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德玛 心存高塔

字数 4381阅读 360

那是柱子最酷的一晚,单枪匹马,手举板凳,大脚破门,以一敌四,如天神下凡,把徐峰一伙打得嗷嗷直叫,就像高举大剑怒吼着冲进敌军的德玛,无畏而且勇猛。

1

“妈的干他啊!有我在后面输出!”

鼠子快速地点着鼠标,操控着薇恩躲开对面密集的poke。

“上你妹啊!我们只有四个人啊!”

我玩的妖姬被消耗得无能为力。

“你看我们的傻逼打野在干嘛!他刷对面的三狼!我去!”大雄操作的日女龟缩在塔下“我的大招还有十秒!”

“妈的!这个游戏怎么那么难!都输了一下午了!”鼠子生气得只想扔键盘

只有柱子皱着眉头,紧紧地盯住屏幕,用盖伦强硬的身躯阻挡一大部分的远程技能。

此时,对面五个人已经抱团在我们二塔处集结,不停地利用他们长手的优势消耗我们,通过一波又一波的小兵对我们塔进行冲击,而我们的打野在他们野区刷完三狼正愉快地刷蓝buff……

“保护我!”

走位失误被金克斯Q技能减速,要是我死掉了,二塔就会被拔掉,我拼命地点着鼠标,手中直冒冷汗,金克斯紧抓机会,死咬不放,跟他们的团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大雄上!”

还没等大雄反应过来,柱子的德玛高呼一声“冲啊!”佯装冲往敌军,反身一个闪现到金克斯身边。

“接受制裁吧!”巨剑从瓦罗兰天空降落,劈裂了召唤师峡谷的大地,屏幕的一侧金克斯的头像变成了黑色。

日女跟上用无比圣洁的太阳力量把对面中单晕在原地,溅射的力量完美地减速了三个人,薇恩开启终极时刻在敌军中肆意输出,在敌军身上烙上死亡的印记,德玛旋转着坚硬的身躯冲散敌军阵营,妖姬舞动幻影的身姿用金色的锁链限制敌军行动,带来一波关键胜利。

Victory!盖伦获得了MVP,15-3-12的优秀战绩。

“妈的,终于赢了!”鼠子点上一根香烟,享受着浓烟萦绕。

我看到柱子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露出一口大白牙齿,像是农民秋季丰收时的喜悦。

“哎呀,我去!原来七点了!今天的结构力学要点名啊!”大雄抓起空荡荡的书包,直接往门外跑。

“等等我啊!没人性!”我也赶紧跑出门,还顺便拍了一下鼠子的脑袋“抽你妹啊!上课了!”

“不去”

柱子快速的把书塞进书包,刚走到门口却又回了一下头。

“你真的不去么?”

“不去不去。”鼠子一脸淫笑“帮我把门关上。”

柱子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搭理他。

“诶诶诶!门关上啊!你这人”

我们都知道有女朋友的鼠子要在没人宿舍干嘛。

2、

这是宿舍里面的日常,除了一起吃饭睡觉打屁扯淡外就是打撸,柱子从来不贪撸,每天只玩两局。

然而刚开始,柱子是不玩游戏的,他说打游戏会上瘾变得颓废,过去的他要么在图书馆,要么在前往图书馆的路上,上课特用功,从不迟到早退,课本记满笔记,GPA长期居于班级前三,是期末大腿的不二人选。

除此之外,他还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劳心劳力,认真对待自己的任务。

大一的时候,我跟柱子都是学生会公关部的一员。部门的传统培训是把群新生带到大街上,逐家商店拜访为活动拉赞助。主要为了锻炼胆量,毕竟这条街每年都要遭受一次新生的骚扰,店长们早已习惯,部长也对成功不寄希望,远远地坐在肯德基里一边喝九珍果汁一边监督。

我跟一个男生分到一组,在被几家商家拒绝后,趁着部长们上厕所的间隙找了一家奶茶店偷懒起来,痛骂部长们的不人道熬着等时间结束。

那天柱子回来得特晚,超过活动时间足足两个小时,夜幕静静地降了下来,部长们不停打电话却没联系上,以为他跟同组小女生跑去约会去了,憋了一肚子的火,正等着柱子回来好好教训他一顿。

我还清晰的记得柱子推开KFC玻璃门走进来的时候,强壮的身躯挡开了门外黑夜,宽广的胸膛像是战无不胜的战车,每一步踏实而且稳重,脸上带着农民秋天大丰收的喜悦,一口白花花的大牙齿,正爽朗地跟身边西装革履的男人聊着天,在男人的脖子上挂着“XX经理”,跟他一组的女生活蹦乱跳像只初上战场凯旋归来的小马“我们拉到赞助啦!李先生愿意全程赞助我们的活动!”

