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13章·辛特拉

旁白君:在卡斯蒂利亚公主伊莎贝拉死后,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迎娶了伊莎贝拉的妹妹,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的第四个孩子——阿拉贡的玛丽亚。而与玛丽亚所生的这位女孩,将成为查理五世未来的妻子……

曼努埃尔一世和阿拉贡的玛丽亚的婚礼(Garcia Fernandes, 1541)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从圣马丁教堂出来,玛丽亚就边走边念着,还逗着怀抱里的孩子。

曼努埃尔停下来看着玛丽亚,“我亲爱的王后,孩子这个名字是很好听,但你总不能一直叫到宫殿里吧。”

“我可以啊!我可以一直叫到她长大。我现在就要告诉她,这个是她的名字。”玛丽亚看了曼努埃尔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

去年若昂的出生,算是慰藉了米盖去世后曼努埃尔长久以来的悲痛,现在玛丽亚给他带来一个女儿,自然也让曼努埃尔高兴不已。圣马丁教堂虽然太小,但玛丽亚不喜欢里斯本的空气,所以就干脆把主教召集到这里给伊莎贝拉洗礼。

“伊莎贝拉……”曼努埃尔想着想着,就长叹了一口气。

“嗨,国王陛下!不许再想我姐姐了!”玛丽亚虽已生了两个孩子,但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

曼努埃尔移回来心思,亲了亲玛丽亚的额头,“我是在叫我们的孩子!”

玛丽亚撅了一下嘴,母亲教给她的礼仪从来都没有束缚过她,“骗人!我料想你叫的肯定不是我母亲,我们的女儿肯定也听不懂父亲叫她的名字呢!你一定又是在想我姐姐了。”

曼努埃尔又叹了一口气,想说些什么又没说出来,继续向前走去。

玛丽亚也明白他的心思,这位比他大二十岁的国王,有时候像父亲,有时候又像哥哥,但给她更多是那种父亲和哥哥都给不了的爱。玛丽亚也对姐姐的去世很悲痛,她知道和一个爱人朝夕相处很久,对方却突然病故,唯一留下的孩子也不幸夭折,是怎么样的痛苦。

如果换做是自己,无论是若昂或是伊莎贝拉,或是曼努埃尔死了……玛丽亚不敢想象下去,摇了摇头并抱紧了怀中的婴儿追了上去。

曼努埃尔没有注意到玛丽亚,他现在心中所想的全是别的事情。他在辛特拉宫殿前的广场上停了下来,望着远处山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玛丽亚说话,“塞维利亚摩尔人的王宫可真美啊!”

辛特拉宫(图片来自网络)

玛丽亚也停了下来,“我尊敬的国王陛下,自您2月份从那里回来,怎么就对摩尔人的建筑这么痴迷!而且您从塞维利亚带回来那么多瓷砖做什么?”

曼努埃尔指了指远处的丛山之外,“我想将山上那座佩纳圣母教堂修缮改建一下,改成一座修道院。[1]

玛丽亚这下知道了曼努埃尔带瓷砖的用途,“可是,这种异教徒的装饰怎么能用在我们基督徒的场所呢?”

曼努埃尔笑了一笑,“亲爱的王后,你尊贵的父亲母亲不也将科尔多瓦摩尔人的清真寺改成了教堂了吗?你好像也是在那座教堂里洗礼的吧?况且,我将用这种装饰来表达对上帝的敬爱,祂也喜欢美的东西!”

曼努埃尔哈哈大笑,就带着玛丽亚走进了宫殿大厅。他们在王位上坐定后,等待着一路随行而至的人前来道贺。

起先进来的是亚美利哥·韦斯普奇[2],还未等曼努埃尔和玛丽亚看到人,就听见声音说,“恭喜国王陛下,贺喜女王陛下,我给我们伟大的葡萄牙王国带来了好消息,这也是我带给伊莎贝拉公主最珍贵的礼物。”

等韦斯普奇来到近前行完礼,曼努埃尔开口说,“你航行回来了?一路可顺利?有何重大发现?”

韦斯普奇向玛丽亚和她怀中的伊莎贝拉行完礼后说,“国王陛下,通过这次航行,我基本上确定无疑地!将向您告知一个重大的好消息。这个好消息,我之前已经公开出版过一些信件,很多人却质疑。但这次,我有更加确凿的证据,证明哥伦布是错的!”

