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色盘||夏日旧时光

1、一根秀发

周末中午,杨女士问我吃什么。

正在玩手机的我闻言顿时两眼放光,激动地说:“妈,你是要带我们去吃大餐吗!是吧是吧?那我要吃对街的那家海鲜自助,对了对了,上次去吃的那家火锅冒菜也不错——”

杨女士抬抬手,不耐地打断我:“想什么呢?梦里啥都有,啊,我看你还是回屋睡觉吧。”

我愤愤不平:“那你问我干什么?”

杨女士递给我一个白眼,直接起身去了厨房:“昨天的米饭没吃完,今天就吃蛋炒饭了。”

她的声音从厨房方向传来,对客厅的我颇有威慑力,“记住啊,爱吃不吃,选择不吃要修仙的人呢……待会儿刷碗就是了。”

切,刷碗就刷碗。

待会要是好吃的话,我就多吃点;难吃的话,我就……让一宝多吃点;

一句话,吃不吃还不得看我心情。

我向厨房方向得意地笑了笑,找回优越感的feel倍爽儿有没有。

***

杨女士的厨艺果然不是盖的,我等凡人闻到香味就开始瑟瑟发抖口水直流。

我妹妹一宝赶紧殷勤地跑去厨房,辅佐杨女士装盘端菜,嘴里还不停地夸着:“妈,不愧是你,御厨风范再一次显露无遗。”

杨女士欣然点头,后知后觉地问她:“一宝,你是说妈胖吗?”

一宝的脑回路劈了个叉,憨憨地挠着头说:“妈,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然后我就看见杨女士慈爱地摸着一宝的头:“是没什么关系,你这么憨,你说我瞎想啥呢。”

我在客厅看电视,胃里已然唱起了空城计,便急不可耐地问她们:“你们俩开茶话会呢?饭好了没有?”

杨女士一把放下盘子,饭差点没抖出来。

我面带讨好之色,赶忙伸手接过。

吹着空调,看着电视,吃着香喷喷的炒饭,抿一口橙子味的芬达汽水。

啊,今日份的满足Max了。

但吃着吃着,我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什么啊?!

我从嘴里拽出一根头发丝,就着那口没嚼完的饭,一股隐秘的呕吐感直逼嗓子眼。

但考虑到这是在家,所以我把那口饭——给咽下去了。

但头发丝儿的事别想就这么轻易地了结。

我拿出对簿公堂的气势,将证据摆在桌上,问她:“杨XX女士,请问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此作案工具的由来?”

杨女士放下碗筷,拎起那根头发,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微笑了一下,说:“唉呀,我最近掉头发掉的严重,可能炒菜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去了。你将就一下啊。”

一宝在旁边满不在乎地说:“姐,这是咱妈的‘秀发’,你吃着就没闻到点香味什么的?”

我伸出容嬷嬷的手,暗中对准了她的屁股。

“妈——我姐她掐我!”

“诶?不对啊。”杨女士看着看着,将目光对准了我——的头。

“这头发这么短……看着也不像我的啊?咱家只有你是短发,这……不会是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掉进去的吧?”

我飞快地比对了一眼那根头发丝,然后捻起卫生纸,三下五除二地清理了证据。

脸上堆起笑容,我摆手打着哈哈:“原来是我的秀发,难怪吃着这么香呢。”

杨女士和一宝在一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2、女生的体重

好不容易我们这帮学生狗放暑假了,平日里忙碌的好友纷纷约着要出来聚一聚,这不,上周我已经连续逛街三天了!

这感觉就像在说:“我妈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打我了!”

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而逛街必然少不了吃吃吃和买买买,果然,一回到家,体重涨了,手机花呗额度空了。

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力量!

下午躺在床上的时候实在是意难平,我拿起手机和几位小伙伴打起了视频电话。

我咆哮道:“我受不了了!为什么这都快一天了,我的体重还一点都没下去。”

你的小可爱:“想什么呢?就你昨天吃那一盆小龙虾,没个三五天饿的你就别想瘦下去。”

嘉嘉一脸担忧:“是啊小溪,你以后可别那么吃了,时间长了对身体也不好。”

我一脸问号???

敢情昨天灌我啤酒,大手一挥说她们请客随便吃的人都是空气吗?

哈哈哈小姐:“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看你,长期性暴饮暴食和间歇性节食都占了,这么一来体重轻没轻先不说,就你那胃,都得先崩溃。”

我:“还挺押韵是吧?你们信不信,我一会儿疯狂运动两小时就能把这些热量给消耗了!”

你的小可爱、嘉嘉、哈哈哈小姐:“切——”

我一下直起身:“你们太过分了!我一会儿运动完就给你们拍照片,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生命在于运动!”

哈哈哈:“别激动。运动什么的先不提,你要是能两小时涨个三五斤的,咱姐妹几个就对你甘拜下风。”

我嗤笑一声,豪气瞬间上头:“哼!行啊,这是你们说的啊,要是待会儿我上称了你们死不认账,那下次就还是你们请客。”

你的小可爱、嘉嘉、哈哈哈小姐:“说到做到!”

