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69)

上回书说到,陈珠侥幸逃过了长江,我们暂且按下陈珠不表。

且说鹤鸣庵住持妙艺,老父亲忌日这天,大江边焚香烧纸,唱经念佛。祭拜完毕,品香随着往回走,一路无话。 到了城南附近,师太发现有祥云瑞气,缭绕在半空中,佛影菩萨身,若隐若现,久久不散。

“品香啊,此处有大修行人。”她叫住品香。

“在哪里啊?”品香茫然四顾,只看到天上朵朵漂亮的彩云。

“哈哈,你天眼未开,哪里看的见呢?”师太微微一笑,向四周看了一下。

“这里有佛堂道观吗?”

“有一个白衣庵,地方不大,就在前面。”品香伸手,指着一个方向。

师太点头,“我们看看去。”

走到街道的尽头,拐过一个弯,淡淡的檀香味扑鼻而来。不用指引,二人很快到了白衣庵的门口。

我们认识的尼姑,就是给陈珠水喝的那位,跪在佛龛下面。一手敲木鱼,一手执掌胸前,嘴里唱不完的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呗美吽,嗡嘛呢呗美吽,……” 观音菩萨一袭白衣,微笑着看着她。

师太惊喜地轻声对品香说:“这是大修行人啊!难得,难得。你看她时时刻刻都在定中。”

品香傻傻地看了半天,没看出明堂。这时师太双手合掌走向前去。“阿弥陀佛!这位师傅啊,讨扰您了!”

跪着的这位,见到出家的师太行礼,放下木鱼。“阿弥陀佛!”口颂佛号,回了一礼。继续敲木鱼颂咒。

“噗嗤。”师太在一边听了一会儿,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跪着的这位,抬眼看过来。她奇怪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阿弥陀佛。这个师傅你为何发笑啊?”

“噢,对不住,对不住。阿弥陀佛。打扰你清修了。”师太连声对不住。

这一位也不答话,瞪眼看着。

“我觉得你念诵的这这个咒子,有点不对。”师太谦和地解释。

“是吗?应该怎么念诵啊?”这位站了起来,恭敬地合掌请教。一旁的品香见状,暗竖大拇指。“果然是大修行人,闻过即喜。”

“这个咒语是观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师太合掌还礼。“它最后一个字念 哞 ,不念牛。我怎么听你念成 嗡嘛呢呗美牛啊?应该是嗡嘛呢呗美吽。”

“噢,我知道了。不是嗡嘛呢呗美牛,应该是吽,不是牛。嗡嘛呢呗美吽。哈哈。”这一位高兴了,话也多了。“告诉你这位师傅,我不认识字哎。当年来白衣庵的时候,师傅嫌我笨,学不了佛法。说你念个咒字吧!哈哈。”她自嘲地笑了起来。“师傅写了六个字,说你天天念这六个字就行了。将来就可以成佛。我拿了六个字,只有最后一个字,好像见过。我们农村到处都是牛,所以见过这个字。其它的五个,它们认识我,我认不识它们。我天天请教来庵堂的香客,终于把五个字念顺嘴了,加上自己认识的牛。六个字,我念了整整十二年。”

“阿弥陀佛!你真是了不起啊,太了不起了。”妙艺师太对这一位,肃然起敬。

“这位师傅,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我这个人不识字,命也苦,罪孽深啊。”似乎找到了知己,沉默了十几年的这一位,居然领着师太和品香,走到自己窄小的清寮。

“我俗名叫灵桂,家境潦倒。早早嫁给了人家。丈夫嫌我久不生产,不辞而别。”说自己的过去,好像只是在说别人。这一位显得平平淡淡。

“我这个人是孽缘深重啊。丈夫走了,我想自己过吧。可不知犯了那个天条。莫名其妙地怀孕了。一怀就是三年。其间的痛苦,折磨,……唉,不说也罢。”她倒了两碗白水,递给师太和品香。

“三年后的一天,我腹痛难忍。终于生了下来。……”说到此,她停住了,半天不说话。

师太和品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喝了一口水,平复一下情绪。看的出,她淡然的心境,漾起了波澜。“看到我生下来的东西,稳婆吓得大叫一声,夺门而逃。我挣扎起来一看,是一个圆圆的赤肉团。唉,这就是命吧!”她一声叹息。

