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毕业典礼,我连去送你们的勇气都没有

属于新校区的毕业照

今早天气微凉,雨后空气清新,没有欢声笑语和音乐欢腾,有的是一篇寂静中他们将要离开这生活、学习了四年的大学校园。

这几日我颇为深居简出,一来是生病了自行在宿舍养着,二来害怕遇到将要离开校园的他们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今天亦然,任他们在外面欢送挥泪,我只卧于床铺刷了一部又一部电影以分解自己的忧愁思绪。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才大二,跟着杰哥一天跑几个活动。那天是毕业典礼,也恰好是双选会,他扛设备,我播音。那时候,魏学长跟我们说:“明年轮到我们了,很快的。”我那时候,才大二,就深深感到自己也即将毕业,也即将离开这美丽的校园。没想到,一年间我还是经历了很多事情,以至于今天看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觉得眼前的时光是一晃而过的。

这一年,我指导“今日人文”的改版,当时的反映是如此轰轰烈烈,是如此神话;这一年,我陪着红树林全媒体中心度过了记者节和三周年,我们创造了她辉煌一时;我们也凭借几人之力、设备之缺、分毫未用就拍出了学院首部宣传片;我们在实训中心挥洒热泪;我们在自习室里展开座位争夺战;我们一起喝酒、唱歌、看电影……我在这一年度过了短暂而无比美好的恋爱时光……

我们纵使心有不舍还是要散的。有缘再见真的是很难得的东西,我们彼此都懂得,可能再也不见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是散席的我们并不能因为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再伤心难过。

我记得,初入大学之时,在旧校区西环南路89号,我们在小树林的小木墩玩笑、嬉闹;在篮球场上我们欢呼、尖叫,我们声声为你们打气加油;在田径场,我们常常被你们这帮前辈拉去做群演,那时候我们多羡慕你们能如此熟练地操作摄影机;我们在海洋楼,听着也还是学弟学妹的你们在跟我们这些新生谈天说地;那时候,我们被你们在线主动找聊天或者安排任务都觉得好兴奋……

时间是手中细沙,我们不再是那个懵懂的新生,也早就习惯与你们称兄道弟,我们甚至在新生们的眼里都是即将毕业离开的前辈,唯有我们知道,我们还是在仰望着你们的小屁孩。

我们站在这个已是我们的天下的新校区送你们离开。搬过来那会儿,你们说,感觉自己临近毕业边缘,其实好没意思。我们伏案写稿、外出跑活动、承接活动……我们终于独当一面。但我们始终都没有完全离开你们。我们喜欢问你们实习该怎么做?工作怎么找?这个大项目你有什么见解……我们其实还是很习惯于你们还在的日子。

可是,今天你们就要走了,连平时一起玩得机会都被剥夺掉了,你们真的要离开我们了。你们或许不像从前那么激情澎湃;你们或许在不久之后就组建自己的家庭,朋友相见不再那么毫无顾虑,畅快淋漓;你们或许西装革履,却失了曾经互相嫌弃丑的真心诚意……

你们,我们,终究都会因为这一场毕业典礼改变得面目全非。你们,我们,不管多么不舍都要接受这样的人生轨迹。

我不祝你们一帆风顺,但愿你们都能化险为夷,前程似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