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MR3608A!

      别了,MR3608A

      无论在哪里,它总是那么的鲜艳显眼,宝蓝和桔红相互交织在一起,如同宁静和热烈缠绕着,吸引着我的目光。

      这两天把我的MR3608A跑鞋洗净晒干之后,我轻轻的拿起,观察我的这双跑鞋,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跑鞋。说它普通,一是因为它是国产跑鞋,不是什么大牌,国外名牌;二是,它默默地陪我一起战斗过两场半马,2016苏州环金鸡湖半马和2017泾县渣济半马;三场全马,2016第一场全马南京马拉松,2016合肥马拉松,2017歙县马拉松。

    眼前的这双陪我跑过两年多时间的跑鞋,准确的说应该是两年零两个月,如今已伤痕累累,已不能陪我再继续战斗!它曾一路陪我跑着历经痛苦的挣扎,也为我带来无限快乐和自豪!我拿起左鞋认真仔细看了看。左边一只损伤比较大,我看了鞋底,桔红色的橡胶底,左脚鞋底外侧靠脚后跟的地方磨损最重,长度约60毫米,宽度约30毫米,露出白色四边形的中间缓冲层;左脚掌中间磨损的范围大约鸡蛋发展,脚后跟鞋帮靠左一点,尼龙包裹层已被磨掉,淡黄色的海绵突兀出来。这只鞋前脚尖大概有两厘米的缝线松掉了,自己曾拿针线小心翼翼地按照原来的针迹一针一线缝合,使它变得更扎实,远远看上去,是看不出被缝过的。当我拿起右脚那只鞋,似乎两只鞋受伤的程度并不完全一样。右脚掌被磨损的范围要比左脚掌大一点,可以说几乎前脚掌的鞋底花纹都被磨的光滑而平整。右脚鞋底外侧磨损的范围却比左脚鞋底外侧稍微小那么一点,形状相似。

        别了,MR3806A

        它陪我第一次真正完成半马挑战之后,我似乎寻见马拉松另外一层意义:一马一会。在马拉松的旅途中,让我的身体变得强健起来,同时我还寻到了真实的自己,原来你认为不可能的或是你没想过的事,其实你是可以做到的,只要敢于迎接尝试挑战,到达你的预期没有不可能的。苦和累,能打开你生命中无限可能模式;在这场旅途中,我还遇见了一些人,如今距离不是问题,时间其实也不是问题,想见一个人随时都可以,生活有时就是这样,需要机缘巧合,让人捉摸不透。有些人,一辈子也见不了几次,每一次的相遇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日本茶道倡导“一期一会“, 据说这个词最早出自于江户末期最大的茶人井伊弼所著茶论一书《茶汤一会集》,他说道:”追其本源,茶事之会,为一期一会,即使同主、同客可反复多次举行茶事,也不能再现此时此刻之事。每次茶事之会,实为我一生一度之会。”   

      一期就是人的一生,一会意味着仅有一次的相会。坐在一起这样喝茶的机会,或许一生只有一次,所以喝每一杯茶时都要抱着感激的心,格外珍惜,因为下一次与你面对面喝茶的,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而你所喝到的茶,也不会再是原来那一杯,一生只有一次相会的缘分,世当珍惜。其实,在马拉松这场旅途中“一马一会”,不正是我寻见的吗?

      别了,MR3806A

      思绪逐步打开,让我回到第一次挑战全马。那一天在我看来也许是特别意义的一天,让我经历了跑者的狂欢盛宴。

      那天凌晨四点半醒来,洗漱,准备早餐:白菜杏鲍菇鸡蛋炒饭。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绑好计时芯片的跑鞋,号码薄,餐巾纸,T恤一起打包五点出门,坐最早的一班公交去地铁站。六点一刻到了奥体东站,这里是南马的起点,天团约好在奥体东三号出口集合。到处是跑马者,这里碰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专业着装现身的自由飞翔,举旗,跑表,补给一个都不少。举旗,带着二饼眼镜,穿着藏青色旗袍的贝勒,背后写着:”美女看手相吗?“还有跑半马的小眼镜鱼。还有仁兄打扮成唐僧的样子,黄色长袍,身披黄色袈裟,居然手里还有一个木头碗!

