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10  周七 相亲

一场雨把温度降到很低,冷冷清清的早上少了很多车的声音。做了一场漫长的梦,却怎么也记不住情节。

醒来之后不情愿的起床,闹钟在起床不久后便响起。我在洗漱,爸爸做着早餐,妈妈在洗头,弟弟还在睡觉,一家人很久没有那么和谐过。

吃完早饭,爸爸洗衣服,我在洗头,妈妈在弄窗帘,弟弟姗姗起床。

今天要出门走亲戚,表兄家的小孩十岁生日,请了些内亲过去吃午饭。弟弟去接舅舅后再转回来接我和妈妈,爸爸说他不去就留在家里边。去到姨妈家妈妈、舅舅和我下了车,弟弟转道去接三孃。

被安排相亲的我在姨妈家,听他们老一辈人在相互认亲,然后招呼来人就坐。出于对操心我的人一个安慰,接受了这一场无所谓的接触。整场接触下来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可能是我对这种接触方式有所抵触,也或许是伤心太过而放不开自己。

听她们说话听她们主动提起话题和终结。我不想参与讨论,在她们所问到的是非观问题我总是含糊其辞,我或许不清楚我要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不需要什么样的人。

时间临近中午走亲戚的人都去赶饭点,整个场子终于散场。妈妈下午要去市里置办弟媳上门需要用的酒席食材,爸爸也随着去市里,让我回家呆着。

那个男生把我送回去时提议去县里转转,联系了朋友她们,她们也在县里,我便和他一起去了县里。靠近长江边的县城,冷冷的风吹得直哆嗦,找了个地吃了午饭就去汇朋友们。三点多我们返程回了家,车在路上龟速行驶,我们都清楚这段路的实际行程,只是他不愿意早些分开,可惜的是每段路终归是有终点的。

一路上聊了各种话题,高兴的,严肃的,愉快的,沉重的……,最后散场各回各家。

爸妈还没回来,打电话给弟弟他说在回来的路上了,煮了点米饭等他们回来再做点菜一齐吃晚饭。

采购一大堆东西塞满了冰箱,妈妈空下时间询问起那个相亲对象,在不确立的关系中,我只能用中肯的话来回答她,然后用N个不知道来堵住她的嘴。虽然算不上特别隐私,但我不想她关心过度后失望的样子。

简单的晚餐在天黑之前结束,洗漱完就各自睡去。

相亲

一场雨把温度降到很低,冷冷清清的早上少了很多车的声音。做了一场漫长的梦,却怎么也记不住情节。

醒来之后不情愿的起床,闹钟在起床不久后便响起。我在洗漱,爸爸做着早餐,妈妈在洗头,弟弟还在睡觉,一家人很久没有那么和谐过。

吃完早饭,爸爸洗衣服,我在洗头,妈妈在弄窗帘,弟弟姗姗起床。

今天要出门走亲戚,表兄家的小孩十岁生日,请了些内亲过去吃午饭。弟弟去接舅舅后再转回来接我和妈妈,爸爸说他不去就留在家里边。去到姨妈家妈妈、舅舅和我下了车,弟弟转道去接三孃。

被安排相亲的我在姨妈家,听他们老一辈人在相互认亲,然后招呼来人就坐。出于对操心我的人一个安慰,接受了这一场无所谓的接触。整场接触下来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可能是我对这种接触方式有所抵触,也或许是伤心太过而放不开自己。

听她们说话听她们主动提起话题和终结。我不想参与讨论,在她们所问到的是非观问题我总是含糊其辞,我或许不清楚我要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不需要什么样的人。

时间临近中午走亲戚的人都去赶饭点,整个场子终于散场。妈妈下午要去市里置办弟媳上门需要用的酒席食材,爸爸也随着去市里,让我回家呆着。

那个男生把我送回去时提议去县里转转,联系了朋友她们,她们也在县里,我便和他一起去了县里。靠近长江边的县城,冷冷的风吹得直哆嗦,找了个地吃了午饭就去汇朋友们。三点多我们返程回了家,车在路上龟速行驶,我们都清楚这段路的实际行程,只是他不愿意早些分开,可惜的是每段路终归是有终点的。

一路上聊了各种话题,高兴的,严肃的,愉快的,沉重的……,最后散场各回各家。

爸妈还没回来,打电话给弟弟他说在回来的路上了,煮了点米饭等他们回来再做点菜一齐吃晚饭。

采购一大堆东西塞满了冰箱,妈妈空下时间询问起那个相亲对象,在不确立的关系中,我只能用中肯的话来回答她,然后用N个不知道来堵住她的嘴。虽然算不上特别隐私,但我不想她关心过度后失望的样子。

简单的晚餐在天黑之前结束,洗漱完就各自睡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