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偷你青春,是因为早已决定以一生相还

文/肖肖的晶晶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尹萧萧躺在病床上,憔悴的样子很是惹人心疼。

隔三差五的有人来看她,同学,朋友,亲戚,此时的她还是笑着的,因为她的心还是炽热的,可是正是她感受到的幸福让她害怕了,万一自己坚持不下来,辜负了这幸福,怎么办?

尹爸尹妈终日守在病床前,他们坚信即使拼了一切也要让萧萧好起来,但是在病魔面前,谁能有必胜的信心呢?他们还是很害怕,害怕一不留神就失去了她。虽然萧萧看到的爸妈是镇定的,但是私下他们早已经慌了,无计可施,只得不停地为她的病奔走。

然而,萧萧的病情并没有好转,朋友们在朋友圈对她的祝福声也日渐平息,来看她的人也没有最开始那么多,她呢,反倒喜欢上这种安静,因为什么都不用想,真的不累了。

那天,因为萧萧的病爸妈又出去。她在病床上躺着,没有睡着,微闭眼睛,模样是病后难得的安详。

病房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高瘦清新,目光炯炯的白净男孩。萧萧迷糊中瞥过一眼,她眼睛里有那么一瞬是发着光的,萧萧干涩的的眼睛很久没有这样的亮过了。这次,她没有笑,却在闭上眼睛那一刻,眼角有清凉的液体缓缓滑出。

萧萧从来没想过还能再见他,那个至今还想见的人。

她睁开眼,微笑着,笑容像柔弱的阳光,跟当年的笑容一样,宁丰说喜欢看的那种笑容。

萧萧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良久,终于吐出几个字:“进来吧。”

宁丰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还是那么冷,让人无法亲近,但是眼神多了几分温柔的颜色,很熟悉,记得以前也有这种时候,当他心疼她的时候。

萧萧没敢多想,再看他的时候,自己却心疼了,她看到他哭了,第一次看到他哭,她艰难地抬起手,触到他脸上,帮他擦着泪,轻声说:“没事的。”

                          -2-

其实,萧萧的病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最开始只是人很憔悴很消瘦,后来检查的时候就已经需要住院了,谁也不曾料想这样一个如花的女孩,就这样惹上了病魔。医生说,她的病很危险,但是也还有希望,最重要的什么病都与一个好的心态有关,她的病也不例外。

可是萧萧好像已经放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翻个身都艰难的时候吧,也许是笑一下都没力气的时候吧。

宁丰苦笑了一下:“世事还真是难料,我一直觉得你那么好看又心地好的姑娘,会过着比在我身边更幸福的日子,很久很久。但是再次见你却是在病房里……”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停了下来,也许自己这番话会影响萧萧的情绪,就没有多说了。

萧萧看着他在闪躲的眼睛,说:“这个,谁说得好呢。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人生真的没有以为的那么长,最后才知道很多事情来不及做,很多人不能在一起,注定总是留有遗憾。”萧萧抿了抿嘴巴,微眨眼睛,艰难笑了一下,看着他,说:“但是,也有很幸运的时候啊,比如现在还能再见你。”

此时面前这个还是如此诗情画意的女孩,跟当年被老师拿着作文当着全班面念的那个女孩没有什么不同,宁丰发现她其实一直都没什么变化。

他想起来,那个夏天,那一天,他在新校园新教室坐着,看着陌生的一切的,突然,一个抱着一摞书穿着白色纱衣的女孩映入了他的眼帘,看着,他的心跟着跳动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萧萧,从此便忍不住总是偷偷看她。

那时候的时光就如跳动的音符,也许是因为总是跟想看见的人在一起,于是一不小心,她的一个动作,就能奏起一串音符,在心头或起或伏好久,好久。

后来就莫名想向她靠近,不受控的。

有一天,早自习后,萧萧在食堂排队打饭,突然身后出现一个声音:“看来我还是要比你高很多啊!”

