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逻辑学》读书笔记

第一章:学习逻辑学的准备

第二章:逻辑学的基本原理

第三章:逻辑学的语言

第四章:非逻辑思维的根源

第五章:非逻辑思维的主要形式




第一章:学习逻辑学的思想准备

01 全神贯注 p:3

02确认事实

客观事实存在两种基本形式:事物事件。
要存在无形的事件,有形的事物是其基础。


事物即存在的实体,如动物、蔬菜、矿藏等。例如白宫可以被看成事物的代表。

要确认事物的存在,你只要去实地考察。这是最直接也最可靠的方法。不过你也可以通过间接方法证明

事实有主观事实客观事实

主观事实:由个人亲身经历的或间接通过别人的经历确认的事实。 由于主观事实得意确认的基础是对其他当事人的完全信任,所以你必须首先考虑对其他当事人完全信任的可能性。


事件:由事物组成,或由事物的表现形式组成的。如在白宫举行国宴是事件的代表,其首要条件是白宫和其他相关事物的存在,否则这个事件就不会存在。

对于林肯被刺之类的事件,我们无法直接找到证人求证,我们自己不能证实其真实性,直接证据法已然失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求助一些间接证据的事物:官方记录、当时报纸、照片、回忆录、日记、国会档案等。在利用这些间接证据时,我们必须投入足够的注意力,因为认真审查证据来源的真实性及可靠性是最重要的


03观念vs事实vs语言

首先是事物,然后产生观念,最后出现语言。


观念:对客观事物的主观反应

正确观念:忠实地反应其对象的客观秩序。

错误观念:对客观事件的歪曲表达。对客观事物做出偏离其本源的错误反应。

错误观念已经偏离了事物的本源,它或许不能提供客观事物的真实情况,但却可以反映出产生错误观念的人的精神状态。


观念与事实的关系:

观念能感知的来源依旧是独立于人脑意识的客观事物。越是忽略观念的客观根源,观念就会变得越不可靠。
                                                                大脑中的观念,如我们所知,是主观的范畴,而我们所关注并意预确认的事实,是客观的范畴。要确认事实,我们就必须绕过观念直观外部世界

人类认知主要由三部分形成(借之我们才能与他人交流):

(1)客观存在的事物;(2)事物在大脑中的反应;(3)我们为其创造的语言

简单观念:简单观念相对容易验证,因为它所对应的客观事物只有一个。比如猫。

复杂观念:那些与客观事物并非一一对应的观念。这种观念在客观世界中通常具有多个来源。

例如民主,民主的内涵有其丰富的来源:人物、事件、宪法、立法行动、旧制度以及新制度等。

如果我要和其他人讨论民主问题,为了避免走入主观主义的歧路,我讨论的必然是现实中大家都明白的事物。


观念与语言的关系:

观念必须和语言紧密切合,人们才能顺畅交流。仅仅用语言表达相应的观念是不够的,它还应该用来表达明晰正确的观念。

为了保证所运用语言的精确性,必须回归语言的本源——客观事物。


04语言与逻辑(有效的沟通)

语言和观念的匹配,仅仅是沟通最基本的第一步。下一步是为观念建立连贯的陈述(即逻辑)。

如果我对你说“猫”或者“狗”,你的反应必然是静听下文。你一定想知道,“猫”或者“狗”怎么了?虽然你明白我说的词语的含义,但是你不知道我说这些词语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我仅仅是简单的说出了词语,但没有说任何相关的信息。只有同时将相关的信息阐述出来,我们才可以做出积极或消极的反应。

词语被称为语言的基石,而逻辑的基石是命题。
                                                                命题:一个可以做出真假判断的语言表述。                                                                                                                              真命题:真实地反映了客观事物的命题。(如果一个命题所说的与现实情况并不相符,则该命题就是假的。)


直言命题:

最有效的论证,其结论都是直言命题,清楚明确地告诉我们事物的真相是什么。

例如,“收音机在汽车后座上”。我们明确知道这里说的实际情况是什么。但是如果有人说“收音机可能是在汽车后座上”,情况马上就变得不确定了,这就不是直言命题,因为我们拿不准实际情况。

