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自然的声音

“无须遵守规则和命令,保持自我激励,对世界现状提出怀疑,做一点不同的事情。”这句话来自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

都说人生来平凡,这一点儿错都没有,甚至这是对人生最妥帖最恰当,同时也最朴素的解读。

在朗读者第二季里,一位对大自然、对植物充满了爱的79岁长者深深地触动了我,他叫曾孝濂。而拉里·佩奇的这句话对于曾老的一生来说,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他和全国几百位植物学家、植物科学画家,一共用了四十五年的时间,编撰出了全世界最大型的、种类最丰富的一套巨著——《中国植物志》,全书一共八十卷一百二十六册五千万字。正如董卿介绍的那样:“曾老在其中所画的每一张植物画都是那么准确、那么鲜活、那么充满灵性”,所以他也被人们誉为是“中国植物画第一人”。

当曾老在讲述被欧洲人称为“东方美人”的蓝色绿绒蒿时,内心不禁勾勒出了一副场景:在生长环境严酷、土壤瘠薄的海拔3000到5000米的雪山上,大家在缺氧、行动极为困难的时候,雪地里,一株张力四射的花顽强的绽放着,阳光下,它的花瓣散发出的奇妙光芒让在场的每个人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曾老那一代人身上所拥有的品质。同时,也正是如今的我们所缺少的最重要的东西。

曾老说自己是一个怪人,从求学到工作,一辈子都是从一而终,尽管如此,单调里边却蕴含着丰富,他自己感到非常的知足。

我想,曾老所说的一辈子从一而终,更准确地表述应该是这一生都遵从自己的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对于曾老而言,初到中科院昆明植物所他没有绘画的基础,一开始对他来说,这很难,但是他想做的,就是用手中的纸和笔把那些他所看到的好的东西尽可能画下来,以最真实最自然的形态呈现出来,所以他才会说“难,但是很愉快”。

看过那么多纪录片,有植物的也有动物的,就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相比较,从心底更敬佩的是植物学家。毕竟动物能够跟人互动,它们的一举一动也更便于观察、记录和研究,但植物不同,它们的变化相对更安静、更细微,也更不易于观察,唯有静下心来。正因为如此,曾老才会在一次野外专心采集标本的时候被42只蚂蟥咬伤且当时不知。

之前的文字里,我也常提到自己和植物之间的故事,所以格外能够体会到曾老身上的那份宁静和生命力,二者看似矛盾,其实不然。正因为我们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当你愿意融入其中时,自然赋予我们的力量不容小觑,更不容忽视。

所以曾老才会说:“写生时,我常常感到窃窃细语,但那不是人听到的,而是你用心灵去感受到的。我有时就问,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实际上,花是种子植物渴望生存和繁衍的衍化出来的最狂热、最绚丽,也是最奇妙的表现形态。其实,我们人是自作多情,因为花本意不是为人开的,但是人却能从花那儿,得到了爱和美的启迪。”

这,就是大自然地力量。多去自然中走走,如果可以,停下脚步,静下心来听一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