听闻这句话,萧萧一阵诧异,突然有个人站在身后,本来就很奇怪了,还说这样的话,她竟不知道怎么接。笑了下:“你怎么在我身后,好巧额。”

但是有人说有时候一切你以为的巧合,都是别有用心。

确实,有时候是这样。

比如宁丰加萧萧QQ是别有用心的,从遥远的距离到成为斜前桌,最后成为前后桌是别有用心的,再到后来谈及共同偶像就有很多话说,以及萧萧QQ坏了之后的几百条聊天短信,还有只要她在就能看到他每个深冬夜晚晚自习后的无故逗留,其实都是别有用心的。但是,萧萧不知道,反倒慢慢习惯了这种巧合。

还比如,萧萧文章写得好,尤其议论文,漂亮的语文老师总喜欢拿她的文章来当众读给大家听,而宁丰那时候是语文课代表,所以萧萧也觉得好巧。

“我看到你出来了,就跟着了,一直在你后面。”宁丰低头看着萧萧说,眼睛里带着一丝骄傲的温柔和羞涩。

萧萧心想,这家伙可真爱开玩笑,尴尬地笑了,他也笑了,笑容融在冬日的微光里,温暖得脸颊灼热。

                            -3-

那时候日子像流水,日复一日的,白天一样的在教室准备高考,晚上一样的做会作业就睡觉。还有点不同的是,多了两个有着彼此小秘密的人。

宁丰准时晚上十点钟发来消息问候萧萧,因为白天两人传送小纸条,没聊完的晚上还想接着聊,也在午休时候所有人都睡下之后,萧萧总能看到宁丰坐在人群中间那认真的背影,或者偶尔抬起头,发现他正转过头看着自己,眼睛好像在说话。

那时候两人对视,萧萧仍旧感觉很巧,只是有种感觉,巧合升华为默契,然后脸颊微微发烫。这样一直保持着,直到两人成为前后桌。

眼看就要高考了,萧萧很想要鼓励身边的朋友,于是每天抽出一点时间给他们写小卡片,留言加油打气,不知道为什么,也想写给宁丰,就是很希望他能考上好的大学。

高考倒计时十天,萧萧给宁丰写了十天,每次收到的回复都是寥寥数语,宁丰虽然是语文课代表,可是他没有那么喜欢写东西,她想也许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喜欢简洁吧。

写到最后一天的时候,萧萧突然害怕了,脑海里闪过宁丰曾跟自己说过在某所大学等自己,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说,但是确实真的很想跟他在一个大学。突然不知怎么写下去了,她害怕自己去不了那么好的大学,害怕面对分别,但是她却不明白,自己与这群人都是要分别的,可为什么单单想起不能和宁丰去同一所大学就格外害怕?

但是,害怕的事情也终将过去,未来如期而来。结果就是这样,考完了,宁丰去了自己目标中的大学,萧萧的害怕也终成为现实。

                            -4-

遇见宁丰的第二个夏天,萧萧背上行囊去了自己的大学。

暑假时候她和爸爸一起来看过,学校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走进去的那一刻,感觉虽然自己的大学梦实现了,但另一个梦却碎了,竟没有那么开心。

很快,新生就进入了军训期。

那天正在站军姿,萧萧站在最后一排,教官喊“向左看”,萧萧扭过头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远方走来,还没看清楚,教官又喊“向前看”,她就回过头来了。萧萧站着脑袋一片空白,心里很紧张,很怕错过那个人,又怕那个人靠近。直到感觉到那个人走到自己身后的时候,她趁教官不注意回了个头。

真的是他。

那一刻,她心里可开心了:“嘿,你怎么来了?”萧萧露出来军训帽下笑得像花儿一样的脸。

在看到萧萧的那一刻,宁丰原本静如湖水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容。

很巧的,瞥过眼就能看到宁丰,转过头就能看到宁丰,看到他的那一刻,萧萧顿时感觉不到军训的辛苦了。

下了军训,萧萧迫不及待的跑到宁丰身边,一副天真的样子笑着:“你是来看我的吗?”

“算是吧。”宁丰忍着笑,走在前面。

萧萧跟在他身后,像个小女孩,低头笑着。

她有一个坏习惯,总喜欢喃喃自语,这不,又开始了。

“天啊,怎么会这么巧,为什么我一回头就看到你呢?”

其实这到底是巧合或者说是缘分,还是怎么样的,宁丰也说不清,因为此时的他也感到真的好巧。他静静听着萧萧自言自语。但是在心里,他却相信,思念的力量,只要很想念一个人,天涯海角都能相遇的吧,就像第一次来她的学校,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她,这么巧。

他笑了:“看来我们两个还是很有缘分的,哈哈。”

他突然回过头来,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但是,尹萧萧,你以为这所有的一切都仅仅是巧合吗?”

