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呻吟,“生死”攸关!

子夜时分,睡不着,起床,开始码字!

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带来一个相对沉重的话题,生死!

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很少会想到这个话题!生,距离我们遥远,死,距离我们更加的遥远。不需要现在面对的事,无需多想。

而现实,让我提早开始思考了这个问题。

2016年的秋天,对我而言,真是“多事之秋”。作为一名升学规划师,忙碌的6/7/8月,过得昏天暗地,数不清的咨询,让我每天的每时每刻,几乎都在谈话中度过,体力和精力都严重透支,但最困扰的还是那可恶的咳嗽,一直困扰着靠“说话”吃饭的我。一直有咽炎的我,一直认为这就是职业病,无需多想,吃点药也就过去了。直到高考季过完,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才开始进行修养治疗。喝了一段时间中药,症状明显好转,也就没当回事儿。

就这样,我的多事之秋,就此拉开帷幕!9月份开始,持续低烧,以为就是普通发烧,一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直到10月3日,在国庆假期里,我还接了咨询任务,这一天,为一位外地来济的学生做了高考咨询,咨询的过程中,就有坚持不下来的感觉了,头晕眼花,咳嗽不止……做完咨询后,回家的路上,真是举步维艰,那一刻,平日里最普通不过的呼吸,对我来说都有些奢侈,变得越来越困难。当天晚上,我就住院了,诊断为肺炎,而且双肺都有了病灶。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在住院后的常规检查中发现,身体的很多指标都出现了问题,什么肝功能、肾功能统统不合格,加上肺部的问题,病情显得格外复杂……住院大夫会诊之后,竟然做出了让我转去北京治疗的建议,这一下,全家人都慌了……

冷静过后,我们决定转到本市更好的一家三甲医院进行治疗,就这样,转院、等床位,持续发烧的我,昏昏沉沉的,吸着氧气,等待命运的捉弄。还算顺利吧,完成了转院,后续的治疗,每天都要打很多瓶吊针,做各种抽血,检查,排查病情。持续的发烧,让我每天都在昏昏沉沉中度过,总算也慢慢的好转起来,从不发烧开始,到慢慢有了精神,到身上开始有劲儿了,到觉得吸氧是件很闹心的事……我感觉,我好了。

但一切并没有结束,肺炎期间大量注射的抗生素,加之一入院就发现的肝肾功能不好,导致我出现了肝损伤的症状,虽然身体没有感觉,但肝肾功能指标非常不好。在家停药修养了几天,神清气爽的呆了几天后,复查结果,让我又一次的住院了——肝损伤,住院治疗。

这才是我噩梦的开始。就是这单纯的药物肝损伤,导致转氨酶指标很高,这次住院就是保肝治疗。而身体上没有什么不良反应的我,一开始没当回事儿,想着打几天针就好了,住院还有医保报销,就当修养了。可这针一打就是两个月。

起初,指标高,降得也快,治疗效果明显,后来,越来越慢,甚至停滞不动了,大夫除了换药,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我的心情,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低落。我甚至开始失眠,开始惧怕复查,开始惧怕复查结果不好,特别是看到医生的无可奈何,听到她说,我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听到大夫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治疗基础上,也只有多休息时,我甚至有点绝望了。

是的,病情听上去,也没有那么严重是吗?并没有到达所谓的“生死边缘”,那又何谈生死呢?

这场疾病,从一场攻坚战,慢慢演化成了一场持久战。从考验敌我实力,到现在变成了考验耐心,我,在不停的被消磨中……这让还年轻的我,第一次感受到,我与我的身体之间有了隔阂,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受我的控制。我实在不知道,这场与疾病的战役,将要持续的何时才能结束。

一向自认健康的我,成了医院里的老病号,迎来送往,看着一个个新老病号,出出进进,病房中唯一不动的就是我,消磨,不断的消磨……

在医院呆久了,难免会见证生死。

同病房的老大爷,80多岁了,意识清醒,但身体,因为腹水,早已不能自由活动,每天睡得日夜颠倒,老大爷自己痛苦,身边照顾的家人也非常痛苦。前几日,整日折腾的老大爷,不再折腾了,声音也逐渐微弱,清晰的意识告诉他,身体一步步在走向衰竭。他不再说话了,他默默的流着眼泪,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恐惧,老大爷那依然清晰的意识在面对死亡,他在痛苦中感受着生命的流逝,消磨,不断的消磨……