      我一直觉得去经历跑一场全马,你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跑者。就像南马官方T恤左袖肩上印制的“真跑者“,很喜欢这样的称呼,很贴切。

      若要决定跑一场全马,你首先要疯狂的喜欢上跑步。对于不爱跑步的人来说,你在他们眼里你就是异类,疯子。凌晨三四点他们还在沉睡的时候,你却穿上跑鞋奔跑在路上来一次长距离练习;夜晚,忘掉白天的疲惫也要跑一跑。炎热的夏季三伏天,燥热难受也要坚持;数九寒冬的天气,路上行人寥寥无几,也不忘初心迎着寒风跑上一段路。狂,就是比喜欢还要多不止一点点;就是无论怎样还要坚持下去的毅力不断引导你迈开双脚继续奔跑,你才有足够的底气站在马拉松赛道起跑线上!

      七点,我进入到奥体起跑点。到处飘着色彩斑斓的跑团彩旗,五颜六色的参赛服,甚至有人还穿了今年北马深蓝色背心,胸前印着大大的”北京马拉松“;我看到了淡蓝色的芜湖跑吧T恤走向起点,荧光绿的晋江健跑T恤,绿色的滁州马拉松协会,粉红色背心的连云港马拉松协会。。。。。不同的跑者迎接着自己心中这一场盛大的2016“最南京”马拉松!

      发令枪一声响,跑者人群开始往前慢慢的涌动。三公里之后,跑者才拉开距离,可以轻松自在的奔跑。我的目标是4小时完赛,如有可能跑进4小时之内。和跑团的南风茉,以及旗手qin轩目标比较接近,所以一直跟着他俩一起跑,5分10秒的配速,对我来说稍微有点快,但还是能承受。以这样的配速一直跑到新街口,到了长江路配速不由自主的提上去了,我看到赤足跑马的大哥,个高又壮实,沿着马路中间白色线条有节奏的往前跑。我向他竖起大拇指,他淡淡的回我一句:“加油”!我看到急救跑者,着装厨师服的跑者悠闲地的跑着。我看到一身黑色压缩衣跑团旗手扛着团旗,边拍边跑。此时,我听到:“我们现在的配速是多少?  现在配速440.”定睛一看,原来两位是连云港马拉松协会的跑者。我的首马在我的口袋里只放了一包餐巾纸和两片邦迪,没有跑表没有手机,所以只能借助其他跑者来了解自己的配速。听到440的配速,感觉自己的体能尚可,于是乎我做出决定紧跟他两,一直跟到15公里。明陵路那个上坡路段,体能明显跟不上他们440的配速,果断放弃。放慢速度,找寻自己的节奏。从太平门路下坡狂奔而下穿过龙蟠路,进入玄武湖。环玄武湖路遇到了来自晋江健跑团的跑者,跟他打了个招呼,他说前半程一定要稍微慢点。我说你为什么跑马?“一边跑马,一边可以全国各地游啊"我们边聊边跑一直到模范西路,马路两侧的市民加油起止彼伏。这时,晋江跑者腿有点抽筋了,立即放慢了速度。我挥手向他告别:”放慢速度!慢慢跑!“,我继续往前按照自己的节奏奔跑,由远而近飘来《小苹果》的外放歌声,扭头看了一下原来是滁州马拉松协会的女跑者,这时候我的体能开始在下降,我跟了几百米,放弃了。在2016南京马拉松赛道上女跑者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30公里以后不断超过我的女跑者越来越多。她们奔跑中呼吸自然,跑姿平稳、流畅,从背后看那运动的节奏,左右臂前后像一座古老的钟摆那样平稳摆动,整个身体轻盈像只蜻蜓一上一下跳动着,这就是所谓的运动美吧!

