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狗啊

“你看那人,他好像一条狗啊。”

年轻的时候,我可不会承认自己像条狗。即便过的是暗无天日的日子,觉得自己被手铐脚镣束缚着,心里头也攒着一股劲儿。想着蹦跳着窜入云霄,挣开那些烦人的手铐脚镣,伸个狂妄的懒腰,再一个转身把头上那破金箍丢在地上,一脚踩个稀碎。最好别再让老子看见你。

01

那年我十七岁,充满理想主义,脑子里想的都是爱恨情仇。

我觉得自己生猛得很,什么都锤不了我。生活锤不了我,家长锤不了我,老师也锤不了我,我觉得我会一直生猛下去。

后来谈了女朋友,彼此的初恋。是那种连见面都是心底泛起涟漪,娇羞地低下头扯衣角的小恋爱。

那时候刚在一起,觉得仿佛一无所有的少年拥有了全世界,甚至觉得自己脚下踩着耀眼的光环,走路都是带飘的。

为了促进感情,打破我们之间尴尬的羞涩,我经常在下了晚自习后约她到学校里散步,然后把当天发生的许多趣事一件件地讲给她听,看着她忍俊不禁的样子,我就觉得特别满足。

后我们会走到教学楼前的小花园坐一会儿,也是在这里,我第一次抱了她,轻轻地抱着,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眼前被月光照亮了的地板雪白雪白的,像极了她的手。那是我第一次抱姑娘,我感受到她微微紧促的呼吸声和略微颤抖的身体,她很紧张,我也是,紧张得出了一手的汗,但是我抱得异常坚定。

我想,当我们伸出手拥抱对方的同时,也是两个青涩少年对未知定数勇敢地伸出了手。接着她轻轻地推了推我,说“我该回家了。”

我便依依不舍地放开手,陪她走在那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水泥路上,脚下踩着月光的剪影,我们就这么低头走着。

以为能这样一直走下去。

02

2015年我大学毕业。一个人孤身来到这座城市。

这座城市高楼林立,鳞次栉比,人们西装革履谈吐优雅。而我只能每天汗流浃背地奔

走在这些高楼之间。因为我要工作,不然就得夹着尾巴灰溜溜滚回五线小县城。

没过多久我找到了份实习工作,工资差不多是深圳的最低标准。但是没办法,刚来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急着找一个地方安身立命。

只好与另外两个人合租了一个十五平的单间。我住的地方环境很糟糕,十一月份的南方还有些燥热,而住处又没有热水,我基本上每天只能用凉水来洗澡。而且每天都被室友吵到十二点才能睡,早上六点就要起床赶公交。

有一次陪老板应酬,啤酒白酒红酒轮番喝。从KTV一路吐到大马路,凌晨2点,我上了出租车回家,快到家的时候,因为车子的颠簸和酒精的作用,我的胃又开始翻山倒海,于是我打开车窗,连番做出呕吐的动作。司机冷淡地说:“你要吐就下去吐,别弄脏了我的车。”他把我放到路边,随后扬长而去。

于是我下车坐在台阶上,又吐了几个来回,吐到最后只能吐出胃酸和胆汁来。然后再挣扎着站起来。

我记得我下车的地方离我家大概有三四百米远,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我偏偏弄不清方向,我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我半弯着腰,一步一步踉跄着走,走一会儿歇一会儿,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垂着头,努力地晃脸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就怕断片睡在马路边。

03

我终于还是帮自己戴上了这个金箍。

这还是我吗?还是原来那个桀骜不驯,对命运和生活不屈的我吗?

或者,这还是你吗?

从之前怀揣梦想,谈笑风声,到现在游走于市侩之间,安心做市井小民,为了生活苦苦地挣扎,向人低头。

像不像狗?

原来,我也会被生活锤,被工作锤。

我想也许再过二十年,等我完成命运对我的刁难,等我完成自我救赎。再回头看现在的自己也会这么说。

“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狗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