萧萧看着他突然这么认真,愣住了。

“以前换座的时候,我请求过座位,为了不太快靠近你而引起旁人注意让你尴尬,我一次次把座位调离你近一点,直到最后坐在你前面,因为我希望回头就能看到你的笑脸。有时候的晚上,特别想和你单独走走,但是那你的身边总是有朋友陪,我就等着,希望等到哪一天,你一个人的时候,我走过去跟你说‘我们一起走走吧’。你作文写的很好,我就想当语文课代表,每次发你作业的时候都能瞅瞅你的名字,感觉就很开心。那时候真的好想好想,像被什么牵引了一样,不由自主地想向你靠近。”

此时的萧萧突然觉得宁丰是带着光的,他的这种别有用心编织了一个个巧合的故事作为美好的回忆送给了她,他就是自己空洞过去的织梦人啊。有那么一刻感觉仿佛自己是一个公主,而她的王子正拿着水晶球那样的东西在向她招手。但是这个王子一直都不怎么会表达。

“那······”萧萧顿了顿,在等他说出后半句来。

宁丰就这样凑过去,吻在了她额头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萧萧脸红的像个苹果,宁丰牵起了她的手,说:“你是我的了,以后不准对别的男生脸红了。”

                            -5-

“好好坚持下去好吗?答应我。”宁丰看着跟当初一样的但眼睛里却没有了那种不屈的她,真的害怕了。

“我试过了,可是我的病情并没有好转,不是吗?”萧萧垂下了眼皮,长睫毛上的泪珠在灯光下闪烁,但是颜色却那么暗淡。

“萧萧,也许人生会有遗憾,可是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们就还有机会。不一定就是悲剧收场啊。”宁丰还是那么理智。但是萧萧此时已经无法像以前把他的话当作指向灯那样去听他的鼓励了。

“你叫我怎么相信,这么多年了,我连你都无法忘记,我还怎么相信自己的意志。”说完,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宁丰看着眼前随时会不见的萧萧,也听懂了她的话,此时,好像真的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他知道萧萧这么多年,一直单身,但是据他了解,追她的人很多。他也想过回来找她,可是他不确定她是否还爱着他。只能在每每听到有人说她还单身啊之后长松一口气。

他只要一想到会永远地失去萧萧,对做很多以前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态度都变了,也许这就是身体里积满勇气的状态吧。

“那你先好好睡个觉。”宁丰轻轻地关上了门。

在外面的时候,他看到了在和医生商量事情的尹爸尹妈。

“叔叔,阿姨,你们好啊。”宁丰走过去打着招呼。

“这不是宁丰吗?好久没看到你了。来看我们萧萧的吗?”尹爸问。萧萧宁丰还是同学那会,萧萧爸妈见过宁丰,还说很喜欢秀气礼貌的他。

宁丰点点头。“这么长时间没看到她了,看到了却有点不想走,先让她休息一会,等她醒来我再去看她,我知道我在旁边她肯定睡不着。她肯定还是像以前那样,睡个觉都会顾忌自己的形象,担心自己会不会流口水啊。”说着,宁丰就笑了,温暖甜蜜写在脸上。

尹爸尹妈看着他,满眼欣慰。萧萧爸爸拍了拍他肩膀:“谢谢你啊,孩子。”

“我跟你阿姨还有医院的事情,就不在这边陪你了。现在很晚了,你也要注意休息啊。”

                            -6-

宁丰坐在椅子上,思考了很久。估摸着萧萧应该睡着了,就回去了病房。

他轻轻走到她旁边坐下,看着微弱呼吸着的她,他很后悔,后悔自己的懦弱,一直害怕给不了她幸福,竟忍住了想念,没能有像初识那样一步步向她靠近的勇气和信心。哪怕自己也仍旧单身一人,她也单身一人。

记得最初的她,单纯美好,用宁丰的话来说,是白衣胜雪啊,可是她梦幻的就像生活在童话里的公主,他喜欢她,可是给不了她开心,是现实派的宁丰最无奈的事情,所以萧萧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在她终于说出那句话时候,他放手了。

如今,仿佛在她生命尽头看到来时的一道光,宁丰好想抓住它。也许是面对死亡的时候,人还会找回那名叫勇气的东西。

突然,尹爸进来了,递给宁丰一个本子,说:“这是萧萧的日记,我想她愿意让你看见。你拿去吧。”

漫漫一个长夜。

宁丰翻开日记本第一页,写着相识仅仅一年的时光。

“我遇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男孩,居然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跟我比身高,看着他的眼睛,它好像在说话,我当时脸很烫, 不知道有没有泛红,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宁丰看到这里,笑了,她还真是一个傻丫头。

宁丰知道,萧萧喜欢跟宁丰讲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心情,却没想到分开后的日记也记录了所有想对他说的话。

“我很想你了,可是不能去找你,我跟你提出的分手,你没有挽留我,该是在生我气吧,也可能是觉得我很烦吧。你肯定不想再见到我。”

“今天看到一个人很像你,很紧张,我只能偷偷瞄着,我看到他穿着你喜欢的那种颜色的裤子,迈着跟你走路时一样步子,我抬起头看到不是你,竟然不知所措。”

“以前不高兴的时候想找你要安慰,可是现在我不高兴了会自己排解,我不想得到不是你的安慰,但是我开心了,却最想跟你说,我希望你跟我一起开心。”

······

“我想把每天都记录,假如还能再见到你呢,我就不怕嘴拙了,有很多话对你说了,我也不逼你说什么,只要想说就说就好了。离开你后我的生活都在这里,但是,你愿意看吗?”