部长们愣了一下,立马迎了上去,与经理交接名片,达成了互相合作,互惠互利的战略目标。

我冲上去用力锤了一下柱子的胸膛“可以!啊你!”柱子没说话就是露出爽朗的笑容,同组女生正绘声绘色地给其他干事们描述他们拉到赞助的过程,把柱子讲得神乎其神经验老到手段娴熟,如何跟商家斡旋,如何不断坚持。

送走商家以后,部长们对柱子赞不绝口,一致认为柱子这样的人才会是公关界里冉冉升起的新星,因为上次一在拉练当中获得了商家赞助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

这只是柱子无数优秀事迹当中的一件。

说实话,要不是遇见柱子,我还以为这样努力的人只存在励志故事里面。

但只有我知道,柱子这么严格要求自己,是因为他心里藏着一个美好的愿望:在时间的麦田上,有一个身穿棉布白衣的女孩,头上别着珍珠蝴蝶发夹,手臂绑着纯白丝巾,风吹起丝巾,裙角和长发,他必须变得更好,才能配的上那个女孩。没错,有一天晚上我把他灌醉了,他不仅仅跟我聊了这些,还跟我聊诗歌,聊叶芝,那时候我还以为叶芝是个中国人。

第二天醒来,头痛得很,柱子也难得早上9点后起床,当我戏谑地跟他提起这些事情时,他小麦色的脸上浮现了红晕,还用期末保我不挂科作为交换让我别说出去。

3、

大三那年,为了获得保研的机会,柱子当上了新生的辅导员,遇上了他人生当中白衣女孩——白静。

白静,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个说话轻声细语皮肤白皙的女孩,有着一头如瀑的头发直垂腰间。按照柱子的话来说,她是清风,是明月,是世间美好纯白的一切。

从那天开始柱子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总是围绕着学习和考研,而是全心全意地做一名忠诚的骑士守护在白静身边。白静从未离家那么远,到了晚上想家睡不着,柱子就整夜地陪她聊到深夜,比我们这群熬夜打撸的睡得都晚,第二天还能早早地爬起来给白静买她最爱的豆浆油条送到宿舍窗前,哦,对,柱子在遇到白静以后就再没有跟我们打过游戏。上到日常生活,下到个人心事,柱子一手包办,柱子的温柔体贴和无微不至迅速地获得了白静的依赖。

身强体壮身高一米七八的柱子站在白静身边的时候总是能让我们联想到安妮和她的熊,他们相互之间还有特殊称呼:白静管柱子叫哥,柱子管白静叫丫头,亲密的称呼让身边的同学一度认为他们已经在一起

记得有一次,白静宿舍闹了矛盾,女生宿舍总有很多我们男生理解不了的事情,我们也劝柱子别去管这破事,柱子想了一下,答应了我们。下午就用自己辅导员的身份找了那三个女孩吃了一顿饭,然后事情就顺利解决了,我估计八成是他把他做的课堂笔记借给那些女孩,那些笔记是柱子最珍贵的东西从不外借,怕别人弄坏,号称“期末必过通关秘籍”。

柱子的抽屉里除了数不清楚的廉价笔记本外,还有一本封面是变色PU纯白米白色道林纸做内芯的笔记本,上面记载了白静所有的习惯和爱好,还有一些女性知识。

女性知识里面的内容是柱子找鼠子借的书上总结来的,鼠子情场大老手,一段恋情结束了立马开始另外一段恋情,对女生的身体结构的了解极其深入,堪称大师。柱子第一次找鼠子借书的时候,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还是鼠子意会淫笑着把书递给他。

后来还因为这件事情柱子和鼠子差点打了起来,当柱子还书的时候,鼠子撩了一下柱子“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啊,你成功以后我们开庆功宴好好喝两杯!”