曼努埃尔和玛丽亚虽然听说过亚美利哥的猜想,但这次从他本人口中亲自听说,还是有些惊讶,曼努埃尔在王位上倾身向前问,“是什么证据?还请韦斯普奇副将详细说来。”

韦斯普奇致礼后,开始说道,“两年前,我和阿隆索·德·奥赫达将军在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的支持下,”他朝向玛丽亚致意了一下,接着说,“前往所谓的印度,我们沿着哥伦布的路线航行,到达了南纬5度左右的地方,我们便分开了。”

曼努埃尔有些不耐烦,“这次航行我略有所知,还请你快说重点。”

韦斯普奇又致歉一下,继续说,“陛下先别急,我和奥赫达将军分开后,我继续朝南航行,不久后我发现了一条巨大的河流,过了这条大河[3]之后,大约在南纬6度的地方我就回航了。”

玛丽亚有些不解,“那当初你怎么没将此发现禀告我母亲呢?”

韦斯普奇说,“禀王后,当时我还有些不确定。去年和葡萄牙的船队再次出发后,我又沿着这条大河向南航行,一直航行了许多天后,我到达了最南端看不到陆地的地方,大约是南纬52度。”

曼努埃尔已经开始着急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韦斯普奇,“国王、王后陛下,如果说哥伦布发现的地方是日本的话,根据现有的地图来计算,亚洲的海岸线根本不可能这么长。于是,我回来后又对比了原有的地图和达伽马第一次航行印度后绘制的地图,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1474年的欧洲人眼里的世界地图

曼努埃尔和玛丽亚对这个狡黠的佛罗伦萨人有些难以容忍了,还未等他们回答,这次韦斯普奇自己说,“新大陆!”

曼努埃尔和玛丽亚听到后的确有些震惊,异口同声地反问,“新大陆!?什么新大陆?”

韦斯普奇说,“哥伦布错误地计算了大西洋的宽度,实际上他发现的是一块新大陆!根本不是亚洲!”

曼努埃尔有些兴奋,但还不敢确定,“真的吗?!难道哥伦布从开始就错了?是一块介于欧洲与亚洲之间的新大陆?”

韦斯普奇颇为自豪地说,“我敢确定地说!那就是一块新大陆,国王陛下,我们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与以往所知的大陆都不一样的大陆!”

曼努埃尔拍手称赞,赶忙从王位上下来,扶着韦斯普奇的双臂,“果真如此的话,那你将为我葡萄牙王国多增添一块广袤的土地啊!”

韦斯普奇又略表谦虚起来,“这全凭国王您的智慧还有上帝的指引,我只是您的一个仆臣而已!”

说话这时,门外一队人抬着箱子走了进来,随后跟着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精干的将军,走到国王和王后面前分别行礼,“恭喜国王、王后喜添一位尊贵的公主。”

此人一进门国王就看出来是达伽马,急忙将其扶起来,“伽马阁下,我的印度洋海军上将,你可终于回来了!”


瓦斯科·达伽马的第一次航行路线图。(1497年-1499年)-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达伽马示意仆人将刚抬进来的箱子打开,对国王说道,“请国王、王后随我来看,这是我给你们,还有公主殿下带来的礼物!”

玛丽亚仍抱着伊莎贝拉,跟随在他们后面,韦斯普奇也一同凑上前来,观看这一箱箱礼物。达伽马指着打开了的箱子一个个介绍说,“这些是印度果阿的酋长进贡的珠宝,还有这一箱是卡里卡特送来的各种香料。”

曼努埃尔看着这一箱箱奇珍异宝,比达伽马第一航行带回来的还要奇特丰富,“想必阁下这一次旅途必定凶险。礼物倒是其次,不知前往印度的这条航线上,我国船只航行无虞?”

达伽马拿起一个瓷瓶说道,“不劳国王费心了,此次航行虽有些小小阻碍,但都已经化解,我葡萄牙前往亚洲的贸易路线上已经畅通无虞,无人敢阻拦了。您看,这是来自契丹国[4]的上好花瓶。”


  1. 即后来的佩纳宫

  2. Amerigo Vespucci,新大陆后来的名字America,即来自此人,为亚美利加名字的阴性变格。

  3. 这条河即亚马逊河的入海口,此前一直称之为“大河”。

  4. 自马可·波罗至利玛窦期间,欧洲对于中国的称呼,哥伦布以为自己发现的是蛮子,见上图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旁白君:这位与阿拉贡的费尔南多联姻后,统一了西班牙的女王,在最后征服的土地——格拉纳达上,还没有获得足够人的信服与...
    格列柯南阅读 1,140评论 4 12
  • 第一届(1932) 最具独创想像力的影片 :《化身博士 》 鲁宾.马莫利安 最感人的影片: 《麦德伦.克劳德特之罪...
    123逍遥游阅读 157评论 0 1
  • 爱你的人就担心给的不够,不爱你的人就生怕给得太多。 昨天和朋友逛街,逛累了就近找了家星巴克喝东西。刚点了东西坐下来...
    爱晚睡阅读 253评论 3 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语言,音色不同,当然表达出来的感觉也不一样。 我是个粗人,说话也粗,也直,也不顾后果,也肆无忌惮,...
    租客zfl阅读 3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