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别用你的借口毁灭了你的爱情

人有时会被真相绊倒,

但大部分人爬起来就匆匆离开,

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温斯顿·丘吉尔

七年前的一个深秋,在秋意洒遍珠江的时候,我认识了菁,菁着一身白衣,绣着几朵翩跹起舞的蝴蝶,在日月湖畔的夕阳下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动人。仅仅是一瞬间我就有些爱上了这个温软的像这珠江水般的女子,作为一个不够主动的人,我仅仅是加了她的QQ,那个时代微信还没有风行,在诺基亚的手机上登一个QQ已经算是最好的即时通讯方式。刚刚踏出高中之门的我,初来大学自由的殿堂,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看到令人怦然心动的菁,我沉醉,我迷离。于是,我用那还不熟练的笔触,写下了一篇又一篇的散文,这些散文有感叹普罗旺斯的美好,有发轫彼岸花的绮丽,每一篇文章菁都是我最忠实的读者,在那时还流行的评论里,我们交流着对人生的感悟,有天文,有地理,有历史,有哲学,纵横捭阖,天上地下,渐渐地我发现我已经爱的她无法自拔,在图书馆畔的那袭白衣成了我最美好的邂逅。


两个人渐渐的越走越近,虽然被分在不同的学院,但是经济与管理也并不分开的太多,至少学校排课的顺序是类似的,我们有着几乎同步的上下课时间,一起携手去图书馆,一起相约在自习室,也许说的甜言蜜语不多,但是往往一个眼神就能够知道我们心中所想,多数时候大家都在默默的学习,但是只要有空就会拉着她的手躲到顶楼的天台去看羊城的夜景。曾记得在圣诞之夜,我们共饮鸡尾酒,互赠苹果,一起去看天上的星星与月亮,做着那个年代对于爱情的憧憬。一晃四年的大学生涯如弹指一挥间,我们是学校有名的学霸情侣,她顺利的在金陵谋到了一份银行的工作,我则保送去帝都深造我的经邦济世之学。

虽然异地,但对于我们也不算是什么大的问题,毕业也有过为对方考虑的分手,但是仅仅是一段的毕分我们就又选择了在一起,异地的煎熬不过是思念的脚印,研究生的生涯说短也短,说长不长,一年之后我抓住了机会前往了上海实习,为的是和她更近一些,在上海的岁月,我们终于不再像原先那么遥远,工作的辛苦抵不过一张张奔往金陵的火车票,最终我留在了上海,因为这里是我们双方的中点站,我们坚信爱情终将修成正果,一切似乎都在按部就班的前行,父母见面,共同旅行,上海买房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为这个即将诞生的小家庭做着努力。入职之后,我更加努力的工作,知道在魔都生存的不易,我在用我一切的努力去为我们的未来打拼,对于工作我努力,我勤奋,但是繁重的工作重担让人逐渐喘息不过来,上海过快的城市速度,让我的脚步一直匆匆,但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温暖的港湾,菁在金陵等着我,等着我在上海安顿下这个家,去迎娶我的她。


但是,渐渐的,我的忙碌开始占据了我过多的时间,以前每天必须一通的电话逐渐被微信上的早安、晚安取代,不过即使如此我依然在坚信,这么多年的感情,这么好的基础,我们一定会一路走下去,直至走进婚姻的殿堂。正如芭芭拉在《内在革命》中说的:我们让自己忙碌,让自己专注,于是便不用例会那些真相。不可否认,我就是那种经常实践专注型否认的人,我是如此的专注于我的工作,

我尽心尽责,我志存高远,我投入了几乎我的一切,去为我未来的家庭奉献着。于是,我习惯说这样的话“我知道我必须……,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因为……”我工作的繁忙,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生活

,我丝毫没有反应过来我和菁已经出现了问题,这些问题也许并不大,如果我能够在她身边就像大学时一样,应该这都不是问题,但是我不在,但是我在忙于工作

,异地虽然不遥远,但是距离终归还是距离,我们双方都似乎珍惜只剩下一个月一次的见面机会,谁都不愿意去用平时的矛盾破坏相聚的时光。

但是专注型的否认已经占据了我生活的大部分疆域,正如《内在革命》里芭芭拉说的:再完美的借口,也还是借口。

在接下来,我们之间的矛盾开始升级,这种专注型的否认已经升级为理想型的否认,我因为繁忙尽可能的在回避我们的任何事情,更不愿意在生活中惹麻烦,于是一个个我生活中的小事,开始成为我们争执的焦点,每个问题我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尽可能的否认它,我相信只要我能否认掉这些问题就好了,但是我忽略的是菁已经开始在愤怒了,当过年我们一起旅游的时候,菁已经在我的朋友面前说出了你们别去和他争论话题,只要争论他总能找到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当时我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爱情的裂痕已经在这里积累。

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都在这么顺理成章的发展,渐渐的她开始不再关心我的生活,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被忽视,一种愤怒在我们的心中一起产生,直到真正爆发的那一天。那一天,我正忙于与合作伙伴的谈判,忽然一条邮件从手机里蹦了出来,见是菁的,我准备先放放过会再看,只是那句开头的好聚好散,让我忽然预感到了不妙,我匆匆的从谈判桌上离席,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试图去解释,却得到的是她冷若冰霜的反驳,我歇斯底里的痛哭,却换不回一星半点的回应。那一夜,我彻夜难眠,我知道我的爱情完了,我的婚姻毁了,而我从别人羡慕的爱情榜样,变得一无所有。


经历了一个月的痛苦之后,我慢慢找到了答案,在芭芭拉《内在革命》的书中,我发现了这个否定的理论,我一直在用我的否定,我的理由在给我的爱情做着减法,我盲目的认为几个月之后就要领证了,就放松了我对感情的维护,一次次的用否定伤害着所爱的人的心,直到那心变得冰冷的时候,你的爱情也就结束了。就是这么简单,对于恋爱中的男人而言,你可能在尽全力维护着你的感情,但是却在用不经意间的否定在一步步蚕食着感情的基础,你自以为是的认为你在做着感情的加法,但是实际上呢,你在用否定的减法甚至除法伤害着你的爱情。

直到将七年积累的情感化为乌有的时候,你的爱情也就这样烟消云散。所以,还在爱情中的男人们?请记住,不要用否定的借口损耗你本就珍贵的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手记 这个时代,不物质的女人才是可怜的, 因为她们要的只是一颗真心 ,那东西已经稀物以稀为贵了, 给得起的人没有几...
    欧阳小川阅读 1,277评论 30 64
  • 思考:在一个类中,能否让一个类必须实现某种方法? 一、 非正式协议 非正式协议就是类别,即凡是NSObject或其...
    快乐的tomato阅读 11,490评论 0 4
  • 今天与一位业务谈了两个小时,只为了能多要些试用装,给小猫猫小狗狗们吃。 粮食的种类压缩,5家供应商,有三家是不给的...
    Una笑笑阅读 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