧陈玥,回了一声“嗯”,在摸到潮潮的枕头后,我才知道她已经哭了很久。心里很不好受,但却又很开心,因为可能陈玥已经愿意放开自己的内心,曾经那些不真实的事实,都成为过去的过往了吧。

七  心里的伤,无法分享

         经过一场场春雨的洗礼,大地上的一切都做好准备迎接盛夏的到来。知了在一旁清清嗓子,太阳卯足力气时刻爆发积攒的能量,路边的月季花艳的让人炫目,这场狂欢已经蓄势待发。

         夏天的到来就意味着陈玥也要毕业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陈玥顺利成为我的同校同学,因为她的成绩可以去更好的学校,我还是以“没人照顾她”为由把她留下来了。我们为重新成为校友还特意举办了一场庆功宴,假借陈玥升学之名,让爸爸带着我们去游乐园玩了一整天。

         开学后,我们一同骑车读书,每天都要比下速度,犹如街头飙车,眨眼间只能看到我们疾驰而过留下的尘土飞扬。陈玥总是被我甩在后面,我女汉子的天赋在这时候展现的淋漓尽致,但我们并不会为比赛设下赌注或是什么。到了小区前的报亭,依旧会把两个人的零花钱凑一起,买本最新的《漫画party》,然后藏在书包里,以免招来妈妈的责怪声。

         晚上我们会反常的要求早些回屋休息,自以为高深的演技在现在想来真是萌娃大作怪。回到卧室,两个人偷偷的拿出书包里的漫画书,不敢作声,小心翼翼的窝到被子里,埋起头来,慢慢撕开漫画书的塑料包装,生怕弄坏一个书角,似乎在完成一个神圣的仪式。因为初中时候的零花钱每天也就几块,除去必要的零食,要攒漫画书的十块还是比较有难度,何况两个吃货看到小卖部里的零食,能走出来已是克服巨大的贪念了,所以每每买到一本,都会当是宝贝一样反复看个几回。

         多数情况下,两人会在被要求熄灯前半小时把漫画书藏起来,因为妈妈会进来,被她发现,肯定又要挨骂,所以我们在九点半的时候恋恋不舍的吧漫画书藏进书包,开始叽叽喳喳的聊天,初中的女生已经开始关注男生,所以我们的聊天内容也开始丰富,甚至每天都要交流一些彼此掌握的一手资讯,聊着聊着,两人就没了声。

         初中的生活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轻松,女生们慢慢进入青春期,小思绪也越来越多,渐渐都有了自己的秘密,一些不会再向父母倾诉的秘密。陈玥是个腼腆的人,又和我玩的多,所以自己的朋友并不是很多,而我不同,从小的大大咧咧,让我的人际很是宽泛,不论男生女生,还是高低年级,都有可以一起玩的同学。

         但就像小时候的玩伴,能在一块玩的人还不是能够倾诉秘密的人,我们把“无话不说”的人定义为闺蜜,当然秘密是要被珍藏的,一旦向别人透露也就意味着关系的决裂。

         而就是因为女生之间这个微妙的约定,发生了令我后悔一生的事情,因为我泄密了。

八  随着你离去,快乐渺无音讯

         婷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进入这个学校以来玩的最好的同学,在陈玥没有来到这里之前,几乎是婷和我度过所有的时间,当年陈玥家里发生的那些事,对我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刚进学校的时候我并不是大大咧咧的到处交友。

         但婷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作为我的同座位,看到我每天心事重重,总是主动关心我,甚至分享她的零食和漫画书,所以婷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在陈玥进入我们学校的时候,我介绍了她们彼此认识,但毕竟不同级,而且陈玥的性格也不容易接受陌生人,所以她们两个也没有太多交集。

         在一次闲聊中,婷主动问起了陈玥的事情,说很好奇为什么不是亲姐妹但会住在一起,可能是没有新的谈资,所以她才想起了平时在人群中那么渺小的陈玥。我并不太愿意提起陈玥的事,但婷却生气了,她用质疑的口气问我:“我不是你的好朋友?我有什么秘密会隐瞒你吗?”

         这两个问题让我整个人都愣怔了,赶忙向她解释道:“不是,你听我说,你当然是我的好朋友,但是,陈玥的事我真的不想提”。

         婷没有再理我,转身就要走了,坐在操场边上的我有点措手不及,起身拉住她,“别生气啊,我告诉你就是了”,我紧张的对婷说到。

       “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我是相信你才和你说的”,我特别认真的对婷说,但她貌似还是有点生气,有点爱理不理的左顾右盼。

         后面我就说了全部,包括陈玥爸爸抛弃她,妈妈自杀,我把她带到了我家...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曾经自己也爱拿些“独家”的秘密炫武扬威来博取大家关注的陋习,是每个渴望展现自己神通广大的人都会做的事,我以为我只是把尘封的往事告诉一个我相信的人,虽不该抹去上面的尘土把它再暴露于世人面前,但它也是我“表忠心”的最佳证物。