一个命题可能在形式上是直言命题,但实际上它所表达的内容仍然可能不对。一个人可能会说:“芝加哥棒球队是最好的棒球队。”这是一个直言命题,但它告诉我们的只是讲话者坚定的信念。它描述了一个主观事实,因为它只是讲话者自己的观点,而不反映任何客观情况。


普遍命题:

“马是脊椎动物”和 “马是家畜”都是普遍命题。使一个普遍命题成立要满足以下条件:

(1)它所陈述的事实是真实的。

(2)适用于整个类别。

普遍命题有两种形式:全称命题和特称命题。

全称命题:意味着“所有的”、“每个”(所有的鲸鱼都是哺乳动物),它肯定了某个类别的所有事物的某种共性。

全称否定命题:是指“没有”的陈述(没有鱼有脚),它强调某个类别缺乏某种特性。

单称命题:和全称命题是对立的,它的特点是其所描述的事物是单个的个体。“玛丽从马里兰来”是个单称命题,“菲尔德在芝加哥”也是。

特称命题:无论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都不对其类别的所有个体发生作用。通常它会被定语“一些”所限定(一些哺乳动物是树栖的、一些土豆是不新鲜的)。但是类似“大部分成年人开车”和“大多数底层人投票给皮特森”同样是特称命题。只要命题中不是包括类别中的所有成员,它就是特称的。



有效沟通的基本原则:

1.说完整的句子

如果我说“狗”、“海龟”、“七月下跌的股票价格”、“那座印第安建筑风格的石灰石正面”,你可能会猜测我在试图把不同的观念联系在一起,但是你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产生联系的。这是因为我没有做出完整的称述。我需要用完整的句子,例如“那只狗攻击那只海龟”、“七月下跌的股价使小王很丧气”、“那座印第安建筑风格的石灰石正面被那帮流氓严重地损坏了”。


2.不要将主观看法当做客观事实

客观命题的真假判断是没有争议的,但主观命题有。如果我想让某个主观命题被大家接受,我就必须为它做论证。


3.避免使用双重否定

在英语中,双重否定相互抵消,句子表达的是肯定的意思。有时候这会带来困扰,因为语句表面上听起来是否定,但实际上是肯定。为了避免歧义,最好直接表达本意。不要使用双重否定句。不要说,“这里不是不欢迎他来”,应该直接说,“这里欢迎他来”。


4.根据对象选择合适的语言

不要对外行人业内行话,沟通的关键是理解。最忌讳两件事:一是对人讲话态度傲慢;二是故作高深,让人云里雾里。

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不了解听众的背景,你就无法选择合适的语言及表达方式。因此你所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对听众的组成及其背景作出准确的判断


5.避免使用模糊和多义的语言

模糊和多义的语言并不明确表达这个或那个特定的观念,而是游走于不同的观念之间。它们共同的缺点,是没有一个固定的无可争议的内涵。

例如“人们不喜欢那样的音乐”,对于这样一个句子,大家的自然反应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音乐?”

通常一个词语的使用越普遍,它的含义就越模糊。避免产生歧义的方法是,让你所运用的词语,尽可能有针对性地反映出你的本意,以便读者或者听众不用费心地去猜测你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6.避免闪避式语言

尽量直抒胸臆,降低听众对你所要表达的意思产生误解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是在建议你要口无遮拦。语言中,委婉表达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必须小心,不要使委婉的语言成为信息缺漏的根源。

闪避式语言不能直接地表达出演讲者或是作者脑中的真实想法,它带来的危害是双重的。首先,它可以欺骗听众;其次,无形中,它将对其使用者造成有害的影响,扭曲他们对现实世界的感受。使用者塑造语言,同时语言也塑造使用者。如果持续使用扭曲现实的语言,我们会逐渐相信自己编造出来的虚假世界。这就是语言的力量。



05真相

所有的逻辑推理,所有的论证,目的只有一个:找出某个事物的真相。真相是我们所有努力的意义所在。

真相有两种基本形态,一为本体真相,一为逻辑真相。本体真相,指的是关乎存在的真相。如果它确实是,则必然存在于某处。逻辑真相仅仅是关乎命题的真理性。本体真相更为基础。

