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相爱》:一切都是为了升华

问:看完这部电影,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答:是阿祖,名叫岳曾氏。她让我哭泣,她用一生去等待和守候一个离弃了她的男人。她为这个男人守候终身,这个男人在外娶妻生子;她为这个男人侍奉父母,这个男人终身未归;她为这个男人守护坟墓,这个男人只剩一堆白骨……

问:为什么对岳曾氏的感触格外深刻呢?

答:因为她很可怜,也很伟大。

可怜,是因为她用一生去等待和守候的那个男人一丝一毫都不爱她!那个男人从未给过她温暖的照顾,从未给过她情感的理解,从未给过她女人的尊严。

影片中,阿祖扑在那个男人坟堆上不让别人动他;当阿达问她就算不会有结果,她是不是还要去电视台说话,她回答“嗯”,很坚定;在录像机前,她说自己的经历说得声泪俱下;当她看到那个男人的遗像时,她目不转睛,那眼神深情而脆弱;当她收到她和那个男人的合照时,她拿毛巾去擦拭他脸上的水,却把照片擦坏了,她看着那张看不见他的脸的照片,痛哭失声;最后,她同意把他的坟迁走,抚摸着他的尸骨,她忍不住哭出了声,但还是决绝地说:我不要你了。

这每一个画面都让我心里填一份难受,却一直哭不出来,最后看完电影,终于哭的稀里哗啦,哭出来了,才能如释重负,不让承受不了。

伟大,因为她坚持一生去做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去等候一个不会回来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无怨无悔,她始终相信那个男人,始终爱那个男人,始终温柔对待那个男人。

我们可以设想,假如阿祖等候无望之后,改嫁了,她没有错,可是这样就不会有人觉得她可怜或者伟大了。

也可以设想,假如阿祖虽然等待,却心中充满怨恨和顾影自怜,那她也许仍然可怜,却与伟大无关了。

问:关于阿祖,有什么感慨或反思吗?

答:没有人甘于平庸,普通人不喜欢普通人,因为普通人不喜欢自己的普通,因此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自己,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喜欢什么人呢?喜欢伟大的人,喜欢坚守的人,喜欢不会变的人,喜欢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喜欢做到了自己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的人。

一切的影视作品,一切的文学作品,都是在寻找和刻画这种不普通的人,因为看电影看电视看书的都是普通的人。

《芳华》里的刘峰,我们喜欢他,因为他始终不变的善良,因为他心甘情愿的自我牺牲,因为他其实很可怜却仍然那么善良那么伟大。

《欢乐颂》里的安迪,我们喜欢她,因为她能过目不忘,因为她那么聪明那么精英那么有钱,却还那么纯真可爱。

《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我们喜欢他,因为他用自己的一生来救赎,来感恩,来奉献。

同样的道理,我们喜欢《相亲相爱》里的阿祖,因为她伟大,她无怨无悔。

这其实就是人身上的神性在起作用,人,不甘于做人,想成为神。可是有人身上那部分兽性拖拽着,人上不去,成为不了神。

我们自责,我们悔恨,我们羞耻,所以我们喜欢那些似乎摆脱了兽性而成为神了的人。也正因为有那些似乎成为了神的人,我们更加自责,更加悔恨,更加羞耻,而我们之所以还能在自责,悔恨与羞耻中生活下去,是因为在我们身边的都是和我们一样自责,悔恨和羞耻的人。

我们喜欢像神一样的人,这是我们自己梦想想要成为却成为不了的人,但是这种神一样的人必须离我们远远的,如果就在我们的身边出现了这种神一样的人,我们会疯的。主要还不是因为嫉妒,主要是因为我们身边的人,和我们享有同样的环境,他可以成为神一样的人,理论上来说我们也应该可以成为,可是我们却没有成为,这说明我们自己有问题,明知自己有问题却无法解决,这怎么办呢?无法承受这样的自己啊!

所以说,艺术是人的救赎,艺术是人的避难所。因为有艺术,人才能暂时脱离兽性缠身的那个自己,而上升为神性附体的自己,艺术家通过艺术升华了自己。

那些神一样的人,则通过自己所坚持,守护,牺牲的事情或者人而升华了自己。

我们喜欢那些神一样的人,还因为从他们身上我们找到了一个终极问题的答案。

这个终极问题是: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人活着的意义就是去升华自己,把自己升华成一个神一样的人。

其实一切真正的努力,一切真正的付出,一切真正的追求,都是为了升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