       “全校都传遍了,二年级的那个陈玥,是孤儿,她爸爸抛弃了她,妈妈自杀了,你不知道吗?”当我在路上听到这句话时,我仿佛能感觉到心沉沉的坠,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觉得天好像塌下来压在身上,喘不上气。

         我没力气去找婷对峙,我只想找到陈玥,抱着她,和她道歉,任何惩罚都可以,只求她原谅我。我是哭着跑到她的教室里,问遍了所有人,陈玥去了哪里,陈玥去了哪里,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哭得越来越厉害,周围人不会在意,依旧咀嚼着昨天的“头条新闻”,甚至还津津有味。

         我找遍了学校的操场,没有任何陈玥的身影,不顾门卫大叔的阻拦,推着自行车就冲向学校外,我记得那天天气还不错,早上的阳光很足,眼里的泪水加上灼目的阳光,让我有些看不清路,然后被路边的石台绊倒,顾及不了摔伤的膝盖,丢下车子跑向家里。

         还好爸爸在家里,敲开门,找遍了没有陈玥,爸爸以为我丢了什么东西,我只是大声的哭着问他有没有看见陈玥,爸爸也紧张的说:“你别哭,玥玥怎么了,她不是和你去上学了吗”。

        我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

九  我还踮着脚思念,我还任记忆盘旋

         自那之后我没有再找到陈玥,那时候我也已经初三,很快就中考了,成绩平平,上了一所普通高中,但至少离开了哪里,也离开了县城。曾经我以为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陈玥,没想到却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甚至一向乐观的自己也开始逃避。

         八月,天气燥热,中考后的漫长假期并没有让我觉得很开心,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自己的房间,把一些没用了的书打包处理。翻腾着却看到了曾经一起买的那些漫画书,上面的阿衰还在贱贱的笑着,我却哭了,没舍得把那些旧漫画书丢掉,把它们整理好放在一边。

         收拾好后,躺在床上,重新翻开漫画书,看到的不是一个个搞笑的人物,而是和陈玥度过的每一个画面,忍不住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洪涛夺眶而出。

           我好想你,陈玥,你在哪里。

         第二天,我骑着自行车来到陈玥舅舅家,之所以能轻车熟路的找到这里,是因为陈玥消失后,爸爸妈妈帮我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出现的地方,后来我也断断续续来过几次,祈祷能够打听到关于她的一点讯息,但却没有任何收获。

      “叔叔,我又过来啦,最近有没有玥玥的消息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已经来过多少次。

      “没有消息,活生生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其实我有想过让舅舅去报警,但自己明知道事情的原因,总是羞耻于再提起。

       “现在看来唯一可能的就是去找她爸爸了吧,因为一年前他回来过”,在我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陈玥舅舅迟疑的说到。

        我有些震惊,陈玥从未向我提起过,但却很高兴,至少有了一点消息,我急匆匆的赶回家,跑到正在书房看书的爸爸的面前,“陈玥爸爸当时是去哪里做生意了?”

         爸爸抬起头有点看到慌乱的我,赶紧配合的回忆曾经的事,经过打听据说是去了江浙的一个城市,我很开心,简直像是中了大奖。“我要去哪里,我的毕业旅行还没开始呢,刚好我每天在家里很无聊”,我兴奋的对老爸说。

      “你想去玩当然可以,但是也未必能找到陈玥啊”,爸爸语重心长的说。

         说服老爸从来不是我顾虑的事情,老妈才是我该为之着急的人,当然,虽难但从未失败,我成功的开始了自己的“南下之旅”。

         去了近半个月,漫无目的的感受了江南水秀的魅力,却没有一点陈玥的消息,我觉得,我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是因为我的问题,我永远的伤害了陈玥,失去了她。

十  我好想你,好想你,就当做秘密

         假期结束后,高中生活正式开始,这时候的我思想也越来越成熟,天真幼稚少了些。因为陈玥,因为婷,我的性格也变了很多,不再那么大大咧咧,不再左右逢源,甚至变得自闭起来,不敢轻易与谁走得太近,怕给别人带来伤害,怕别人带给自己伤害。

         高中的生活伴随着学习的压力不紧不慢的进行着,虽然我是一个普通学校的普通学生,但也跟随着大浪潮,尽职的做着应试教育流水线上一个普通的“零件”。

         没有陈玥的日子像是三年的时间被丢弃,可能对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我来说,才刚刚过了几天, 高中生活就结束了,如约而至,学海之涯——高考。

         当然,我的成绩依旧是平平,从一所普通高中,进入了一个普通大学,不过我特意在江浙选了学校,毕竟我十八岁之前,除了父母,最在乎的人可能在那里。

         江南水乡格外养人,大学生活敷敷衍衍。青春还没有开始,却感觉已经无心再去体验那些所谓的激情。12月23日,平安夜前夕,我的生日,以往的北方已经下起了白茫茫的大学,第一个在没有雪的地方过生日。虽然高中开始,生日早就成了一种形式,但至少看到雪花我会踏实很多,这个生日来的更加冷淡无感,早上接到爸爸妈妈的电话,听着生日快乐,也感激着他们的养育,这也是唯一的意义。