确认真相就是要达到主观与客观的统一。决定命题真假的依据是现实情况。

而逻辑真相是建立在本体真相的基础之上的。


关于真相理解的两大理论:

一、符合论:命题内容符合客观事实。

二、融贯说(从属于符合论):

如果一个命题与某个已经得到证明的理论或思想学说一致(相融贯),那它就是真的。

以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例,如果说某个关于物质世界的特殊命题是真的,那是因为它与相对论是一致的。(该特殊命题符合相对论,相对论为真,所以该特殊命题也为真。)

我们应该注意到,根据融贯说得出来的结论可能是非常荒谬的,因为它所仰赖的基础并非客观世界中的现实情况。

而任何理论或者思想学说都可能是错误的,或者已经过时,与现实世界并不相符。







第二章:逻辑学的基本原理


01四大基本原理

基本原理是不证自明的,也是不能被证明的。


一、同一律

事物只能是其本身。

解释:现实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它由不计其数的个体所组成,并且每个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事物只能是其本身,而不能是其他什么事物。苹果就是苹果,不会是橙子,也不会是香蕉或者梨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排中律

对于任何事物在一定条件下的判断都要有明确的“是”或“非”,不存在中间状态。

一个事物,它要么存在,要么不存在,没有中间状态。桌上有一盏灯,这句话要么是真,要么是假,没有别的可能。

我们或许要问,变化过程中的事物怎么解释?介于是与不是过程中的中间状态存在吗?答案是:不。

处于变化中的事物仍然属于事物的范围。一盏仍处于制作过程中的灯还不是灯,只是灯的组成部分已经存在了,灯的“变成”依赖于这些存在的零件。

从绝对意义上来说,没有正在变成的事物,从无到有之间没有通道。

重申一下,排中律的基本思想是:不存在中间状态。

我们所说的“变化中”,不是从无到有的通道,而只是目前已存在的事物的内部变化。



三、充足理由律

任何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充足理由。(但是自己不是自己存在的理由。)

这个原理也可以被称为因果原理。它所体现的内容是宇宙万物的存在都有其充足的根据。

这就暗示着宇宙中的事物都不能自我解释,没有什么事物是其自身存在的原因。

如果一个事物是其自身存在的原因,这就意味着他要先于自身而存在,这显然是很荒谬的。

一个事物之所以被称为是另一个事物,是因为:(1)它解释了为什么另一个事物存在;(2)它解释了为什么另一个事物以这种或那种特定的方式存在,即存在方式的由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T1:万物终有其根源:

充足理由律告诉我们,事物的存在不是偶然的,他们都有其自身的根源。我们不尽知每个事物存在的理由,但我们知道它们的存在都有理由。

关于本源的知识是非常让人感到振奋的,因为,知其所以然,才可以更深刻的理解它们。因为找到了事物的根源,就可以控制事物的发展,控制事物所带来的影响。
例如:我们确定某种病菌是引发某种疾病的原因,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消灭病菌的方式来达到消除疾病的目的。


我们探索事物原因时遵循的原则:每一个原因与其结果之间必然存在根本的相似之处。

所谓原因,它必能导致我们所观察到的结果。并将在结果上留下其特定的印记。                                                    每一个结果,在一定程度上,都将反映出其根源的特性。

我不能直接知道产生了某种结果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可以通过前面的结果得到关于它的间接知识。通过评估结果的性质,我可以推测出原因的部分特性,这些知识将指引我的探寻方向。

图片发自简书App

T2:对原因的探索不要半途而废:

原因往往是一系列的。例如A是B发生的原因,B地发生,又导致了C,我们用图形来表示他们的关系。

A→B→C

B是C的直接原因,但它不是根本原因。因果链的源头是A,因此A才是造成问题C的根本原因。除非根本原因A得到足够的关注,否则C的问题就不能得到有效解决。


T3:原因的分类

不是所有类型的原因都可以根据因果关系应用到所分析的事物上。


动力因:它的活动可以决定某个事物存在与否,或者改变其存在状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的因:对于行动来说,就是行动的目的;对客观事物来说,就是它的功用。