“我不是这样的人。”

“别装啦,别装啦,你经常跟她呆一块就没看过她穿睡衣的样子么,是不是感觉下体里面洪荒之力要爆发。”鼠子对着柱子挑了一下眉毛”虽然发育不怎么样,但那腿白得呀,那皮肤,啧啧啧,跟个小龙女一样的,祝你早日成为尹志平啊,哈哈。”

柱子没说话,紧紧咬着下嘴唇,眼睛瞪得老大,手上的青筋暴突像是火车车轨一样明显,手中的书被他攥得变形。鼠子脸上还留着奸笑的时候,柱子“啪”直接迎脸用书把鼠子扫到地上,正准备冲上去骑着鼠子一顿暴揍的时候,被我跟大雄死死拦腰抱住。

“你这破书我不要了!”

“放开!”

柱子大步跨过鼠子,一脚把门踹开,留着木讷的我们,还有躺在地上的鼠子,脸上红红的一道印和那本被撕烂的书。

4、

不知道什么是时候起,柱子就不再整日陪着白静,白静的身边换成了学校的富家子弟。学金融的徐峰,他的破成绩能读大学全靠他有钱有势的老爸。不得不承认,刘峰的恋爱事迹一直都是校内茶余饭后闲聊的主题,他每次追求女生总是能搞出不同的花样,要么来个几十人的快闪,要么送一车玫瑰,要么几个ipad整段创意表白。听说他向白静表白的时候,用蜡烛一直从宿舍门口点到操场,然后再用无人机洒下漫天的金粉和彩条,一群人手握玫瑰轮流送给白静,这件事情轰动了其他的高校,一连好几天占据我们微信头条。

也是从那天开始,柱子又成为了我们的战友,每次游戏都玩盖伦,每次团战都冲在最前面,手持巨剑,身披铠甲,斗篷飞舞,英勇无畏,带着我们屡战屡胜,让我们不禁惊叹学霸努力玩起游戏,学渣也是玩不过他的。

这个游戏也成功地让柱子和鼠子的关系重归于好,偶然一次,宿舍四个人喝酒的时候,他跟我们聊起了白静,让我们有点猝不及防。

“她只把我当哥哥”

长时间的沉默后,鼠子拿起手中的啤酒罐“为战友!”

四个啤酒罐碰到一起,金黄色的啤酒顺着喉咙肆无忌惮地咆哮着冲进我们身体。那晚柱子喝醉了,在厕所里面睡了一晚上。

事情发生的那一晚,我们正在为了一波关键的团战集结。柱子桌面的电话响了两声,他没有立马接起来,迟疑了两三秒。

“怎么了?丫头”柱子的声音小心翼翼。

“我就来!”

柱子穿着拖鞋背心就冲出了门外,留下我们等待一波失败的团战。

第二天下午,柱子回来了,脚上一直拖鞋,手上一只烂掉的拖鞋,背心上有斑斑的血迹,黑眼圈重得像是熊猫眼,嘴边上还冒出了不少的胡渣,不管我们问他什么都不回答,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

整个宿舍笼罩了不安的气氛。

“我去看白静”柱子突然站起来单手抓起塑料凳就往门外去。

多少年以后我回想起他的背影总是让我想起荆轲。

根据事后在场人员的描述,当时的门是被踹开的,柱子在门口站了不到两秒突然把手中的塑料凳砸向徐峰,一拳撂倒一个,把徐峰按在地上,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把徐峰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后面要不是保安来拉住柱子,估计徐峰的脸去韩国也整不回来。

最后柱子被退学了,他那天过来收拾东西的时候,是我们见他的最后一面,在他离开的时候我们送了他一份礼物,是一个盖伦的塑料玩具。没过多久,白静也从学校里面退学了。

五年后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收到一封婚姻请帖“为王国强 白静女士结婚典礼敬备喜宴 恭请叶XX光临。”王国强是柱子本名,时间是三天后。

我难得穿上了正装前往赴宴,柱子缓缓向我走来,他没有太多的变化,身材依旧壮硕,笑容依旧爽朗,一口爽朗的大白牙自信而且骄傲,他身边的白静身穿着抹胸婚纱,脸上粉扑扑的,看似化了妆,倒是成熟不少。

柱子突然加快步伐向我跑了过来,手中的玫瑰被风吹落好几片,他举着玫瑰猛地跳起,玫瑰在空中划下一道赤红色的光,朝我劈来,就像盖伦高呼着“人在塔在”,我无处躲避,闭上了双眼,那一刻在我脑海里面想起了我交往过的所有女朋友。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满身是汗,我听到了风扇呼呼作响,听到身边的小姐打鼾声,突然心中感觉一阵厌恶,迅速穿起裤子,把口袋中仅剩的几百块钱放到桌子上,匆忙离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