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正月初四日·雪

庚子年正月初四日·雪

文/齐凤艳

“下雪了!”阳台上传来妻的惊呼,声音里透着喜悦,而我则在这喜悦中从床上一跃而起。下雪了!大连未见雪久已!“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当我想到这诗句,我的眼里不禁涌起一股热潮。是的,此刻我心中有太多感慨!

这庚子年第四个日子的雪,是那么不同寻常。一样不同寻常的是新冠病毒笼罩下的鼠年春节。当宅在家里成为避免病毒传播的最好选择,这个春节缺失了往年的热闹与热烈。虽然大连离病源城市武汉较远,确诊患病人数很少,但是,大疫当前,再谨慎也是不过分的。爱拍摄的我,取消了利用春节假期去远方拍摄天鹅的计划。此刻对面楼顶的积雪那么优雅,而在空中纷纷扬扬的飞舞中,我聆听到了一个召唤:“推开门,迈出庭院,到大街上走一走,看一看吧!”

冬季的大连,一向不那么寒冷。今天的气温在四度到零下五度之间。部分雪花还没有落地就已经融化了。我知道,今天是不会拍出多么令人满意的雪景的。但是拍摄,对我来说,除了美,还有一个意义,就是记录生活。新冠疫情被广泛重视以来,大连这个城市怎么样了?新冠疫情中,这个春节里的人们怎么样了?我爱美景,但是在日常拍摄时,如果可能,如果可以,我都会将人摄入我的镜头中:我坚信有人才有风景。

当我置身雪中,那侵袭我的,不是寒凉,而是感动。这大自然的馈赠,在今天是多么弥足珍贵,就像大自然其他馈赠一样,包括此刻枝头的麻雀,包括雪中越发显得硬朗的枯枝,包括此次疫情中被指为病毒来源的蝙蝠。是的,疫情以来,关于人与自然、关于如何面对疫情等有太多的消息,也引发了我在内的人们的广泛思考。所以,此刻,当我置身雪中,我的思绪也如这雪一样密密的,翻飞着。

一开始,街道上只有我一个人。雪的密集与街道的空寂形成了一种对立,一种撕扯。但是当我来到主干道,我看到两三位环卫工人在打扫积雪,兢兢业业的人啊,我远远地和他们问候新年好后,我开始感觉到撕扯开始向和谐的方向涌动。当我看到五颜六色的节日彩灯,我越发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这些不也都是人迹,人气吗?包括我自己家中,由于不能出门游览庆祝春节,今年买了更多的彩饰、彩灯装饰家中。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懈怠对生活的热爱,精神的强大与乐观是无论何时都值得提倡的,尤其是在疾病流行的时候,良好的精神面貌是抵御新冠的第一层盾牌。于是,湿漉漉的雪花们落到我的脸上时,我更觉神清气爽了。

当我行至星海公园门口,人渐渐多了,当然不是特别多,人们都带着口罩,彼此保持着距离。人们不再像昔日里那样三三两两地近距离聚在一起了。这让我想起这个春节,一位诗人朋友写的一首诗,题目是《请你,不要来看我》。这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看似不近人情,实则是“道是无晴却有晴”。大疫当前,不走情访友,不集会聚餐,理智就是爱的另一种表达。

公园里,一位大妈,穿着红艳艳的棉袄,在压腿。一对姐弟,在雪地里团着雪球。一个小男孩,三四岁的样子,带着口罩歪歪扭扭地小跑着,后面跟着欢笑的妈妈。一对老夫妻在甬道上散步。多好啊,雪中坚持锻炼的人们,好身体是非常有益于抵抗疾病的,对健康的重视是对生命的热爱!而那些在大年初一出征武汉的大连医护人员和所有医护人员一样,是生命的守护者,愿我们的白衣战士们都早日平安归来。

没有了人群,海鸥们似乎有些孤单了。所以当我走过时,它们都咕咕地看着我。还好,我的背包里常备着鸟食,我扬一把碎玉米粒,它们都追逐着飞起,热闹于是就仿佛又回来了。会回来的,昔日热闹的海滨,熙攘的人群,花花绿绿的日子,都会回来的。而有些从未离开。就像这雪中拍照的三个年轻女孩。她们是这新年的生机,是这雪地上的精灵,白雪也将她们映衬得别有韵致。此时,我多希望我有一束梅花送给她们。然而,青春是不需要任何饰物的,她们的活力感染着我。

星海广场上,女骑警的雕塑覆着一层薄雪,更加精神抖擞了。眼前雪飘、雪化,她都泰然处之。而她的对面,星海广场与大海交接处舒展的大书与大海一起,张开怀抱,迎接着我。远远看去,那卷轴上如大海波涛一样,涌动着多少过往!文明和智慧终会战胜疾病。只是历史发展到今天,人类是不是要放弃从前茹毛饮血时代战胜自然的念头,而持握一种与自然融合共处的理念,从而实现一种身心内外的和合之境。

雪继续飞舞着,我继续在雪中行走着,拍摄着,离那书卷和大海更近了。而我的周围,碧玉琼绒,点点扬花,片片鹅毛。这洁白的世界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