质料因:是组成事物的具体材料。

形式因:决定一个事物是此非彼的特殊性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矛盾律

在同一时刻,某个事物不可能在同一方面是这样,又不是这样。

这个原理,可以被看作是同一律的延伸,如果X是X(同一律),那么在同一时刻,他就不能是非X(矛盾律)。

同一律=矛盾律
同一律的公式:A=A
矛盾律的公式:A≠非A                              矛盾律=不允许自相矛盾

     

状语“在同一方面”指的是存在方式。同一时刻一个事物在不同的方面,既是,又不是,是不矛盾的。

例如,你可以在同一时刻,人在纽约,心在3000米外的旧金山。(但是你不能同时身在纽约和旧金山,这就是同一方面。)

针对同一事物,如果出现两个完全相反的命题,则它们是矛盾的。例如:

A汉密尔顿是华盛顿的内阁成员。

B汉密尔顿不是华盛顿的内阁成员。



02灰色地带及人为灰色地带

灰色地带是指真相不能被清晰确认出来的情况。生活中充满了这种情况,我们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它们。有些人太过于关注生命中的灰色地带,以至于他们逐渐使自己相信生命中除了灰色地带,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但我们必须明白,事实上,大部分事物还是清晰明确的,千万不要以偏概全,认为所有事物都是灰色的。

你常常会发现自己所处的境地不属于绝对意义上的黑或者白,它们没有明确的对立面。这仅仅说明你没有看清楚它们。不要将你主观上的某个灰色观念无限放大到包括整个世界,并且认为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貌。

不确定的情况之所以可能出现,正是因为我们曾经有过确定性的经验。这里体现的原理是:负面只有在正面已知的情况下,才可以被确认为负面。



03定义术语

在逻辑论述中,避免语义不清和模棱两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定义术语。诸如“公正”,“美丽”,“智慧”之类本身就含义模糊的词语,尤其需要清晰界定。

逻辑上定义术语的过程分为两步:
第一步,将要定义的术语,放入最相近的类别当中;
第二步,确定其与同类中其他事物的不同特性。

例如,亚力士多德关于人的经典定义是:“理性的动物”。“动物”是与人之归属最贴近的类别,“理性”这个特性,是将人从动物当中区分开来的不同点。







第三章  论证:逻辑学的语言


01建立一个论证

逻辑推理的具体表现形式是论证。每个论证都有两个基本要素组成——两个不同类型的命题:

一个“前提”,前提是一个支持性命题,它是一个论证的起点,包含着推理的出发点所依靠的基础事实。复杂论证通常包含大量的前提,而且各个前提之间往往互相作用,具有一定的关系。

一个“结论”,结论是被证明的命题,它在前提的基础上得出,并为大家所接受。

从一个论证出发得出多个结论极为少见,实际上,这种情况也要尽量避免。
最有效的论证,总是是试着得出最简单明了的结论。

例子:

因为他经常和老板发生争执,

戴维被调到了休斯顿工作。

一个正确论证的第一步,就是要确认前提的正确性。在上述的论证中,如果戴维不是经常和老板发生争执,那我们就仍然无法解释他的调动原因。 仅仅保证前提的正确对一个有效的论证来说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保证这个前提可以得出最终正确的结论。


02从全称到特称

特点是,如果它为真,那么这个说法适用于同一类别中所有特定的个体。


03从特称到全称

对部分有效的结论,我们不能肯定地说对整体也都成立。“一些女性是母亲”是个绝对无误的命题,但是这个前提并不支持“所有女性都是母亲”这个结论。

这说明,不是仅仅有正确的前提就可以得出正确的结论。要得出正确的结论,前提对结论来说必须是充分的。这恰恰是特称前提所不能提供给全称结论的。


04否定命题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肯定命题和否定命题都能同样清晰地说明同一个事物,最好是选择肯定结构的命题