我:“得嘞,啥也不说了,这就show给你们看。”

合上手机,我去超市买了一堆面包,一串香蕉,两排酸奶,两包薯片和一盒巧克力,经过楼下KFC的时候顺便点了一份全家桶套餐,美滋滋地回了家。

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就这点量,两个小时内消灭掉简直易如反掌。

然后我站在我的迷你体重秤上给她们发了张照片。

嘿!稳了。

妥妥的涨了四斤。

我得意的在微信群里问她们:“怎么样?服不服气?”

你的小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嘉嘉:“微笑脸GIF。”

哈哈哈小姐:“我去,小溪你也太牛了吧!”

我:“别岔开话题,说到做到,下次还是你们请客啊。”

然后就是各种搞怪抽风的表情包开始刷屏。

半夜十二点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揉着自己的肚皮,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我去!”

交友不慎呐。

3、超飒一女的

每次出门前我都要对着浴室的镜子左照右看,好一番搔首弄姿之后,杨女士都会在门外尖叫出声:“姜溪你是掉厕所了吗!”

换来我一句谄媚的:“来了来了,这不是不能跌了您的面儿吗,我不得收拾立整儿了。”

最后带上我新买的鸭舌帽,妥了。

“走吧,亲爱的妈妈。”我心满意足地挽上杨女士出了门。

等电梯的间歇,杨女士瞥我一眼:“不知道的以为你这是要上台走秀呢。”

我不以为然:“不是要去逛街?”

电梯门合上的时候,杨女士轻飘飘来了一句:“回家替你爷爷奶奶收花生。”

“……”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早知道我就不——”

“不什么?”杨女士哼了一声,“早知道你就不出门了?”

我飞快摇头,讪笑着否认,“不敢不敢,我是想说‘早知道我就不穿这身衣服了’。”

杨女士专心开车,懒得理我。

坐在车上实在无聊,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杨女士聊天。

“妈,你觉得我穿这身衣服配我新买的帽子好看吗?”

“差不多。”

“差不多是差多少?”

“离我的审美还差点。”

“……”

自恋狂。我撇撇嘴,专心看手机。

不一会儿就到了,老家离县城说远不远,但开车到底是方便的多。

一下车就听见奶奶在厨房里招呼:“孙女儿回来啦?你妈呢?”

“后头呢。”我嬉笑着,给奶奶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爷爷正好坐在院子里择花生,笑呵呵地问我:“怎么舍得回来啦?今天不用学习吗?”

知道爷爷在拿我开涮,他们一贯觉得我上了初中后就不怎么回家,好像他们一直宝贝着的孙女越长大越不孝顺似的。我做了个鬼脸,撒娇道:“才没有,我一直都想回来的好吧,是我妈每次出门都不叫我来着。”

我妈正好提着东西进门,大声说:“也不知道是谁每天早上睡得跟猪似的。”

我冲她龇牙:“少污蔑我。”

看在今天阳光明媚,微风和煦的份儿上,我就不跟杨女士理论了。

太阳底下转了个圈儿,我对着自己的影子摆了个自认为超有范儿的pose,转身问他们:“爷爷奶奶,看孙女儿这样是不是超飒!”

杨女士在旁边恍若未闻,头都没抬一下。

爷爷看着我直乐呵。

只有奶奶十分捧场地来了一句:“我孙女真傻(飒)。”

我差点没绷住,问她:“奶奶你知道‘飒’是什么意思吗?”

奶奶一脸迷茫,杨女士在旁边憋笑出声:“可不就是傻的意思吗,咱们全家数你最飒(傻)。”

爷爷奶奶依旧不明就里,但这不妨碍大家都很开心。

我站在院子里,从早上到现在,不一会儿的功夫,伏天的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阳光很亮很暖,天空很高很蓝,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来的微风,吹着人的头发痒痒地扫在脸上。我的心情柔软得像一朵白云。

我冲爷爷奶奶笑了笑,摘下鸭舌帽做了个经典的脱帽礼,然后脚步轻快地坐到他们中间,开始一颗一颗地薅花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热战 在家待了大半年了,我和某脾气暴躁的杨姓女士竟然就这么一直和平共处着,杨女士偶尔下班甩掉高跟鞋之后,还会颇...
    行矣牧歌阅读 334评论 6 12
  • 推荐指数: 6.0 书籍主旨关键词:特权、焦点、注意力、语言联想、情景联想 观点: 1.统计学现在叫数据分析,社会...
    Jenaral阅读 3,511评论 0 5
  • 昨天,在回家的路上,坐在车里悠哉悠哉地看着三毛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我被里面的内容深深吸引住了,尽管上学时...
    夜阑晓语阅读 1,653评论 2 6
  • 一。匹配。 判断一个字符串是否符合我们制定的规则? 二…捕获 字符串中符合我们正则表达式,规则的,内容捕获到。 三...
    艾宾浩斯记忆法阅读 323评论 2 0
  • 城空了,有树长出来 我的城死了 铸起它的人,杀死它的人 不愿因为这件事而骄傲 一座城的终结 永远因为终结这件事而显...
    于十六阅读 1,470评论 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