“然后,你一大清早就把这个肉团,送进了秦淮河里。对不对?哈哈。”师太插嘴笑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这一位惊讶地望着师太。

“这个肉团,连同你的小木盆,都给我师傅捞了回去。”品香一激动,抢过话头。“告诉你吧,这个小肉团,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哈哈。”

“什么,你再说一遍。”这一位吃惊的看着品香。

“告诉你,”品香一字一顿地说。“那个小肉团,已经长成一个大小子了。哈哈。”

一阵激动过去,瞬间,这一位就恢复了平静。“运也,命也,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他与你师傅有缘啊!”她看着品香,淡淡地说道。就像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邻家孩子。

“生生死死,一场虚幻。生就是死,死也是生。没有什么了不起。生死百年花上露啊!”看着品香诧异的神情,这位尼姑依旧淡然地说。

“请问师傅法号如何称呼?”师太真的佩服眼前这位的淡然和定力。她起身合掌问道。

“哈哈,十多年前,师傅帮我剃度时,起了一个了清的法名,贫尼就叫释了清。师傅说,把自己的缘和债,在这一辈子一起了却,一起清帐。走的时候空空的才舒服呢!哈哈。”她说着,还是淡然的一笑。

“了清师傅,除了一句六字大明咒,还修过其它佛法吗?”师太恭敬地问道。

“哈哈,这位师傅请喝水。”了清为师太茶碗添满水。“我不识字,看不懂书。我就记得当年师傅告诉我的话,这六个字可以成佛。这十几年,就是这六个字。喝水是它,吃饭是它,走路是它,睡觉还是它。这六个字好啊!一切都是它。都是它变出来的。”

说着,了清站了起来。“今天还亏好遇见你这个师傅,告诉我念错了一个字。哈哈。这下好了,都念对了。谢谢你,这位师傅。阿弥陀佛!”

“你真是修行人啊!一个咒子,修了十多年,难得,太难得了。”师太喝了一口水。“了清师傅啊,佛说,一念清静,即生实相。你念了十几年的咒,你能变生出什么实相来吗?哈哈。”

“能啊。告诉你这个师傅,”了清天真地说。“六个字,什么东西都可以生出来。”

“真的啊?”师太想勘验一下了清的法力。低头看到碗里的白水。“了清师傅啊,佛法修持里有火观,还有水观。你来试试做一个水观,怎么样啊?”

“可以。就做一个水观让你们看。你们两个师傅站到门外去,免得弄湿了你们的衣服。”妙艺师太和品香,站到门外窗户下。

了清带好门,坐在小床上,盘拢双腿。六字大明咒的唱诵声,飘然响起。“嗡嘛呢呗美吽,……”

了清的身体开始幻化,发亮发光,慢慢的,亮和光都没有了。身形也消失了。再看房间里,半人深的清水,荡荡有波。

品香惊讶地看着师傅:“果然是水观大成就啊!”

师太点头称是。“心能转物,即同如来,大成就之人啊!”

品香看着水面上清波涟漪,觉得好玩。拣起地上一块小石头,顺手扔进水里。“噗通”,浪花溅起。

时间不长,了清出定,房间里的水无影无踪。

说话间,师太发现了清总是用手抚摸胸口。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了清摇一摇头。“我也不知道,出定后,就感觉胸口疼。”

“哈哈,我知道了。你赶紧再入定做水观。”师太催促说。

了清很信服眼前的这位师傅,没说话。上床盘腿念咒,水很快溢满了房间。

师太向水中望去,品香扔的石头清晰可见。师太让品香把石头捞了出去。 不一会儿,了清出定。身体不再有疼痛的感觉。

从白衣庵出来,师太特别兴奋。一方面见到了小缘来的生母。另一方面,难得见到了一个修道之人,一个真正的大修行人。这个了清师傅,真是了不起,一句六字大明咒,念了一十二年。心无旁骛,一门深入,这才是修道的妙谛啊!

她又情不自禁地停下来,回头想再看一眼了清。这一回头不打紧,妙艺师太楞住了。

欲知这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