在用于选择过程中,我们并不希望仅仅出于逻辑严谨性的考虑,就完全将较委婉的否定命题排除出去。“这是个白痴的决定”是个清晰明了的命题,但很生硬,过于直接粗暴。如果我们换成“这个决定可能不是最谨慎的”,就不那么伤人,而且我们很可能将得到人们更多的友善。


05比较和论证

当我们比较两个事物时,就会发现它们或者完全相似,或者截然不同,或者部分相似。

要对比任何两个事物,特别是庞大复杂的事物,像历史事件之类,要谨记,不能仅仅因为在比较时我们注意到了很多相似之处,就鲁莽地得出诸如“这两个事件很相似”之类的结论。

问题的关键并不是相似特征的多少,起决定作用的是这些相似特征的重要性。

如果一个性质揭示了事物的本质,那么它就是重要的。如果一个主要特征被遗漏,那么即使有大量相似的其他特征,也不能做出可靠的比较结论。

例子:

假如我们现在要启发一个既没见过老鼠也没见过大象的人,我告诉他,这两个动物都是四条腿,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张嘴,一条舌头,一条尾巴一个心脏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特性。但是在我的叙述中,我没有提到两者最显著的对比因素:体型。我遗漏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特征。如果他由此得出老鼠和大象非常相似的结论,显然是可笑的。


类比论证:

你比较为基础一个最普遍的论证型式是类比论证(类比是两个事物之间相似性的关系)。类比论证的基本结构如下:

在比较的两个事物中,对于其中一个A,我有比B更深入的了解。假设A是一个历史事件,比如说是越南战争,B代表未来所要发生的一个事件,比如说是目前美国政府正在筹备的一项行动。

我的任务是使你相信,如果政府发动了这一行动,她将重蹈越南战争的覆辙。

A具有特性R、S、T、U、V、W、X、Y

B具有特性R、S、T、U、V、W、X、Y

A具有特性Z

所以,B也具有特性Z

这个结论不是必然的,但是它是极有可能的。类比论证只适用于当我们不能直接证明B具有特性Z的时候,当然,也可以是B还没有发生所以不能被分析的时候。


06正确论证

因发言人的权威性而接受他的观点,也不是不合理的。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这么做。但是,论证提供给我们的知识的可靠性,远远高于权威所能提供的。

为了使论证正确有力,必须关注其事实(内容)和形式(结构)。


真实性有效性的区别:

1.真实性针对命题的内容。而有效性则针对命题的结构。

2.只要命题反应的是实事真相,它就是正确的。(命题符合事实,即为真命题。)但是一个论证如果想成立,它的结构也必须能有效地支持它的结论。


三种简单的论证形式:连言论证、选言论证、条件论证。

①连言论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②选言论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③条件论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理的最完整形式——三段论

三段论符号模式:

每一个M都是P(大前提)

每一个S都是M(小前提)

所以,每一个S都是P(结论)


要想从前提得出正确的结论,则

1.前提必须是正确的

2.前提必须与结论紧密相关,能有效支持结论

例如,Peter要竞选州长,给出前提:Peter长得很帅,是全球闻名的橄榄球运动员,不到30岁就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美元。即使所有这些都是真实的,但它们没有告诉我们到底Peter有什么出众的资格能被选为州长。

但,如果我们的前提是:Peter在维和部队工作了四年,他是一个品德端正的律师,他是纽约是两任市长,他已经为州立法机构工作了12年。与前例相比,这次前提与结论的关联度显然要高得多。


事实命题和价值命题:

例如:

音乐家都是杰出的人

塞西里亚是音乐家

所以,塞西莉亚是杰出的人

命题“音乐家都是杰出的人”,这个命题不是关于事实儿是关于价值的,它反映了提出命题的人的观点。但是,我们能给上例中以价值命题为前提的论证多少可信度呢?不会很多,我想大家都会同意。注意“杰出的”这个词语的模糊性。

这意味着以价值命题为前提的论断,永远不能像以事实为前提的论断那样,有确定的判断标准,因为价值的评估,永远会受到挑战。                     
但是也并非所有的价值命题都不稳定。评判价值命题稳定性的标准,是它与建立起它的客观事物的关联程度。价值命题所依附的客观事物越是广阔坚固,它本身就越可靠。