      过了定淮门桥,跑过定淮门大街左转进入江东北路。真正的马拉松从这里开始,最后的十几公里人的体能耐力到了极限的时候。我看到周围跑者放慢速度,行走的多起来;有些年轻跑者腿抽筋,站在隔离带边自行压腿拉伸。我看到一体格健硕老者飞速向我奔来,心里除了惊讶就是敬佩!这才是有智慧的跑者,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我向他竖起大拇指“加油!您这个时候还能加速,太牛了!”他淡淡的回一句:“加油!我从20公里开始加速,一直到现在。”有人说过,前半程快了一分钟,后半程你将付出两分钟的代价!我明白这个,可是到了赛道上,没有控制住自己的,之前的战术完全被打乱了。赛前计划530配速跑前半程,一点也没有做到。0到20公里,配速从510到440,完全忘掉了马拉松是从30公里开始的警告。这是一个教训! 35公里左右,我看到一对中年夫妇稳步匀速从我身旁越过,被感动了。我之所以判断他们是夫妇俩,男主在左边,女主在右边,他们肩并肩。男主右手掌放在女主后腰,男主不仅是陪跑还助力带跑,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满满的爱!到了37公里,我看到了曾和我一起南马路线拉练的南京信工大酷跑团埃塞俄比亚黑人,他的中文名字“戴笠”。他腿瘦长,和我上次看到的那样还是穿的贵人鸟跑鞋,步幅很大,身体前倾。和他简单寒暄几句,我一直以为他应该300完赛没问题,他从身边越过去我也是这么想的。38公里处,我居然看到了他在走路!这就是马拉松,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请原谅我真的不是在打广告)不是所有的黑人都能跑!39公里处,我的体能到了极限,非常口渴,需要喝点饮料。我看到了天团的小伙伴们拿着补给在喊加油,我接过一杯饮料,快速喝下,继续奔跑。41公里处,有一小段距离的折返之后,这时我的配速已经很慢了。当我回头,看到折返拐弯处有娇小的身影轻盈的跑过来,赛后才知道她是南风茉,也是和我一起起跑的。她的跑那么平稳流畅,配速掌控适当自如,和她出发前计划的差不多,我觉得她也是一位有智慧的跑者!42公里处,当我看到42公里指示牌的时候,我忍不住喊了出来:42公里,42公里,还有195米啦!还有195米啦!我终于可以完成一场马拉松!我听到劲爆的音乐,内心有充满了前进的力量,我提速超过了好几位跑者冲刺到终点!时间定格在03:52:09举起双手,内心升起无限快乐和激动:我终于做到了!

      别了,MR3806A

      原以为,南马之后距离合马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通过恢复,练习把合马目标定为340,我可以轻松完成目标。事实上,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合马则以惨败收场。它在这场马拉松陪我经历了遗憾和痛苦。

      11月12日上午八点,合马在渡江战役纪念馆发枪起跑。30秒之后,通过起跑线。以440配速在不到1公里处碰到了极致345官兔,离我的目标340非常接近。于是,决定跟随极致345兔子跑30公里。345兔子配速520,对我来说比较轻松。就这样一直跟随了21公里,身体状态感觉不错。此时,天气温度开始热起来,我一时冲动忘了当初的决定,甚至也忘了极致兔子善意的提醒,赛道约22公里开始有长缓坡,来回折返约8公里长。就这样半马之后提速到510,以为可以轻松完成计划,甚至创造PB。到了22公里,噩梦开始了,自己还全然不知道,还发力往前冲保持510配速。塘西河大桥,十五里河桥,马家渡大桥,南肥河大桥四座大桥起起伏伏,突如其来的四座起伏大桥,措手不及,到了30公里已经溃不成军。31公里,碰到了极致345兔子,其中一位兔子跟我说:“你节奏保持的不错”,此时已无力回复,心中暗自叫苦。咬牙跟了约300米,放弃了。就这样跑跑走走,节奏完全打乱了。随后,400兔子也上来了,跟了一段时间,体能匮乏果断放弃。到了终点,时间定格在4小时03分28秒。以净成绩4小时02分42秒惨败收场。

      别了,MR3806A

      在古城徽州,它陪我领略了古城徽州之美和内心喜悦!

