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地里盛开的野玫瑰

字数 2085阅读 31

      初识卡莫,我从未想过我们会有这么长的缘分。我俩有着不同的性格,经历过不一样的生活,时不时会发生一点小摩擦。可就是这样的我们,住在了同一间宿舍,成为了关系很好的舍友。

      卡莫从小经历着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生活,她甚至没有和自己的亲生父母说过几句话。刚出生时,卡莫被亲生父母残忍地抛弃,幸好世上好人多,卡莫被一对好心夫妻领回抚养着。

      养母身体不是很好,无法承受劳累的工作,两个儿子又撑不起家中的担子,一个直接失踪再无音讯,一个懒惰无能,甘心成为一个资深的啃老族。这样一来,整个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了这个已经年满五十的父亲身上。身心的疲惫,深深地压在他身上,喘不过气来,不出意外的,父亲也病倒了,家中唯一的劳动力也垮了,年幼的卡莫不得不求助于自己的舅舅舅妈。

       舅舅和舅妈夫妻二人都是学校的老师,经历的事情多了,懂得的自然也多了,而且对教育这方面尤其重视。所以在看到卡莫这种艰难的情况后,答应支助卡莫支付不上的一切费用。资金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个家毕竟没有了支柱,很多棘手的问题都很难解决。或许真正的成长也就一夜之间的长短,卡莫自然接下了养父过去的担子。洗衣煮饭,为家中事务奔波。

      那时家里需要换一套大点的房子入住,卡莫一个人跑遍了附近的楼盘,并定下了一个学区房,所有协议,装修,一切事务都是一个人全权负责,而那时的卡莫,不过也就是十五岁的小姑娘。卡莫曾告诉过我,她从没有过叛逆期。从记事起,她就没有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有时候甚至还要担心一天正常的起居饮食。在我们还在因为买不到心爱的玩具而哭泣时,她已开始出入厨房,就是这样懂事的卡莫,我遇见了她,在她十八岁的年纪。

       大学第一天入校,我像游魂似的在校园内到处乱晃,毫无方向感。长达两天的火车之旅过后,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耗费尽了,不出意外的,开学第一天,我全是睡过去的。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寝室,我注意到收拾的很整齐的隔壁床。我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正瞅见披着湿淋淋的长黑发的卡莫走进来,我们没有言语上的交谈,只给了对方一个示意的微笑。那时候,我总种错觉,这个新室友淡淡的,我们成不了挚友。

       卡莫的能力很惊人,她有着同龄人不该有的成熟。她总是很轻易的看透一个人,这导致她孤立无援,用她班导的话来说就是,“你在班上不太合群。”卡莫有时候也很无奈,她试图去走近班上的同学,可是性格使然,大多时候卡莫依旧采取孤军奋战模式。她可以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认真的习书,一个人去老师办公室刷题。她总是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为之努力。这样的她让人欢喜让人忧,我担心她太过拼命。

        她说,“我以前也很羡慕你们这样无忧的生活,可是命运给我开了个小玩笑,我只能逼着自己长大,逼着自己成熟懂事。可有时候我又换位想了想,如果我没有这样的生活,我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潜能,也不知道自己也可以独自面对这么多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其实,有时候,成长不过一夜之间的事。”

       卡莫的性格太过冷静,导致热情过度的我贴了不少她的冷屁股。有时候我们会开启冷战模式,可我过不了几个小时就会败下阵来,主动承认错误。卡莫也会很自责,我们相互道歉,然后相视而笑,从此友谊的革命道路一片光明。

        谁不说青岛风光好,可我福气不够,想去多走走多看看,却晕上了青岛的公交。卡莫倒和我相反,她喜欢车行进的感觉,她表示:每一次尝试不同路线的公交时,我就很期待那个自己即将抵达的目的地。我喜欢尝试不一样的路线,因为沿途不一样的风景,让人心驰神往。

       我很像卡莫一样,做一个潇洒的看风景的人。可我总拿“晕车”,“没有时间”,“没有经费”等各种奇怪的理由来搪塞我为何宁愿选择在宿舍待一天也不出去看看。“很多事情,你越怕,它越会缠着你。你需要的不是逃避,而是去征服它。”慢慢的,我尝试跟卡莫去不一样的地方,挑战不一样的青岛公交,可能是习惯了颠簸,我发现自己早已没有眩晕感,剩下的只有心里的满足和舒适。后来想想,有些事情想想很可怕,可真正去实现它的时候,原来很轻松就可以做到。有些事,你不要问自己能不能做,而要看自己会不会做。做了才知道结果,其余的猜测都只是为安慰自己而存在的假象。

       跟随卡莫,我周末不再只在宿舍发霉。我开始在地图上搜索,我们的下一个抵达目标。我开始为自己找事做,而不是任由时间流逝。当然,一直玩也是得有资本的,我们常常采取劳逸结合,玩累了就去找点兼职来做,感觉每一个周末都过得很充实。

      某一天,卡莫跟我说她想去学做蛋糕,为此她还跟老师打听到了一个可以学习这方面知识的地方。她跟我说了很多学习蛋糕的好处,不知道是她的语言魔力,还是我的学习热情高涨,我直接被她说动了。事后,我总爱调侃她:“你不去做销售都可惜了,这么好的说服力哪儿能找啊。”

       大一一年,我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我也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可以写出自己想要的文字,曾经幻想过的蛋糕梦也照进现实。我很感谢生命里的这朵野玫瑰,虽然有刺,不太容易靠近,但在她沁人心脾的香味面前,我想,纵然我双手被扎的鲜血淋漓,我也甘愿。

        “也许,从小我就注定不走寻常路。我是野孩子,所以我会如此野蛮。”

        “可正因为这样的你,这样的身世,才会有别人身上没有的香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幼儿园放学,小朋友们纷纷出园。 小鹿的爸妈也来。小鹿一下飞奔过来,爸妈就带她回家。 小鹿问失败是成功之母,是什么意...
  • 天空的样子每天都不一样 就像每天的你一样 或者说午后,傍晚,华灯初上之时,这个世界,都美得不像话。 只是,你有时间...
  • 最近在看晓松奇谈,讲到北欧国家,讲到丹麦和瑞典时,我再脑海里搜索我所知道的丹麦和瑞典,瑞典还知道那是一个中国人洗钱...
  • 安静的小镇,奇怪的人们 拍摄于2009年的《夏威夷男孩》【Honokaa Boy】讲的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电影的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