宁丰叹了一口气,合上了日记本。

原来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都在她心里,就像她也一直在自己心里一样。厚厚的一叠纸,她都把他当作还在自己身边那样,诉着着,她的生活每天都有自己。这么多年了,她也并没有比在自己身边快乐。

可是年少的时候做错的能补救吗?他看着她,才明白也许当初自己一个挽留,执着的她就不会是这样,不会是充满未知的等待。想想,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因为害怕再次被伤害所以不愿回头,也一直困在感情的漩涡里。

                              -7-

他一直守着她,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实在困得不行,趴到在床沿上,睡着了。

“宁丰,宁丰······”

他被喊声惊醒,却发现病房里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听的清楚一些,是萧萧在做梦,黑暗中,他摸着她额头,有些烫,却感受到了眼角凉凉的,有液体贴近自己的手心。

她醒了,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宁丰。

“真的是你吗?你终于愿意见我了?”

“头好痛啊······”

宁丰抱住她,紧紧的抱着,生怕一松手她就不见了。

“是我,是我,不要怕,我在,我在。”他知道萧萧在发烧,开始说胡话,也许他说什么她都不会知道的。

“对不起,谢谢你让我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你,还把整个青春都给了我,可是我却一直都不在你身边,我像一个小偷,偷走了你的青春时光,那么就让我拿这一生来还你好了。”

安抚她睡下后,宁丰叫来了医生,给她打了退烧针。医生说是因为她今天想了很多事情,大脑超负荷了,没什么大碍。他终于放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带着自己亲手做的汤,还有一束花,萧萧喜欢的。

总之,萧萧看到他就会很开心,还是像以前那样,什么烦恼事都抛到脑后,现在居然还是这个样子。

“亲手给你做的额,都要喝完。我说过一定有机会让你吃我做的东西的吧。”宁丰语气里有些小得意。

突然想起来,高中时候,老师问过班里会做饭的有哪些人,宁丰举手了,他回头看着萧萧,她没有举手,表情略显尴尬,她问:“你真的会做饭啊?”他笑着说:“有机会我做给你吃哦。”

她点了点头。

以后的几乎每天早上,她都能看到宁丰作为第一个探望的人,出现在病房里。

                            -8-

那天,他带着一个朋友,也是她认识的人。萧萧回忆起自己和宁丰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共同的朋友制造的机会呢。

就是这样,宁丰就像是来故意挑起她的回忆一样,花了很久平息的过去,被翻起,却还是那么清晰。才知道,其实有些东西有些人是忘不掉的。

两人见面就开始寒暄,但是这个朋友给萧萧带来了一个疑问。

“萧萧,你看这个。《和萧萧的未来每一天》,故事集哎,现实而又浪漫,还挺好看的。这样的生活真好。‘萧萧’还和你的名字一样呢!”

“真的吗?我看看。”

简介这样写:故事里的男主是个比较现实的人,而女主则是一个比较浪漫的人,但是却也有些相似。两人曾相互喜欢,但是也由于性格原因而分开,但是在分开后的日子里,因为记得彼此喜欢的人,他们对各自的爱好性格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几年后再相遇,两人也正好懂得什么叫做珍惜。本书写着男女主角相遇之后的每一天。现实而又浪漫的两个人,过着都有彼此想要的生活,也理解对方的生活。

看本书完后,希望每个读者,还像情窦初开那时候,对爱情有幻想,对喜欢的人和爱情充满勇气,不被无关紧要的东西束缚,我们会表达,我们把真实的喜欢和厌恶给对方看,我们不遮掩,不修饰,不猜测。多好。而不是等到永远见不到永远失去的时候,才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不要那时候才发现终于有了勇气,可是却没有了我爱的你。

萧萧翻开第一个故事,描写的居然是宁丰给自己做汤喝的那一天,她简直不敢相信,接着翻开了第二个故事,也是宁丰来看自己的第二天的事情。

她看了眼宁丰,却发现他正在看自己,眼睛依旧在说话,表达着一种深信不疑。

朋友走了之后,她开口问:“是你写的吗?写的是我们吗?”