07归纳论证

演绎论证是从一般到个别,而归纳论证则是从个别到一般。                          演绎论证得出的是必然性结论。而归纳论证只能得出可能性结论。

演绎论证的结论的真实性已经包含在大前提中,论证只是把它形之于外。演绎论证是解析过程,因为它把普遍的事实还原成了它的组成部分。

归纳论证的前提则是一个由特称命题组合而成的系列证据。这些证据是得出一个关于它们共性的可信结论的基础。但是,是什么促使研究者为某个特别的现象,努力搜集证据?是假设。假设是关于事物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可能是什么样子的科学推测。

归纳推理中,研究者所要做的就是:以整体中的某一部分为样本来做研究,以此来代表整体。样本范围的大小决定了它的代表性。想要代表一个整体,你所做的样本必须足够多,多到你可以合理的认为它涵盖了整体中的所有情况。


整个科学的帝国建立在归纳推理的基础上。

归纳推理是演绎推理的基础


08评定论证

第一步:确定前提的正确性

第二步:检查前提与所要得出结论的相关性

第三步:确认认证结构合不合理

第二步中:一个论证中,即使几个前提的相关度都很强,都能有效知识结论,最好还是不要同时全部使用。限制前提的数量使你的论证重点突出,会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另一个要注意的地方是,某些前提可能会对某些特殊的听众有不同寻常的意义。所以在面对这些观众时,这些前提就该是你要使用的。









第四章:非逻辑思维的根源

01怀疑论

怀疑论的两种态度:①将怀疑永久化,这是我们要极力避免的。②在特定的情况下,将怀疑作为一种是当的、必要的态度。

选择性怀疑,就是要在我们已经拿到有效证据的情况下,合理的质疑。


02逃避性不可知论

不可知论者,既不否定真相的存在,也不认为它可望而不可即。他们仅仅是声称人们对任何确定的事物的真相都所知甚少。

如果我们对某个事物所知有限,不能做出确定的判断,那就应该尊重事实。否则,我们做出的结论就是不负责任的。


03玩世不恭和盲目乐观主义

两者都形成了偏见。偏见意为预先判定。因为他们在深入了解事物并对其作出认真分析之前,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一味盲目乐观主义者,在和一位初次见面的年轻女士相处一个小时后,得出如下结论:她有着荷马史诗中海伦的美貌、居里夫人的智慧和戴安娜王妃的优雅。盲目乐观主义者除了能给我们一种扭曲的美丽现状之外,还能给我们带来未来的无尽失望。因为事实总是不如想象中那么完美。