      “喇叭冒烟啦,喇叭冒烟啦。。。”

      一位跑友看到舞台音响喇叭冒起烟,大声喊了起来。场面引起一阵一阵骚动,貌似注定是一场非比寻常的马拉松。

      无人机在徽州古城城门前盘旋,一排一排由小演奏者组成的古筝演奏团在专注弹奏着古筝,旗袍表演队列着方队,在拱门前来回缓慢走着猫步,配合着摄影师,三脚架支撑的摄像机上下左右摄取着现场各个场景。对面的徽州古城城门舞台上主持人热情澎湃的主持,浑然不知音响出问题了,就连在音响下摄影师也没察觉,直到幕后工作人员听到呼喊声才上台关闭。

      此时已是七点五十分,开幕式进入无声模式,两位健身教练在舞台上在无声中做着赛前拉伸。之后,便是相关领导上台发表讲话,仍然是无声,已经超过既定起跑时间八点钟。这是我见过最不寻常的马拉松开幕式。

      有阳光的地方,必定有背影;正如有天使的地方,必定有魔鬼尾随左右。只有跑过的人们,一定晓得歙马让人又爱又恨。很多跑友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她的美。往往又忽略了赛道的苦和累!

      徽州古城随处可见名胜古迹,立于1584年许国石坊八角牌楼。

      建于明清时期的斗山街徽派古民居鳞次栉比,每一幢民居那斑驳高耸的马头墙,形态各异的门楼背后都有一段故事,一段传奇。

    重建于明代的渔梁石坝是新安江上游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古代拦河坝。当你脚踏青色巨块坚石铺成的石坝时,会感到历史的厚重,设计的精细巧妙。江水从上游而来穿过坝顶倾泻而下,听着淙淙流水声,在这里你会忘记时间!

        起跑发令枪一声响后,跑友们鱼贯而出。在起点拱门下,我找到了我的目标345兔子。我来之前,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345,按照自己的节奏跑,暗暗的告诉自己切不可冲动,决不能像合马那样狼狈不堪,冲动将付出惨痛的代价。我紧紧的跟随者其中一位年长者345兔子,事实上我真的很幸运,跟了一位相当靠谱的兔子。起跑一公里后,赛道开始一个坡连接一个坡,一个弯道连着一个弯道,当其他跑友兴奋的从我们身边超越过去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位跑友曾说过:”你现在傲娇的超越我,三十公里之后,我将优雅的从你身边越过。“到了五公里第一个补给点的时候,345兔子见我没有喝水,他告诉我,每个补给点都要补点水,不能等到渴的时候再补已经迟了。“逢补必喝”才能保持充分的体能坚持到最后。前半程的赛道,陡坡,弯道,再加上折返上上下下犹如魔鬼般赛道,当我和345兔子折返到16公里处的时候,另一位345兔子已经停下奔跑的脚步,在慢慢行走。有两位紧跟我们的跑友也不见了踪影。从我身边越过的双胞胎美女,也在刚过20公里的时候,停下来开始徒步行走。上午出现了一阵阳光,温度逐步上升,闷热。可以说,前半程坡连坡,弯连弯的赛道把那些过度兴奋的跑友虐的苦不堪言。真正的风景在后半程的赛道上,平坦的柏油路面,沿着新安江蜿蜒曲折伸向前方。摆脱魔鬼般的赛道,迎来的将是天使般的赛道,依山伴水,沿岸成熟的枇杷,为赛道增加一道非比寻常的风景。

      "前面两个是330兔子,他们跑蹦了”345兔子看着正走在路边的两位跑友小声的跟我说。

      “嗯?330兔子?他们330旗帜呢?”我疑惑的问我身边345兔子。

      “哎,你们怎么不跑了?”

      “跑不动了,330旗子扔了,完成不了任务,给别人看到,不丢人吗?”他们心中暗自叫苦无奈的回道。

      当我跑过四十公里的时候,天空开始变得阴沉起来,凉风袭来。天气预报说有阵雨,莫非要下雨?保持匀速,逢补必喝。坚持这两点,使我的体能在最后略有盈余。距离终点拱门约两百米的时候,稍微使了使劲,轻松完成起跑前定下的345目标,最终提前55秒。当我越过终点拱门,天空下起了阵雨,紧接着迎来一阵狂风,雨水从天上狂泻而下。这阵狂风暴雨可苦了那些345以外的跑者。我真的好幸运!非常感谢345兔子!带领我完成目标!

      2017歙马陡坡、弯道、新安江山水画廊、狂风、阵雨注定是一场非比寻常的全马,一场难忘的全马。同时,也带给我无比自豪的一场全马!

      别了,我的MR3806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