“你觉得呢?”宁丰反问。

“可是你根本就不喜欢写东西啊?”

“你喜欢啊。我也就跟着这样了。”宁丰笑了:“其实我比较喜欢看你写的,我也知道你想写点什么,但是现在就由我代替你写好了,等你好了,你再继续下去。”

宁丰知道,文字一直都是她用来表达自己的东西,从给自己写的那十封高考加油书来看,从她的日记来看,她就是这么一个需要慢慢懂的姑娘。而自己也喜欢写些什么,只是一直找不到让自己坚持下去的动力,但是现在找到了,她在的每一天,都是自己坚持的理由。

说完,他拿出来那十封加油书,已经泛黄的纸张,还有她那稚嫩的笔迹。

“我都不记得我写了什么了。你居然还留着啊?”

“我给你的回复,你不也还留着吗?”宁丰看到日记本里夹着的纸条,每一张,她都收藏着。

她知道宁丰看了自己的日记,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不安。

宁丰察觉到了。他俯下身子来,吻了她额头,说:“对不起,我从来就没有忘记你,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还需要我。现在我知道了,我回来了,这一生都不走了。只盼你不要嫌弃我才好呢。”

萧萧哭的像个小孩,说:“怎么会呢······”

却想,只怕我没办法陪你一起走下去了······可是我真的很想看到未来我和你的每一天。

                          -9-

半个月下来,宁丰每天都没有缺席,萧萧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气色好像好了很多,但是病情仍旧没有好转。

宁丰从不缺席,哪怕再重要的事,也无法阻挡每天看萧萧。

萧萧最初还害怕他突然某一天又消失,可是没有。她每天都看到他了,她的笑容也没有消失过一天。

《和萧萧的未来每一天》也在持续更新,里面的内容说来也不过就是他们前一天的小日子,平淡无奇,可是一天一天累积的一篇一篇却显得那么有人情味,总会有那么一瞬间让你会心一笑,让你对爱情对生活有信心。它的清新感让它脱颖而出,这本书火起来了,作者当然也被挖掘出来了。

一年后。有出版商找到宁丰了,想合作。

某一天,宁丰一个人在签名售书会上,面对热情的读者的追问。

“宁先生,这本书是不是以你的生活为原型呢?”

“女主存在吗?”

“我们能见见她吗?”

他说:“没错。女主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前任。”

现场一片唏嘘。

“因为我们准备下个月就结婚了。”

一切静了下来。

“这本书是我在她生病期间写的,当初是为了让她对生活充满信心,我知道她对文学的东西很动情,当时真的是无计可施了,这是我那个时候想到的唯一一个让她燃起生活斗志的举措。还好,我赌赢了。”

“至于我今天站在这里给各位签名,是我的荣幸,也是一个美好的意外。”说完,宁丰趁大伙不注意,看了一眼那边的天桥。那边,天桥上穿着白色纱衣的萧萧,正笑着看着他。

“真的很幸福呢。”

“那么祝福宁先生和萧萧小姐越来越幸福。”

“婚礼一定要邀请我额,我是你们的忠实粉丝,希望为你们送上我的祝福。”

现场又开始笼罩在一片哗然的讨论中······

其实,萧萧的病是宁丰医好的,他的出现,燃起了她对生活的希望,开始有与痛病魔斗争的意识。她想跟他一起写完这本书,想跟他一起走向美好的结局,所以每天都无比期待着第二天。

而宁丰也是因为萧萧才找回最初的勇气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病,他想可能就这样与她擦肩而过了吧。却也因为萧萧,而成为一个作家。

后来才知道,萧萧并不喜欢写文字,只是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姑娘,喜欢一个人就想把他写进故事里,写他,是最幸福的事,这是自己那颗心驱动的,不受自己控制。

但是现在,两人却一起做着这件幸福的事了,对他们来说,应该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婚礼那天,众人嚷着等待那句“我爱你”,可是萧萧没有对宁丰说“我爱你”,她说“还好你没有放弃,我也没有放弃”。

然后,没有那些繁琐的誓言了。萧萧隐约记得有一天夜里,好像听到宁丰说要拿一生来还自己,也没问。她知道,其实说不说那些誓言,都无所谓了,两个人已经知道,这么多年都把彼此放在心里,早就已经拿不出来了。

婚礼简洁却浪漫,就像这两个人一样,在一起就是这样的格调。

不知道台下的人是否满意这场婚礼,只记得那天的掌声特别响亮,好像能响彻未来的每一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