04眼界狭窄

我们说,逻辑、正确推理的意义在于发现真相。怕被发现之前,事物真相存在的确定地点我们是不知道的。所以我们一定要预先解放自己的思想,探寻真相存在的各种可能。

一个眼界狭窄的人,他拒绝某些选择,仅仅是因为这些选择偏离了他的预先设想,所以他认为不值得去探寻。


05情感和论证

一个不需要从课本上学习的心理学尝试是这样的:情绪越紧张,清晰思维、冷静行动的难度就越大。一个暴怒的人不可能成为理性的模范。

人类天生是情感动物,把我们的情感完全剥离出来,即使是短暂的,并进行纯粹理性的论证是不现实的。思想,即便是最纯粹的思想,也不可能完全脱离感情的浸染。

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所以不要试图将情感完全排除在外。

但是,促使人们做出合理论证的是智力因素,是思想和他们彼此的关联,情感暗示并不能左右它。

一个结论,并不因为我们觉得美好就可以被改变,我们接受它,是因为我们认为它是正确的,是必须接受的。

大家一定要记住以下这个简单的基本原则:永远不要直接调动人们的情感,要努力使人们自己发现真相。

只有真相才值得人们为之欢呼雀跃。


06推理的原因

合乎逻辑是要合乎真相。除了探寻真相,任何其他目的的推理都是对逻辑的滥用。

有时,论证会在情感的引导下变成宣泄愤怒的途径,或者是自我变白的借口,甚至是自我膨胀的工具。由此,偶发事件取代了真相。

理想的辩论,输赢并不是真正的目的。从正反双方的努力中发现所辩论事物中蕴含的真相才是最终目的。


07论证不是吵架

论证的目的是发现真相,争吵的目的是击败你的对手。有许多人虽然他们愿意和你争吵,却不愿意或者没能力和你进行论证。不要浪费时间、精力和这种人进行争论。


08真诚的局限性

真诚是正确推理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只有多愁善感的人才会相信真诚本身就已足够。实际上,绝对真诚,可能会带来错误。或许你绝对真诚,但同时也绝对错误。真诚不能将谬误变成真相,人要真诚,然而人更要正确。


09常识

逻辑,生于常识,但又高于常识。






第五章:非逻辑思维的主要形式

错误的推理形式总称为“谬误”。最基本的谬误形式有两种:形式谬误和非形式谬误。

学习推理中可能出现的错误对我们来说具有双重意义:

①它将使我们对正确推理有更深入的了解,明锐我们的神经,从而使我们更加坚定地遵循正确的路径。

②在我们面对错误推理时,它将保护我们不受误导。


01否定前件

论证的形式:

A→B
-A
所以,-B

例子:

如果路易斯在跑步,那么他在移动。
路易斯没有跑步,
所以,他没有移动。

这是一个无效论证,因为结论并不具备必然性。


02肯定后件

论证的形式:

A→B

B

所以,A

例子:

如果路易斯在跑步,那么他在移动。
路易斯在移动,
所以,他在跑步。

这种情况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正确的,但不是必然正确。


03中项不周延

几个纳粹党员是凯撒俱乐部的成员。
汉斯是凯撒俱乐部的成员。
所以,汉斯是纳粹党人。

这种情况下,汉斯是有嫌疑的。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把自己的猜测作为真相来宣布。


04偷换概念

关爱他人是利他主义的标志。
唐璜是个博爱者。
所以,他是个利他主义者。

问题出现在“爱”上,这个词的含义太过模糊,太多的事情都可以归属于它。大前提给了一个合理的、容易接受的、关于爱的解释。它反应了传统的关于爱的定义,乐于对别人友善。

而另一方面,小前提给我们的关于爱的理解更粗俗。当我们说“唐璜是个博爱者”,实际上是在说,他是个花花公子,这和利他主义者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结论显然不成立,因为唐璜的爱与利他主义者得爱,根本不是同一个事物。


05窃取论题

这种谬误的重要标志是:把有待证明的观点,当做不证自明的前提条件。

因为雪莉在撒谎,
所以,雪莉是个撒谎者。

乍看过去,这似乎是个正确的结论。但是,如果我们观察一个命题的内容,就会发现,它本身就是对结论的重复,只是换了个说法


所有在桌边的人都刮了脸。
吉姆在桌边。
所以,吉姆刮了脸。

第一个命题具有所有大前提的标志,但是它的正确性是以结论的正确性为前提的。如果我们不是预先知道吉姆刮了脸,那么我们就不能确定所有在桌边的人都刮了脸。

窃取论题谬误的另一种叫法,是循环论证,有时也称为恶性循环。


06虚假假设

判断假设的一个基本标准是:命题不能违反矛盾律。换句话说,它不能自相矛盾。


07稻草人谬误

“稻草人”意味着容易对付的事物。如果你为了削弱对方的论点,而故意扭曲其理论过程(使对方论点经过扭曲后变得容易对付),那就犯了稻草人谬误。

稻草人谬误不是无心之过,因为他是在有意歪曲别人的观点。


08误用传统

习惯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如果不分析实际上是否值得,就遵循习惯做事,我们就会成为习惯的奴隶。

在评价给定的实践时,我们关注的焦点应该是实践本身,而不是它的历史。

但是对于传统,我们还可能放另一种相反的错误。如果将历史悠久作为坚持传统的唯一原因是不合逻辑的,那么将历史悠久作为拒绝传统的唯一理由,同样也不合逻辑的。这种错误背后所反映的态度,是某些新新人类所坚持的,他们认为只有新的才是有价值的,只有变化才是唯一永恒的。