         下午下了课,接到快递的电话,没有考虑会是什么,因为不逛街的我一切购物全部在网上完成。去快递小哥那里找到了自己的包裹,便带回宿舍丢在一旁,点了晚上要吃的东西,等着外卖来充饥。

         饭后无聊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封信,一条手链,看到那条手链,我慌张地打开信封,娟秀的字体我一眼就认出是陈玥写的。

         我哭着看完了这封信,发疯了似得在垃圾桶里翻出邮寄单,但上面没有任何信息,我找到了那个快递小哥,询问他这个快递是从哪里寄来的,他只是说是同城快递,并不知道从哪里寄来的。

         我央求着他,哭得越来越凶,他说只能帮我查到是哪一个收件点,我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只是抱着他的胳膊,等着他给我信息。快递小哥打了个电话,帮我问到了发件的站点,我回去在地图上寻找任何陈玥可能在的地址。

         幸运的是,那个站点旁边是另一所大学,我知道,陈玥一定是在那里,我在校门口就像发疯了一样到处贴寻人启事,哭着贴了一天,保安大叔训斥了我两次,直至没收了我所有的单页和胶水,我蹲在校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嚎啕大哭,没有一点办法。

         天色渐渐黑了,学校门口开始围观我的人也慢慢散了,我不在意他们异样的眼光和议论,哭不出眼泪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地面,像个没有灵魂的驱壳。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个穿着浅灰色风衣的女生走过来,把我扶了起来,开始时我没有抬头,僵硬的身体不想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起身后,慢慢看向这个人,是陈玥,我“哇”的一声哭出来,紧紧抱着她。

终  我好想你,好想你,就深藏在心

         陈玥一直再劝着我别哭了,但我当时唯一能做和会做的就是哭,陈玥把我带到了一家奶茶店,人很少,坐下后,我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但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却又把我的情绪拉到最低点。

       “为什么在学校帖一天我的信息,你还想让我再出名一次吗”?

         陈玥的声音很低沉,我能感受到就算四年过去了,也无法掩盖我所造成的伤害。

        “我只是想找到你,对不起啊,玥玥,你不要再生气了好吗?”我像是一个犯了天大错误的小孩,哽咽的说到。

        “有些事情发生了可以过得去,有些事情发生了就过不去了”

       “就算我不小心把你的秘密告诉了别人,但我曾经为了让你走出痛苦,所做的那么多努力,难道都不能换来你的谅解吗”

      “你所做的努力吗?小时候保护我?让我去你家里住?是这些吗?”

         我着急的说到:“是啊,这些都不算吗?”我哭得像个泪人。

      “你做的这些是,算,我是很感谢你,但你在做什么事情之前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是孩子王,所以你可以任意制定规则,你保护我无非是为了向大家展示你的威望有多么高,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为什么没有我你依旧可以玩的那么开心,我也无非就是你嘴里的玩伴”,陈玥镇定的说出这些话让我更受打击,那种波澜不惊,那种镇定自若,像是在审判一个罪人。

      “那我把你接到我们家里呢?这个不算吗”我依旧在为自己辩解。

      “这也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我知道你在家里一直都是被宠爱,你愿意分享给我你所享受的一切我确实非常感谢你,但在你为我做的每一个决定的事情你总觉得是在我好,什么事情你有问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考虑到你向爸爸撒娇的时候我该怎么面对,你向妈妈傲娇的时候我该怎么面对,你在自私的享受两个人的友谊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当然,我也自私的为了走出痛苦而附和你所维系的友情,后来所承受的一切痛苦也是罪有应得”。

         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只是默默地承受这一切。

       “任何感情,不论我父母于我的亲情,还是你于我的友情,我总是被决定和被安排,我是脆弱的,但在我成长路上就经历这些已经让我的心磨出厚厚的茧,所以我不会再有心痛的感受,在你最后一次自私的去维护所谓的友情而出卖我,我已经彻底失望,所以也就离开了,并不是因为承受不了舆论的迫害”。

      “我爸爸虽然没有混成有钱人,还组建了新的家庭,但至少他还记得我,还能给我尊严的生活,尽管我也很恶心这些,我却还可以苟且的活在这个世界”。

       “王昕,谢谢你,给我任何所有的关心和爱,如果我有一个完整正常的家庭和童年,我或许不会成长为这样一个思想极端的人,或许我也只会因为你出卖我的某个秘密而和你生气,但不至于成为一生的羁绊,但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陈玥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我说不出话来,模糊的双眼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眼泪越来越模糊,那个身影不知是消失了还是被眼中的泪水所虚化了,反正,是真的消失了。

         窗外下起了淅沥沥的雨,我幻想着这可能是从北方刮来的雪,经历了遥远路程的颠簸,消融成雨水,闭着眼,让雨水冲散脸上所有的泪痕,那年大院里的垂柳好像在向我招招手,而陈玥,站在那里,朝着我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