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救济-虚数解犯罪

《圣女的救济》在第一章结束的时候写了一段真柴凌音对义孝的内心独白:我是发自内心地深爱着你呀,正因如此,你刚才那些话杀死了我的心,所以请你也去死吧……也就是在第一章结束,还没有命案发生的时候,东野圭吾便已经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们凶手是谁。

这样的写作手法,自然而然让人联想到了之前看过的那部《嫌疑人X的献身》,这两部东野圭吾的经典小说,一部说的是救赎,一部说的是献身,共同之处都是在一开始便知晓凶手,而唯一要做的就是汇集所有的脑细胞,跟着东野圭吾提供线索不停地去猜测凶手的犯案手法。

第二章,先是描述了在真柴家举行的很平常的聚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聚会结束凌音回娘家后,宏美便被义孝约去了他家,这一段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接着,第二天,义孝中毒身亡,他倒在了起居室门后的地上,身旁滚落着一个咖啡杯,黑色的液体泼洒在木板地上。在命案发生前,东野圭吾似乎用了差不多一章节的文字,去叙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这都是假象,千万不要被他蒙骗了,就是在他平平淡淡地叙事中,提到了五个酒杯、冰箱里的矿泉水、拼布、二楼的盆栽、咖啡碟、制作咖啡的过程,这些其实都是破案的关键细节。

既然命案已经发生,那么从第三章开始,所有的脑细胞都要开始活动起来了。因为小说一开始便设定了凶手是真柴凌音,那义孝肯定不是自杀的,也不是警方首先怀疑的若山宏美杀的。然而,义孝死的时候,凌音乘坐飞机回了娘家,她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也得到了警方的查证, 那她是通过什么方式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将砒霜放进了义孝喝的咖啡中呢?

随着案件的调查,警方的推论也停留在了两个人嫌疑人身上,一个是最有投毒可能的宏美,一个是最没有投毒可能的凌音。这两个对立的阵营,也代表了读者的内心斗争,如果凶手是宏美,那她下毒绝对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可惜,大家都明白,凶手必定只能是凌音。在警方的调查逐渐偏向宏美的时候,唯一一位靠细微的线索和直觉认为凶手是凌音的女刑警内海薰,终于请出了我们心心念念的物理学家汤川,就是他在《嫌疑人X的献身》中打败了数学天才石神。

汤川再度挑战一个高难度的不可能犯罪,而这次的作案手段只有在理论上可行,在实际操作上完全不能,是一个“虚数解”。而正因为是一个”虚数解“,我们在看了一大半小说内容后仍然猜不出东野圭吾的计谋也就显得很正常了。这个”虚数解“,几乎让整个谋杀变成了一个完美犯罪,如果不是草薙刑警留下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证据。

只有在看明白了这个“虚数解”的犯案手法后,才能理解为什么小说讲的是“救济”了。凌音从结婚的时候便布下了整个局,然后用一年的婚姻生活来救赎义孝,可惜义孝最终都没能得到救赎。我一直在想,凌音对宏美到底有没有恨意?她一开始设计杀害义孝的时候,是不是就准备让宏美或者任何一位会让义孝变心的女人做替罪羔羊?那她对润子到底又是什么样的感情?毕竟她抢走了当时还是润子男友的义孝,而润子又给她留下了忠告性的遗言。她至始至终有没有想过要为润子报仇呢?还有义孝,不管他是不是代表了整个日本的一种男尊女卑的文化,怎么看他都是渣男一枚,竟然会有这么多女人前仆后继的爱慕他,尤其是凌音,得到了润子的忠告后还是满怀着一种救赎的心情嫁给了义孝,真是难以理解。还有,草薙他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凌音?

如果和《嫌疑人X的献身》对比,我还是偏爱《X》一些,感觉无论是案件的推进还是书中人物的感情色彩,《X》都要来的强烈一些。也许是因为在理性上对这个“虚数解”的犯罪手法,对这种几乎完美到难以实现的手法保留着一些怀疑的关系;也或许是因为在感性上不太能接受凌音这样聪明睿智的女性竟然会嫁给义孝这样只是把女人当成一种生育工具的男人的关系吧。

不管怎样,《圣女的救济》是我除《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外看的第四部东野圭吾的小说,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接下来看哪部好呢?不知道《假面饭店》怎么样,嘿嘿!

人物

真柴绫音(凶手)

真柴义孝(被害者)

若山宏美(凌音的学生,义孝的情人)

猪饲达彦(义孝公司的律师)

猪饲由希子(达彦的太太)

草薙(刑警)

内海薰(刑警)

汤川(物理学家)

津久井润子(凌音的朋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