09民主谬误

在一个给定的社会中,大多数人对某个给定的事物秉持同一个观点,是个有趣的心理学现象。但是没有必要将事物的真实与否考虑进去。

大多数也不绝对代表着正确。

我们必须承认,在情感方面,民主谬误是很有说服力的。如许多历史事件所证明的,当民众黑白不分的时候,为坚持真理而站在民众的对立面,是件很艰难的事情。


10对人不对事

在论证中,我们要关注的是论证本身,而不是做出论证的人。如果一个人忽略论证本身,而故意去攻击论证者,那么他就违反了这个原则。


11压制理性

一个真正的论证者,只会运用推理本身的理性的力量。

当然,你也可以诉诸粗暴的强制,而不是理性来说服他人。人们可以因为被强迫而做一些不愿去做的事情,但是他们不能被强迫去想一些他们不愿去想的事情。

真相不能以强制的方式传播。

在论证中,高压政策的背后永远隐藏着危机。


12滥用专家意见

论证中所用的专家意见需要经过检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自以为是的专家。检验的标准不是他们在说什么,而是他们是如何通过论证来得到它的。


13以出生论英雄

知道一个来源一般是坏的,于是认定出于这个来源的所有都一定是坏的。这并不必然成立。

考虑我们所考察的人或事的出生肯定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必须走得更远。首先我们要问:彼得从哪里来?紧接着更关键的问题是:他的品质如何?


14简化主义

一个整体大于其组成部分的总和。

例如,当我们只把注意力放在一个人的缺点上,并因此认为我们已经完全了解这个人的本质时,这个谬误就正在发挥作用。


15以笑饰非

能不能对某个论证做出合理反应时,我们会用这种策略,假装这个问题不值得严肃对待,仅仅是个可以一笑而过的问题。使人们嘲笑某个论证是反对它的强有力途径,但是这种方式对论证本身的价值没有任何影响。

当然确实存在不恰当的可笑的论证,它们受到大家的嘲笑是应该的。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花点时间来说明为什么这个论证是失败的,同样好过简单的嘲笑论证本身。


16以泪掩过

除了可以运用嘲笑策略外,我们同样可以通过博取听众同情的方式来达到同一个目的。

论证经常遭遇情感方面的问题。当遇到这种问题时,很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做出比平常更多的努力来控制情感。强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维是成反比的,一旦情感超过一定界限,引导论证正确进行的机会就随之归零。


17无力反驳不算证明

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进行反对论证,并不能因此证明其为真。


18两难陷阱

当问题实际上有很多选项时,我试图说服你只有两种。这里的进退两难是假象,因为它是对真实情况的扭曲反应。

这种谬误试图对听众造成情况紧急的假象,强迫他们在假象制造者所给的选项中做出选择,当两个选项都没有特别的吸引力时,这种紧迫感的制造尤其重要。

假如我给你两个选项A和B,我希望你选A,于是我说:A确实不是个令人愉快的选择,但是唯一的可供选项B将会更加糟糕。你当然更不想那样!


18以先后论因果

一件是恰巧出现在另一件事之前,这并不足以断定他们之间必然有因果关系。我们需要更多的信息来判断。

鸟儿歌唱,然后太阳升起,并不能得出唱歌导致升起的结论。


19情感误导

当我们选择性地忽略一些与我们的信仰相抵触的重要信息时,我们就放了情感误导谬误。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对所讨论问题的严重扭曲。


20功利误导

当我们利欲熏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时,就犯了功利误导谬误。操纵这种谬误的态度是:只要我成功了,如何取得成功并不重要。


21简化推理

有些听众将其接受能力局限在自己想听的东西之上,另一些人只喜欢简单的答案。不要告诉听众他们想听到的,要告诉他们真实的。无论现实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或者是灰色的,都要实话实说。

可能听众不能立刻欣赏你的坦白,但是在经过长时间的历练之后,他们会发现他们必须面对的只能是现实。








THE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