老大爷走了,我不想见证这样的时刻,那一刻,并不在病房。听护士说,就在我打完针,离开病房没多久,老大爷就走了。最后的时刻总是非常的平静。他的家人,或许早已料到结果,也算平静。

病房里比以往安静了很多,一个人的离开,好像离开了很多人一样。我突然有些羡慕老大爷,活到80多岁,也算高寿了,他在我这个年纪,还是非常健康的。我想到我自己,当一个健康人变得不再健康,当疾病无声无息的与你相伴,就像是一个默默的死神,与你坐在一起,在等待着你,生活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我听了好多的劝解和安慰,我也有足够的自我暗示与对话来劝慰自己,却还是想到了生死。我也和医生护士这些见多了生死的人聊天,我发现与一个病人来说,我真的不一样。面对他人和面对自己,是两回事儿。

当疾病在消磨你时,就是绝望。有强大的生的勇气和决心,也经不起日复一日的针尖与吊瓶……躺在病床上的滋味就是要把一个健康人变成一名病人,那些从来不想、’距离还远的问题,就像野草,不知何时,就扎根在了脑子里,挥之不去。

于是,生病,这个词,一直占据着我,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它占据了我大多数的生活,生活开始变糟,工作开始变糟,原本积极向上、欣欣向荣的景象失去了原有的色彩。生病,让生活变成灰色。在脑中疯长的野草,慢慢占据了越来越多的思维,我已经没有别的心思了……

曾经的我,理解不了现在的我。我开始看励志书籍,开始恢复学习,现在又开始写作,我想要振奋,不被生病打倒,想要自己经历的每一天,都依然美好。但真的有点难。思维总是被同一件事打断。比起重病患者,我这点小问题,无足轻重。但我感觉,与重病相比,我更害怕这种消磨,这种未知前方的灰暗……

这其实就是生死问题。

生病,最多就是一死,接受死,就是接受了终极的考验,接受了死,就该放下一切生的虚无。所有的纠结,来自于对生的眷恋……越年轻,越绝望。未来的精彩,恐怕要错过了。

不甘心,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总是挥之不去?不甘心,带来了纠结。为何生命要如此安排?

好吧!!生命本身就是向死而生。时间本身就是不治之症。看来我真的境界不够,老天真的太高估我了。乐观的外表下,我竟如此脆弱,就经不起这一点风吹草动;我竟如此倔强,就是不想接受一个生病的自己,哪怕用生死的野草长遍心田,让自己变成一片荒芜。

曾经的我,从未想过生死,这是遥不可及的话题,或者说,这是与我无关的话题,就算谈论起来,也是无关痛痒。劝慰别人与劝慰自己,是两回事儿。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受,让自己始料未及。

但谁会为生死作准备呢?我们只想好好的活,却从不想与死有关的事情。

而我现在所经历的,就是生命的无常!

之前的我,还算精彩,于是我无比眷恋;之前的我,还有很多不解,于是需要求解;之前的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没有做好,需要弥补;之前的我,有很多很多人,需要思念……生活之于我,充满了各种牵绊。之前生死不想的我,苦于这些牵绊,现在这个想过生死的我,不舍这些牵绊。虽是小病呻吟,却事关“生死”,我的心,突然无处安放。

文字是与自己的对话,我想,今夜的诉说也只能这样了,自嘲一下,道理我都懂……的确是小病呻吟了,但它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死”,这个终将面对的人生困局。

安吧,今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选择中消失的。从和哪个X结合,成为男的或女的,到选择是睁开眼还是啼哭亦或是人生第一次撒欢,选择如影...
    铁皮暖壶冰冰阅读 68评论 0 0
  • “电影院”这对于21世纪的普通人家,是一个近乎被遗忘的艺术殿堂,而对于儿童,电影院永远是他们神往的快乐天堂。爱电影...
    同城小鸟阅读 43评论 0 0
  • 今天是2017年1月9日,吃早饭(自助餐)的时间是6点至1O点,我们俩是8点多座电梯下楼吃饭(我们队住四层)...
    肖永立阅读 11评论 1 1
  • 年初五,湖南。鞭炮声、麻将声、笑语声,驱着人身上的寒气,催大地回暖。同天,伊利诺伊香槟小镇,导师于睡梦中与世长辞,...
    顽童小逗豆阅读 81评论 0 1